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公子如蘭,美人如玉 > 第六十章 挑起風波
    公子瑾闌拿到了一塊皇上的令牌。這塊令牌可以隨時調動州府的兵馬。

    二皇子來到公子瑾闌的府邸給他道賀。公子瑾闌的臉上卻毫無喜色。

    微鴻組織的強大使得公子瑾闌頭痛。這個差事按理說怎么也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

    二皇子也覺得此事有些蹊蹺。他說會幫公子瑾闌弄清楚怎么回事!他勸公子瑾闌不要強出頭,畢竟這種事兒官府出面比較妥當。

    公子瑾闌當然曉得其中的厲害關系。他送走二皇子后給肖督衛送了一封書簡,說自己愿意動用一切江湖力量配合他。

    肖督衛年輕氣盛,當然愿意搶頭功。所以他讓公子瑾闌和公子清淺把微鴻組織的所有信息送到他的督衛府即可!

    公子清淺覺得此事讓一個初出茅廬的肖督衛去做,實在是不妥。但是他一沒有兵權,二沒有指揮權,也只能暫且將一切關于微鴻組織的信息送達督衛府內。

    三皇子來到了朱陽鎮公子清淺的府邸。他告訴公子清淺自己的七弟不日便會抵達京城。

    公子清淺囑咐三皇子不要與七皇子走得太近。三皇子表面應承著,心里卻很是納悶。他不知公子清淺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幾天后,七皇子抵達京城。二皇子、三皇子奉命出城迎接。

    柔心跟著公子瑾闌隨二皇子來到了城門口。七皇子一身戎裝,意氣風發地騎在馬上。他容顏清秀,目光炯炯有神。

    三位皇子并排騎馬而行。京城的百姓駐足于街道兩側。他們的目光中透著羨慕和敬仰之色。

    不少女兒家爭相近前,一睹七皇子的風采。二皇子扭頭看著七皇子道:“七弟還未成家吧!”

    “邊關苦寒,哪有女人肯與我一同吃苦!”七皇子苦笑了一下。

    “這次七弟回京,我一定幫你說一門好親事!”

    “不急!皇嫂可好?”七皇子岔開話題道。

    “一個婦道人家,有什么好與不好?”二皇子的目光看向前方。

    “三哥什么時候請我吃喜酒?”七皇子看向一旁的三皇子。

    “我聽母親的!”三皇子面上一紅道。

    “是??!我母親恐怕在宮中等得急了!”七皇子的腦中現出了自己母妃的模樣。

    宮中晚間大擺宴席,君臣同樂。柔心坐在公子瑾闌的身側為他倒酒。

    坐在七皇子身邊的四皇子指著柔心對他耳語片刻。

    七皇子的目光掃向二皇子身后的公子瑾闌身邊的柔心。

    “只不過是個婢女,你何苦放不下?”七皇子不以為然地道。

    “這個女子與眾不同!”四皇子喝了一口酒放下了杯子。

    “是因為得不到才覺得好吧!”七皇子笑了一下。

    “你我同守邊關,這點忙都不幫?”四皇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父皇!兒臣聽聞四哥說他曾看見過劍舞!兒臣久居邊關,厲兵秣馬,舞刀弄槍!對這一般的歌舞不感興趣!”

    “老四!誰會跳這劍舞?朕也想一觀!”皇上對面前正在跳舞的舞姬們揮揮手。

    歌舞一撤,大殿里頓時安靜了下來。柔心的心開始慌亂起來。

    公子瑾闌附耳對柔心道:“什么也別說!”

    柔心雖然不明白公子瑾闌的用意,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

    “柔心!還不快來獻舞?”四皇子看向柔心。

    柔心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向大殿中心。然后她給皇上和皇后行了禮。

    “取劍!”皇上注視了柔心片刻,然后對他身邊的蔡公公吩咐道。

    柔心接過劍正要起舞。公子瑾闌清冷的聲音響起:“沒有曲,怎能有好舞?”

    “取古琴!”皇后輕聲道?;屎竽耸枪予@的親姑姑。

    宮人們將古琴置于大殿之上。公子瑾闌舉步走向琴桌。他坐定后,試了一下音弦,然后撥動了琴弦。

    琴音低沉,舞姿卓絕。大家的心都被他們二人給抓住了。

    琴聲一停,柔心收劍施禮?;噬虾突屎舐氏裙钠鹆苏?。

    公子瑾闌走到柔心身側行禮后,拉著柔心的手回到了座位之上。

    七皇子本想遂了四皇子的心愿,向皇上要了柔心。但是他現在卻無法開口了。

    “七弟!你覺得這女子如何?”四皇子當然不甘心。

    “不錯!”七皇子夾了口菜吃了。

    “父皇!七皇子在邊關苦寒之地需要一個知冷知熱之人侍候著!不如……”

    “不可!我怎能奪人所愛!”七皇子并不是個糊涂之人。這皇城之中的關系錯綜復雜,他可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勢力!今天能來這大殿之人,大多不是泛泛之輩!

    “老四!你可得多向你七弟學學!”皇上瞅了一眼四皇子。

    “兒臣有些醉了!先行告退!”四皇子施了一禮走人了。

    “這脾氣!打小就這樣!”皇上指著四皇子的背影道。

    宴會在子時方散。公子瑾闌和柔心隨同二皇子走出宮門外。四皇子卻騎馬搭弓守在宮門之外。

    “四弟!不可造次!”二皇子挺身擋在了公子瑾闌的身前。

    “二哥!你讓開!不然我的箭可不認人!”四皇子拉滿了弓。

    公子瑾闌邁步走到了二皇子的前面。二皇子護著柔心退到了一旁。

    “四哥!不可!”七皇子走出宮門見狀出言制止。

    四皇子的箭猛地射出。公子瑾闌距四皇子不過百步。眼看著箭就要射穿公子瑾闌的頭顱。

    公子瑾闌在一剎那側身抓住了那如飛的箭。七皇子頓時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公子瑾闌的身手如此之快。

    四皇子拔出了第二支箭。三皇子知道自己的四哥根本不是公子瑾闌的對手。他跳上二皇子的馬背,從后面抱住了四皇子縱馬而去。

    二皇子這才松了口氣。他用自己的馬車將公子瑾闌和柔心送回府中,然后他才離去。

    “以后這樣的場合你還是不去為好!”公子瑾闌進了府門道。

    “是!”柔心巴不得不去。她的心到現在還怦怦地跳個不停呢?

    柔心走到自己的房門口正要推門進去,公子瑾闌的聲音在她的身后響起:“到我的房中去!”

    柔心站著根本沒動。她不知道公子瑾闌的意思。

    “依四皇子的性子,說不定他晚上會來劫人!我又不能讓人傷了他,所以你只能來我房中!”公子瑾闌耐著性子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柔心轉身跟著公子瑾闌去了他的臥房。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