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福妻滿滿 > 第459章 栗源鎮
    “小的在栗源鎮打聽到那阮經是當地的人,家里只有一個老母,因為家境貧困,早年阮經就獨自出外去謀生,多年不曾回老家了?!?br />
    將回憶理順,屠青講得更清晰,“小的找過去時,鄰里都說那年阮經賺了大錢,回鎮上買房買地,打算在鎮里落地生根,再也不離開了?!?br />
    “你可找到阮經了?”

    福元圓按下心中各種疑惑,詢問道。

    屠青苦笑一聲:“打聽到了那阮經的消息,小的當日還去他老家看了,問了他家老母,說是去了城里采購,怕是要三日才能回?!?br />
    “小的想著等上幾日無妨,”屠青繼續道,“就在鎮里住了下來。哪知當夜收到組織送過來的急信,說是巧娘小產了?!?br />
    屠青這輩子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媳婦巧娘,聽了這消息后嚇得肝膽俱裂,連夜就離開栗源鎮往回趕,根本顧不上阮經的事。

    “那后續呢?你們可還有再去栗源鎮?”

    屠青搖搖頭:“回組織后,小的照顧巧娘,便向老大請求隱退,不再負責對外事宜。所以后續的情況,小的就不清楚了?!?br />
    秦澤問:“你們可有打聽到那阮經究竟是什么人?為何會委托你們做那件事?”

    從屠青所言聽來,阮經不可能是謀害先皇祖父的真正幕后推手。

    聽起來更像是受人指使。

    那么這阮經的身份,曾經的經歷,就很值得仔細推敲。

    屠青搖頭:“行內的規矩是不會打聽委托者的消息,所以我們并不清楚?!?br />
    在他們組織來說,只要出得起錢,他們就會接活,并且會對委托者的信息進行保密。

    如果不是因為福元圓對他的救命之恩,且現在‘閻’組織已經基本消亡,他今日亦不會將所知全盤托出。

    從屠青這邊將能了解的消息都仔細問了清楚,福元圓便和秦澤商量起這事。

    “滿滿,看來我得親自去趟栗源鎮?!?br />
    事關重大,秦澤并不放心讓別人去處理。

    福元圓對他的想法沒有異議:“只是,時隔二十年,不知道那阮經是否還在栗源鎮。若是不在了,怕是不好找?!?br />
    “無論如何,都要先去一趟看看?!?br />
    “也好,”福元圓點點頭,“可惜康哥兒和寧姐兒還小,不然我便與你同去?!?br />
    秦澤微笑著撫過她的發梢:“現在康哥兒和寧姐兒可少不了你這個娘親,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br />
    慶元帝要求秦澤暗中查探此事,秦澤不打算大張旗鼓出門,計劃只帶著安順從簡離府便是。

    “讓銀寶跟你們一起去,”福元圓建議道,“她懂得易容之術,你們索性不要以真實面貌前往,以免打草驚蛇?!?br />
    前兩年屠青出了下沙村,除了他們還有一波人同時在找屠青。

    若是對方查到阮經,料不準還會碰上。

    易容是最妥善的法子。

    商量好后,第二日一早,秦澤帶著安順和銀寶悄悄出了京城。

    三人易容成樣貌普通的男子,乘著三匹馬在官道絕塵而去。

    栗源鎮離京城不近,花了三日功夫,三人才在午時前抵達。

    進了栗源鎮,其熱鬧程度讓三人感到驚奇。

    不僅鎮里頭各種叫賣聲不絕于耳,還有不少人從外進了鎮子,像是趕來參加什么活動似的。

    三人尋了一處茶樓坐下,叫了茶水點心,便豎著耳朵聽周遭的人閑話。

    “今日午時,阮府大姑娘拋繡球擇郎君,你們瞧瞧,這從附近村鎮趕來的少年郎,可真是不少!”

    阮府兩字落入秦澤耳里,他不由挑了挑眉梢。

    就有那行商路過的人好奇問道:“這阮府莫不是你們鎮子上的大戶人家?能引來這么多人參加拋繡球?”

    “那當然了!”回應的是一名喝茶的漢子,他挑起一?;ㄉ追胚M嘴里,“附近十里八灣的,誰不知道阮府是我們鎮上的第一富戶?”

    “聽說阮府田地無數,可有錢著呢!”

    “這要是入贅進去,就能過上吃香喝辣的好日子!”

    行商路過的人來了興致:“那阮府大姑娘多大年紀?長得可好?”

    一旁喝茶的人忍不住嬉笑起來:“未出閣的大姑娘家,誰能見著?不過倒是聽說阮大姑娘年方二八,溫良賢淑,想來定是個大美人兒!”

    “一會兒阮府拋繡球不就能看到了!”

    這一陣陣嬉笑聲中,忽聽得一人嗤笑:“不過是家里的庶女罷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千金閨秀呢!”

    這話一出,周遭就安靜了下來。

    好一會兒,有人悄聲問:“那大姑娘真是庶女?”

    很少聽說為庶女這般大張旗鼓找入贅女婿的呀!

    莫不是這大姑娘有什么特別的?

    “這事兒我老頭知道一些,”坐在最角落的一個老爺子捋了捋胡須,滿意地感受了下眾人關注的目光,“話說那阮府的阮老爺,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兒子是正房所出,女兒也是姨娘所生,確實是庶出沒錯?!?br />
    “只不過那阮老爺對姨娘甚是愛重,說是比正房還要寵愛幾分,所以對庶出的女兒很是關愛?!?br />
    “據說他那庶出的女兒生得花容月貌,所以來參加拋繡球的少年人可是不少?!?br />
    這廂說得熱鬧,秦澤三人聽了個分明。

    “公子,這阮老爺會不會就是咱們要找的阮經?”銀寶好奇。

    秦澤沉吟:“既然阮府在鎮子里這么有名氣,要探聽阮老爺的名諱應該不難。只是不知他是否有改過名字?!?br />
    安順道:“公子,小的出去打聽打聽?!?br />
    秦澤頷首:“莫要大張旗鼓讓人起了疑慮?!?br />
    安順應了是,起身悄然而去。

    小半時辰后趕了回來:“公子,那阮老爺名字并不叫阮經,說是叫阮天?!?br />
    秦澤蹙眉。

    “但小的問到,阮老爺確實是二十年前回來鎮子上?!?br />
    因為阮老爺當年回鎮子里,可說是衣錦還鄉不為過。

    就算到了今天,鎮子上仍有不上家里鼓勵孩子要有出息時,拿阮老爺做的例子。

    是以二十年前的事,傳頌至今。

    秦澤眸一瞇:“走,咱們去瞧瞧那拋繡球大會?!?br />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