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贏帝 > 第56章 斬殺
    瞬間,青火虎圖騰,就與贏璋的玄龍陡然爆裂在一起,卻只見那青火虎,竟然隱隱在俯首朝拜,陣陣低鳴。

    “那是,祖龍的圖騰?”

    魏福臨突然驚叫,在刺眼的光芒中,看到了那道神秘的圖騰,驚駭之色充滿了眼瞳之中。

    圖騰血脈的壓制,似乎已經預見了結局!

    “轟!”

    瞬間半空閃出一道絢爛的光團,然后那股強橫的能量,將擂臺上的木板碾的粉碎,塵土木屑飛揚,使人看不清方向。

    之后,贏璋的軀干,竟然沖出了一道光柱,那光柱貫穿了眼前所有的阻礙,甚至沖爆出角斗場,向前方直直地射去。

    那是玄龍的力量!

    “啊??!”

    魏福臨在光柱中,如同在海嘯中的一艘小舟一般,被狂暴的靈力無情地洞穿,破碎!

    慘叫聲,刺得許多看客心中也是感覺悲涼凄厲。

    只過了區區數秒,一位縱橫幾十年的梟雄人物,就此沒了氣息!

    而此刻,直到過了幾分鐘,全場仍是一片安靜,沒有人說話,因為——

    一道道目光,都是呆滯了起來,腦海中一片混亂,沒有人想到要說話。

    “這……這還是魏福臨嗎?怎么,可能敗了?”

    “王章,居然斬殺了一位臻化境初期的武者?”

    “不會吧,曾經的梟雄人物,竟在這里翻車了?”

    許多驚嘆感慨的言語,此時也是多了起來,許多人看向贏璋的眼光中,也是多了許多驚異與敬畏來!

    一些認識和見識過魏福臨的年長武者,都是掩飾不住的驚駭與懼色。短短幾秒間,剛才還聲色俱厲的魏福臨,居然生死兩重天,當場去世!

    同時,一些王一招的支持者們,也是有些感覺這個世界,有時候居然如此荒唐了起來。

    “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王一招嗎?怎么這么強!”

    他們對贏璋的期望很大,但是沒想到,贏璋的回報,居然這么高。

    同時,一些人眼中也有著狂熱之意,涌現了出來!

    “王一招!王一招!”

    在短暫地愣神過后,許多人開始自發地呼喊了起來,聲音震天動地。

    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這個陣營,最后,大半個角斗場中的武者,都是開始歡呼了起來!

    不管到底是給贏璋下注的,還是許多給魏福臨下注的武者,都是開始贊嘆起來。

    在這個世界,實力,才是唯一的王道,才能令所有人尊敬。

    在場的,大多數都是武者,作為武者,敬畏強大,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贏璋以元道境后期之力,滅掉比他還要強大的魏福臨,這本身,就是全場的武者,最為欽佩的事情!

    “王一招,王一招!”

    一個嬌嫩的女聲響起,跟著呼喊了起來。

    劉夢裳此時,也是跟著站了起來,發自內心地跟隨這狂熱的氣氛。

    雖然贏璋與魏福臨的交手,險象環生,有好幾次都差點被魏福臨抓到弱點,使她都是揪心不已,臉上也滿是焦急之色,但如今,終于是如釋重負,徹底放心了下來!

    而在一旁的薛天悅,更是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神來,臉色木然。

    “怎么回事?難道哥哥給我說的那些魏三爺的故事,都是假的?”

    “不行!我要將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告訴家族里!”

    最為冷靜的封子萱,則是眼中變幻不定,腦海中快速思考,心里暗道:

    這王章自從今日起,算是要揚名府城了!不行,我要抓點緊,必須趁早,和這王章接觸一下!如果我能攀上他,那么我在封家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在她內心中,此時,贏璋的地位,此時也已經比不過這“王章”了!

    她只崇拜強者,當時對贏璋的好感,也只是存在于贏璋在會所中,完全不給魏逸臣和詹子豪的面子,還有與天道商會吳先生的神秘關系中,所以才會故意接近于他。

    但是“王章”一出現,昔日贏璋的什么神秘背景,全都不算什么了,畢竟背景,沒有貨真價實的實力來的可靠。以“王章”的潛力,日后在府城獨自創立一個豪門家族,也不算什么難事!

    當然,也是有少部分的武者,此時并不那么樂觀。一些心思縝密之人,立刻便想到了魏家的怒火。

    是的,魏福臨在魏家的戰力,也要排到五六位,這是就不明不白地死在了這里,恐怕魏家震怒,這王章,就不那么好受了。

    一些武者暗暗嘆息,要是魏家真的發布了追殺令,便沒有人能在府城中活下來!

    而此時,一個魏家的青年,便是已經要暴走了!

    ……

    “王章!你敢!”

    魏逸才目眥欲裂,面色極為扭曲,他的靈力也是爆發出來,已經接近了戰斗的邊緣。

    當他剛剛踏上擂臺,左腳在上面一點時,一道悠然的聲音,從其耳邊傳了過來:

    “魏先生要不是想要改名為仇逸才的話,那么便請上去吧?”

    仇總管說道。

    剛開始,他對贏璋的大膽妄為,非但不信任,而且還極為不滿。

    你不知道那個魏福臨到底是誰么?別說他身后站著的魏家,就算只有魏福臨一個人,他也是成名幾十年的強者,連我自己在他面前,都不敢保證能贏下!

    所以他在看到贏璋處于劣勢、連魏逸才都站到他身邊,防止他出手救人的時候,他的內心已經完全絕望了。

    這魏家,擺明了就是想要在王章成長起來之前,將其扼殺掉,從而斷絕黑蛟會的后繼者,雖然用心惡毒,但是也是正大光明!

    生死擂臺上,既然擂主接下了比武,便無人能干預,就算他是賭場的總管,也不能壞了規矩,否則,他地下賭場,將無法在云陽府立足!

    所以,仇總管已經做好,替王章收尸的準備了。

    但到了最后,直到魏福臨身死,他還是大腦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魏逸才聞言一頓,堂堂臻化境中期高手,差點沒從區區兩米的擂臺上摔了下來。

    “丟雷摟母!”

    魏逸才在心中狠狠地罵著,臉面上卻轉過頭來,冷冷的目光刺過仇總管的臉,讓后者感覺反而有些不自然。

    “哼!”

    他鼻子中狠狠地哼出了一聲,然后便撂下一句生硬的話來:

    “仇總管過慮了,生死擂臺上,生死由命,我也斷然不會自己廢掉親口承諾的話!”

    “我怎么會說下這樣腦殘的承諾?”

    但魏逸才的心中,卻是極為后悔。他對自己三叔的信心也不是空穴來風的,魏福臨幾十年的戰績,已經讓他的威名在府城中赫赫有名。

    只是他卻沒有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

    此時,贏璋已然是從賭戰中恢復了過來,他從已經變成廢墟的擂臺一跳而下,看向了魏逸才,笑道:

    “讓我猜猜,這位公子,就是魏家的魏逸才吧?”

    他其實在魏福臨與他賭戰時,靈魄感知力,早已經覺察到了魏逸才的存在。

    只不過,贏璋剛才卻激戰正酣,沒功夫去理他。

    而現在,贏璋已經變成了“王章”,倒也不在意魏逸才能夠認出他來。

    魏逸才朝著贏璋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只是冷淡地道:

    “你別得意,要是敢踏出黑蛟會半步,我魏家,保證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