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從今天開始當首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隊伍集結
    蒼月和相柳的戰斗停歇了足有一個小時之后,才有后續的修士陸陸續續的趕過來查探。這其中自然也有龍組的東北分部的人。

    這倒不是他們不盡責,非要等到事情結束才趕過來,而是早在第一時間就趕到了。

    但讓他們感到氣餒的是,他們人是來了,但這事情他們根本就管不了啊。甚至于,他們連近距離觀戰的資格都沒有。

    不是他們沒有一探究竟的勇氣,因為那些不信邪的修士早在第一時間就灰飛煙滅了。

    至于現在的那些衛星監控設備,那就更加不用指望了。先不說這里方圓數百公里早就被一片陰云籠罩。就算沒有遮掩,這種級別的大修士斗法,不是如同電子設備能夠監控的。

    所以他們只能夠在那些從這個地方逃出來的散修口中得出,這里面是兩個高階修士在斗法。至于這兩個修士姓甚名誰,何等修為,甚至連長相如何,這些散修竟然全然不記得了。

    龍組分部的負責人當然不會相信這些人全部都是健忘癥,畢竟只要是修士,記憶力全都超脫常人,就算是一個煉氣期也能做到過目不忘了。

    更何況他們這些人之中還有兩名金丹中期的散修,這可是足以堪比他們分部老大的修為。

    能夠讓這兩名金丹修士如此恐懼,甚至連長相都想不起來,很顯然,選出斗法的那兩人修為是何等的恐怖。很可能是元嬰后期的大恐怖。

    至于說分神期,只能怪分部的這些龍組人員想象力實在有限,根本連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此次事件只能被龍組人員籠統定義為兩名隱居的元嬰期老怪物之間的斗法。因為他們是私下斗法,而且沒有傷及無辜,所以龍組也就沒有將這個事件升級為最高等級事件。

    畢竟華國地大物博,就算是身為朝廷部門的龍組也不可能將所有的修士統統注冊歸檔??傆心敲匆粌蓚€放蕩不羈愛自由的高手不喜歡約束。

    只要這些人別造成什么惡劣的傷亡事件,朝廷方面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是元嬰大修士可以享受的特權。

    而身為這次事件的當事人之一的夏靈,此刻卻仿佛一個吃瓜群眾一般聽著周圍的修士繪聲繪色的描述剛結束不久的大戰。

    看他這眉飛色舞慷慨激昂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這場戰斗的參與者呢。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場戰斗的真正參與者就現在他的眼前聽他胡編亂造。

    “這人講故事的水平不錯啊,我怎么就沒有想到這么打呢?”

    離開了逃難的隊伍,夏靈和夏平這才開始朝參賽隊伍的集合點走去。

    現在肯定已經過了隊伍的集合時間,好在吳馨予和卯兔已經提前趕了過去,有她們代表滄溟派就足夠了。

    “我倒是覺得這個人說的挺沒有特色的,根本就是復制的一些網絡小說的打斗過程。如果師傅您多看點小說就明白了,說來道去還是那點干貨?!?br />
    “嗯,有時間我回去仔細研究一下那些所謂的網絡小說的??傆X得他們的戰斗構思有很多值得借鑒的地方?!?br />
    聽到蒼月真人的話,夏平心中不禁感慨。如果那些小說作家知道,自己幻想出來的招數能夠有朝一日出現在真實的世界之中,恐怕他們會激動的痛哭流涕吧。

    “對了,師父你確定你可以繼續參加這次的比賽?難道你這次來到東北不是專門為了相柳而來的嗎?”

    站在一處山崗上,夏平二人已經可以遠遠的看到遠處隊伍集結的燈火。

    夏平轉頭看向身旁神采奕奕的夏靈,即便是自己師父已經告訴過自己不會被其他人認出來的。

    但夏平心中總覺得有些忐忑,畢竟當時真的多的散修看見了自己和吳馨予和自己師父走在一起。

    就算是自己的師父憑借著分神期的修為可以保證不被人記住,但自己和吳馨予還有卯兔呢?只要被人記住自己其中的一個人,就能通過身邊的人反推到夏靈身上。

    “放心好了,你不相信別人還能不相信你師傅我嗎?”

    只見夏靈笑呵呵的拍了一下夏平的肩膀道:“那些散修早就被我暗中做了手腳,別說是他們想起來你們是誰了,恐怕就連我們是幾個人也想不起來了?!?br />
    一邊說著,夏靈就已經帶著夏平來到了集合的營地。

    原本夏平以為這里只是一個臨時駐扎點,故而應該也沒什么東西,無非就是一些帳篷而已。但當夏平真的來到這里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想的真是太簡單了,他低估了朝廷官方對于此次比賽的重視程度。

    只見營地被一面足有十米多高的巨大木墻所包圍著,通過精神力探查,夏平還發現這些墻上還附有隔絕精神力的陣法。就連自己金丹期的精神力想要探查都有些困難。

    而在營地周圍的巨大木墻上,夏平還看見了不少荷槍實彈的精英特種兵守衛在一根根巨大的炮管之間。

    盡管普通的高科技武器隊伍高等級的修士作用越來越小,但現在營地之中和外面心懷不軌的那些修士顯然還不在此列,長槍大炮的飽和打擊依然能夠對他們產生威脅。

    “夏平!師父!”

    就在夏平二人滿懷驚奇的觀察著四周的時候,兩道驚喜的熟悉之聲忽然傳來,循聲望去,正是早已再此等候多時的吳馨予和卯兔二女。

    雖然她們對于自己的師父很有信心,但也不免有些擔心。尤其是聽到今日在營地之中流傳的那場驚世大戰。

    那些好事者將這場戰斗講述的活靈活現,按照他們所說,那場打斗簡直打得昏天黑地,天地黯然失色。

    別人或許只把這些講述當成神話故事來聽,但吳馨予和卯兔兩個人的心中卻是再清楚不過了,因為他們口中的主角就是自己的師父啊。

    如今看到師父和夏平兩人安然無恙,這才放心下來。

    事實上,她們兩個人真正擔心的只有夏平一個人。畢竟夏靈只是一個分神,就算是被殺了,蒼月真人頂多也就是損失一點元氣而已,頂多一個月就能修養過來。

    也就夏平這個金丹初期的渣渣作死的想要近距離圍觀,非要陪著自己的師父不行。

    看著兩女同時投入夏靈的懷抱,又不約而同的都對自己飛了個白眼。夏平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招惹她們了,明明這才剛見面好不好。

    小兔子怎么樣倒是無所謂,但吳馨予怎么也得給自己來一個愛的抱抱吧。

    “你們就是滄溟派的剩余人員吧?”

    就在此時,一道溫和的中年男聲忽然從不遠處想起。

    夏平轉頭看去,卻見一名身著軍裝的儒雅男子正帶著溫和的笑容朝著他們走過來。

    面對這樣一個人,就算是夏平也難以升起氣來,更何況,他也沒招惹夏平。

    “我叫衛平,是龍組駐東北分基地的負責人,同時也是這次參加武道大會的華國地區的總隊長?!?br />
    聽到衛平的介紹,夏平明顯愣了一愣。沒想到衛平身為這次行動的總指揮,竟然親自來迎接他們。

    就算他們滄溟派也算得上是頂級勢力,也不用搞得如此隆重吧。

    “你好,我叫夏平,滄溟派的代表,同時也是滄溟派派出的小隊的隊長?!?br />
    雖然這里就數夏平修為最低,但他們四人之中,還只有夏平一個人適合當小隊長。

    夏靈師父自不用多說,先不說她愿不愿意,就算是真的愿意,夏平也不敢將小隊長讓給她。因為以她的性格,就算是成為了小隊長,該負的責任她也是一樣都不會去負的。

    吳馨予的能力倒是很適合當隊長,倒是這種冰冷的性格……夏平還真怕她還沒參加比賽就將所有的隊伍都變成了自己的仇人。

    至于卯兔,嗯,算了,一個賣萌的吉祥物,你還奢求啥?

    “哈哈,夏平同志,我可是久仰大名了啊?!?br />
    “哪里哪里,衛隊長您才是深藏不露啊?!?br />
    這話夏平倒也不算恭維。因為通過剛才的接觸,他竟然發現衛平竟然不是金丹期而是元嬰期。

    早知道,就算是龍組總部的四象神柱此時也不一定全都是元嬰,沒想到在這么偏遠的分部還藏著一位元嬰。

    通過他平穩的的氣息,夏平可以看得出來,他顯然不是剛剛進階那么簡單。

    由此,是不是又可以推斷,在地大物博的華國疆域,這種級別的高人還不止一個?

    看來,自己和五大圣地一直以來都小看龍組的底蘊了。沒想到他們竟然這么能忍,一直等到今天才在所有人的面前展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哈哈,僥幸,僥幸而已,比不得貴派的蒼月真人。她才是我輩修士的楷模?!?br />
    “不不不,我覺得龍王前輩才是我輩修士的楷模才對,不瞞你說,我就是聽著他的故事長大的?!?br />
    “???我記得龍王前輩似乎在靈氣復蘇之前一直都在閉關,除了一些極為親近的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消息流露出來???夏平同志你是?”

    “哈哈哈,這些細節就不要在意了嘛?!?br />
    只見夏平大笑一聲緩解了自己的尷尬,然后攬住了衛平的肩膀道:“衛隊長,看來我們倆還真的有緣啊,不僅在這里相遇,名字中還都帶有一個平字。這是命中注定要讓我們成為兄弟?!?br />
    “對,擇日不如撞日,不如我們今天就結拜吧?!?br />
    看著勾肩搭背如同相識多年的老友一般的夏平和衛平,吳馨予三女不由得暗自撇嘴。呵,男人。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