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劍從天上來 > 第167章 靈殊(三更)
    彼此融合,威力相疊。

    “我會補償你?!彼斡隉熀咭宦暤溃骸岸嗑饶阋淮伪闶橇??!?br />
    宋云歌露出笑容。

    她頭上的白光已然消失。

    這宋雨煙還真是反復無常,時而要殺自己,時而要救自己,想法變化太快。

    現在沒有了白光,說不定過一陣子又有了,如此絕美女子,殺了有些可惜。

    可他偏偏惦記著她身上的大天魔珠。

    要想獲得這一顆大天魔珠很困難,最好還是殺掉她,從她的記憶里獲取。

    可他最不想做的就是獲取女子魂魄,獲取魂魄就是以魂魄主人重活了一世。

    雖然短暫,在感覺里卻跟重活一世差不多,心境都會有幾分變化。

    他如果獲取女子魂魄,那就是以一個女人活一生,太過古怪。

    他擔心這么下去,會讓自己的性向發生逆轉,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所以一直避免如此,即使見到女子魂魄也不攝取,避而遠之。

    他即使殺了宋雨煙也不會取她魂魄。

    但不取她魂魄,又怎能知道大天魔珠藏在哪里?

    大天魔珠與自己的性取向之間,到底選哪一個?

    這是個艱難的選擇。

    “咳,咳?!彼p咳兩聲:“圣女,其實有一個辦法,咱們可以兩清?!?br />
    “什么辦法?”宋雨煙明眸閃動,似笑非笑。

    宋云歌道:“你能猜得到?!?br />
    “猜不到!”宋雨煙哼道:“莫不是讓我以身相許?真喜歡上我啦?”

    宋云歌失笑:“圣女如此美人兒,哪個男人能拒絕?不過嘛,我卻是無福消受的?!?br />
    這般美人兒美是美,卻受不住。

    他還是鐘情于卓小婉,溫婉如玉,瑩白如玉,雖然冰冷卻骨子里善良,淡泊得很。

    呆在卓小婉身邊,他會覺得天地格外美好,會心靜神寧,溫馨怡然。

    而與宋雨煙面對面的時候,即使驚艷,心旌搖動,卻要時刻緊繃著,太累人累心。

    這個世界如此危險,已經讓人緊張,不敢有須臾的放松,再找這么一個美人兒在跟前,那就是自討苦吃。

    “好啦,放心吧?!彼斡隉熭p笑道:“圣女是不能有男女之情的?!?br />
    宋云歌嘆一口氣:“那卻是可惜了?!?br />
    宋雨煙道:“說罷,到底怎么做?”

    “大天魔珠?!彼卧聘璧?。

    “哼哼,終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你果然是有大天魔珠!”

    “不知真假,想拿圣女你的驗證一下?!?br />
    “……好啊,那便給你?!彼斡隉煶烈饕幌?,緩緩道:“反正我留著也沒用?!?br />
    宋云歌訝然看她。

    她精致絕倫的臉龐泛著溫潤玉光,好像一下變得圣潔,讓人肅然起敬。

    她從懷里取出一顆黑珠,信手拋給宋云歌,好像拋出一件無關緊要之物。

    宋云歌伸手接過來,蹙眉看了看:“這不是真的吧?”

    “咯咯,你不是難辨真假嘛!”宋雨煙嬌笑:“怎么看出這是假的?”

    “你這個做得太假了吧?”宋云歌搖頭苦笑道:“看不出一點兒真的模樣?!?br />
    宋雨煙道:“跟你說實話吧,這還真是我得到的,而不是自己做的?!?br />
    宋云歌半信半疑。

    他不會輕易相信宋雨煙,她就是個撒謊精,說謊不眨眼。

    宋雨煙攤攤玉手:“你不相信,那我也沒辦法,問心無愧就是了?!?br />
    宋云歌慢慢收起這黑珠。

    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如果卓小婉在這里就好了,能看出她的話真假。

    “走吧?!彼斡隉煹?。

    宋云歌道:“你不回去?”

    “不回去了?!彼斡隉煋u頭道:“重回大羅城?!?br />
    “這……”宋云歌疑惑。

    宋雨煙道:“玉霄城里有一件事,已經辦完了,自然能回大羅城了,怎么,不想跟我一起走?”

    她抿嘴輕笑道:“是不是怕自己陷得太深,無法自拔?”

    宋云歌失笑:“圣女別把我先前的話當真,只是開玩笑?!?br />
    “開玩笑嘛,八分假,總有兩分真?!彼斡隉熜Φ溃骸拔铱墒钱斦娴??!?br />
    宋云歌搖頭不語,兩人飄飄而行。

    一路之上,宋雨煙談天說地,見識廣博,宋云歌也是一樣。

    他有數百人的記憶,見識之廣遠非宋雨煙可比,兩人不知不覺就是了宋雨煙聽宋云歌說。

    兩人一口氣回到大羅城,在城外分開,宋云歌直接來到軍主府外。

    兩個護衛在府外攔住他,一個進去通報,一個緊盯著他,毫不松懈。

    片刻后,一個秀麗少女輕盈出來,帶著宋云歌進軍主府,繞過照壁,進入大廳前的荷花池。

    在池上的回廊走了百米遠來到一座小亭里。

    小亭位于荷花池上方,清風徐徐,是觀荷的好所在。

    “錚……錚……琮琮……”

    古箏聲從小亭里傳出。

    一個曼妙綠衣女子正低頭撫琴,鬢發如云如霧,上有一支金步搖輕輕晃動,光芒閃閃。

    這支步搖是一只鳳凰形狀,隨著晃動,好像翩翩飛舞。

    兩人來到小亭里,曼妙女子仍低著頭,只能見到光潔瑩白的額頭與挺直的瓊鼻。

    十指纖纖,肌膚仿佛是透明的,能看到隱約的青筋,靈動的撥捻著琴弦。

    “小姐,已經到了?!毙沱惿倥嗦暤?。

    琴聲戛然而止。

    曼妙女子抬起頭。

    頓時一張美麗無比的臉龐映在宋云歌眼前,他只能驚嘆天地鐘神秀,將所有的靈秀之氣都凝聚于眼前的女子身上,美得讓人心悸與失神。

    卓小婉雖美,卻遜色于她一分。

    “見過軍主?!彼卧聘璞?,從懷里取出那封信,雙手呈上。

    眼前女子便是軍主周靈殊,他不會因為她美貌而失神,也不會因為她強大則畏懼,底氣十足。

    畢竟他切換到大日如來狀態,比她境界更高一層。

    “不必客氣,坐罷?!敝莒`殊聲音清脆又帶著一分磁性,極為悅耳。

    宋云歌坐到她對面。

    近身領略她的美貌,更加的驚人心魄,好像她時刻在放著光,讓自己迷失。

    周靈殊看過信后,玉臉沉肅,一言不發。

    秀麗少女給宋云歌奉上一盞茶后,就站在一旁沒說話。

    宋云歌端著雪瓷茶盞,若有所思,似乎在思考什么重大問題。

    一時之間,荷花下的游魚跳波聲清晰可聞。

    “唉……”周靈殊輕輕嘆息,搖搖頭雙手一搓,信已經成為粉末,隨著清風飄入了荷花池里。

    她抬頭看向宋云歌。

    宋云歌抬頭迎上她目光。

    “辛苦你了?!敝莒`殊輕頜首:“你做得很好,計你大功一件?!?br />
    “多謝軍主?!彼卧聘璞?,起身道:“那在下便告辭?!?br />
    被這般美貌女子壓在頭頂,他不舒服,不想多呆。

    “去吧?!敝莒`殊道:“玉霄城之事,不要多說?!?br />
    宋云歌道:“軍主是不想他們知道玉霄城的情況?不想知道天魅襲城?”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