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傲世仙醫 > 第一卷煙華風云 第四十一章 勾引?
    一時間,葉寒有些陷入沉思,為了繼續保命,他在想要不要幫助花如靜一把,畢竟自己身上還有著一張三品靈丹小還丹的丹方。

    只是如此一來,自己就有可能會暴露自己身上太多的秘密,那樣也不知道是福是禍,畢竟花如靜雖然救了自己,但是歸根結底,是個什么心性還不了解,不過眼下看來,人至少還行!

    花如靜手下培養的人,并不是散兵游勇,所以動作十分干凈利落,一切也搜刮干凈,很快一群人就返程,路上,花如靜似乎在琢磨著什么事情,也沒理會葉寒。

    好在也好的地位還不錯,或許因為花如靜的緣故,一個人一棟木屋,也沒人來大打擾他,正適合自身修行。

    入夜。

    葉寒在自己木屋之中,陷入了沉思。

    希望葉寒還不太覺得,畢竟長期呆在那煙華城之中,太過于安逸,所以很多東西接觸不到。

    如今修行之后,這種變化自然就發生了,畢竟一路走來,這才開始就經歷了這么多危險,未來路還漫長,誰知又會遇到什么樣的坎坷。

    而眼下王家自然是一座橫在他身前的大山,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去,自然是別談什么以后了。

    忽然,葉寒聽到外面有點響動的身影,連忙就躺下裝睡。

    門聲響起,外面有道腳步聲音傳來,進入木屋之中,立刻伴隨著一陣幽香,葉寒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

    “行了,別裝睡了,有沒有謀財害命?!?br />
    花如靜沒好氣的聲音響徹,隨即就坐在傳床邊。

    葉寒尷尬的笑了笑爬起來,隨即眼睛一亮,看到花如靜夜里一頭青絲披下來散落著,更添幾分嫵媚。

    而且手中還拿著一壇酒,雖不知道是怎么酒,但是酒香比較很醇厚。

    隨即,花如靜將手中另外一袋子靈石丟給了過去。

    “這是你這個月的分紅?!?br />
    葉寒接過去也不以為意,看著那手中的酒,以及近在咫尺的花如靜,葉寒則是大笑了起來,調戲著說道。

    “怎么,大半夜的爬上我的床,帶著酒過來,準備勾引我,讓我酒后失態?”

    “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br />
    花如靜只感覺一陣氣結,胸膛微微起伏了一下,看的葉寒更是目不轉睛,本來花如靜穿的清涼,眼下更是讓葉寒眼睛都直了。

    見狀,花如靜冷笑一聲,然后面色如霜,美眸帶著一股殺氣,看了一眼葉寒的褲襠,冷嘲熱諷說道,“想要我勾引你,你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本,看你這個樣還是個雛?!?br />
    一句話,瞬間將葉寒打回原形,撇著嘴巴默不作聲,他是個雛,這是個不爭的事實,不過花如靜確實動人,和秦清影是兩種風格,男人看美女,多看幾眼不是很正常?

    “童子雞,哼?!?br />
    看著葉寒斗敗的模樣,花如靜仰著脖子有些得意洋洋,不禁輕哼一聲,在葉寒傷口借著撒鹽。

    葉寒只感覺到一陣羞憤,但是他也忍了,畢竟這多年他也沒做出出格的事情,不過這方面,男人不能說不行,氣勢上也不能輸,所以葉寒故作惡狠狠的模樣說道。

    “小心哪天我把你堆到收拾你?!?br />
    此話一出,花如靜更是大笑起來。

    “得了吧,就你那膽子,我看不上,再說一個雛我沒興趣,還不如陪我喝點酒?!?br />
    不得不說花如靜和普通女人確實不一樣,兩人就這樣坐著就著壇子一人一口,很難想象有女人喝酒如此豪邁,并且還是這么好看。

    一時間,葉寒看的都有些呆滯了。

    酒名黃雕,比較烈,正如二人孤男寡女夜里獨處一室,氣氛曖昧起來,猶如干柴烈火,可是這把火卻并沒有燒起來。

    仰頭喝完一口黃雕,不顧灑落的酒水,準備將酒壇遞過去,突然看到葉寒神色有些火熱和呆滯,花如靜笑了。

    “看多沒意思啊,我看不如摸摸?”

    花如靜一臉溫柔,聲音如水。

    葉寒頓時嚇的一哆嗦,那股火熱也隨之消散,美人雖好,可不是隨意染指的,眼前這位就像是個美女蛇,萬一被吞了,骨頭都吐不出來。

    葉寒連忙搖頭,示意你贏了,我認慫,然后將酒壇接過來,喝了兩口壓壓驚,畢竟在看那精致的面容,火辣的身材,葉寒怕自己把持不住。

    關鍵是就怕人家不給他這個犯錯的機會,那玩笑就開大了。

    氣氛一瞬間變得有些沉悶,最終還是花如靜有些沉不住氣,收斂了打趣的笑容,而是變得十分凝重。

    “我看的出來,你是個有心事和秘密的人?!?br />
    花如靜語氣十分認真,盯著葉寒,似乎想要透過葉寒的眼睛和神色,把他的內心給看穿一樣。

    葉寒一陣猶豫,瞬間就差點有股沖動,將自己的事情托盤而出,可是謹慎的他,很快就將百里屠的事情隱藏,只是笑了笑,“誰還沒點秘密,你不也是一樣嗎?”

    聽聞此話,花如靜一笑,只不過笑容有些凄涼,葉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夜色的緣故,出現了錯覺。

    “我當初家里被滅門,因為一本祖傳功法,那些人就是些土匪,可是大仇得報之后,我竟然成了最痛恨的土匪?”

    花如靜的聲音有些唏噓,壓抑著很多情況,盡管如此,葉寒還是能夠想象到很多,他有些意外,花如靜身上還有著這種故事,想必其他人也并不知情,而葉寒突然間明白,花如靜手下為何和百里屠手下風氣不同,因為一直受著他的約束和教導。

    不過很快,花如靜失態之后就有所收斂,開始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只是說道,“你應該也能夠看出來百里屠這種人,心思圖謀不軌很久了,一旦被他率先突破金丹境界,我們這些人下場為怎樣,恐怕他第一個下手的就是我們這些人,他這個人翻臉不認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br />
    葉寒沉默了片刻的功夫,然后就是心中已經有所決定,雖然不能將自己的事情全盤托出,但是最起碼眼下可以說一部分,既能夠幫助到花如靜,同時也能夠幫助自己。

    看著葉寒沉默,花如靜沒多久繼續緩緩說道,“百里屠這么久一直在謀劃著什么事情,應該和破鏡有關,只是太過于隱秘,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br />
    “進入藏鋒殿,我得了一個三品丹方,煉制不的三品靈丹對你破鏡有用,只是藥材是一個問題,另外我能不能夠煉制出來也是一個問題,畢竟二品靈丹我都沒煉制過?!?br />
    葉寒嘆了口氣,直接說道,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不能一下透露太多,所以對于花如靜,葉寒還是有所保留。

    但是這些對于花如靜來說就夠了,只要能夠破鏡,花費多大錢財都無所謂,材料貴買就是了,煉制失敗,繼續耗費錢財購買材料煉制就是了。

    一瞬間,花如靜笑顏如花,捏了捏葉寒的臉龐,“這次算你立下功勞,上次拖我二品丹方的事情,我也在努力,托人四處打聽,正好加上這次三品靈丹的藥材,到時候一次性給你弄回?!?br />
    葉寒嘴角有些抽搐無奈,盡可能的躲著花如靜,東西不弄回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也只能夠當材料準備齊全了,才能夠動手。

    將小還丹所需要的材料記住后,花如靜就準備離開,畢竟百里屠在準備,她自然是得有所準備。

    離開的時候,花如靜還不忘回頭朝著葉寒嫵媚一笑,“這段時間最好別私自出去,等事情成功,讓你慢慢看個夠?!?br />
    說完,帶著些許笑聲,花如靜離開了,剩下葉寒一個人有些汗顏。

    而在花如靜走了后,葉寒也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原來和誘人的女子打交道,竟然是如此的費勁!

    接下來的時間里面,一切很平靜,但是在這種平靜下,清涼寨的氣氛有些詭異,三當家那邊始終低調無比,仿佛與世無爭。

    而百里屠那邊依舊我行我素,胡作非為。

    至于花如靜不知道忙什么,自從那一夜后,葉寒已經一個月沒看他人,而葉寒自己則是默默修煉,煉化著自身的穴位。

    葉寒心里明白,等下次來的時候,花如靜也多半準備好了他要的東西,但是他有沒有那個能力煉制出來靈丹,他也要打一個問號。

    暗流涌動之下,自然是花如靜和百里屠的斗智斗勇,只是如今誰都不能夠率先撕破臉皮,就看誰能夠有把握率先凝聚金丹罷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