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這個日式靈異不太冷 > 第九十七章.你是怎么活這么大的?
    神谷未來被北川寺這么看著,心底一虛,可還是咬牙挺著胸口,精致的臉蛋上掛著堅定的神情。

    她也想為北川寺分憂解難。

    北川寺只是看一會兒就收回了目光,聲音冷淡地說道:

    “請你幫忙要錢?!?br />
    噗——

    神谷未來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她禁不住有些氣喘,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句強調道:

    “我才不要寺君的錢呢!”

    北川寺眼里自己就是那么貪財的人嗎?

    神谷未來氣得有些想伸手去扯他那張面癱臉。

    “我開玩笑的?!北贝ㄋ旅娌桓纳貙⑸窆任磥淼牟唤浺忾g伸過來的手掌捏住格擋向另一邊,隨即他抬起黑色的雙眼,語氣平靜:

    “我只是不希望神谷你往這些事里面摻和?!?br />
    “正如你所推測的那樣,這次我確實是在調查靈異以及怪談方面的事情。但你一個小女生什么力量都沒有,擅自摻和進來連自保之力都沒有,是十分不理智的?!?br />
    “唔——”神谷未來眨了眨大眼睛,整個人愣住,過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聲音有些不可思議:“寺、寺君,你是在關心我?”

    她面色泛紅,神情顯出幾分忸怩之態。

    沒想到啊,北川寺竟然也有關心別人的一面?

    “我怕你添麻煩?!北贝ㄋ旅鏌o表情地回答道。

    “????”神谷未來。

    神谷未來嘴巴張了張,最終感動化作悲憤,她十分不爽地說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幫寺君你調查!”

    “嗯,那就拜托你了?!?br />
    又是出乎意料的回答,北川寺竟然又面不改色地點頭答應了。

    神谷未來又愣住,臉上的表情如翻書一樣奇怪地看著他:“寺君,你怎么又...”

    北川寺表情依舊沒有變化,他一邊換上室內鞋一邊說道:“反正不管我說什么,你總會去調查的,對不對?”

    “這...倒也是?!鄙窆任磥睃c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為什么又要執意阻攔你?”北川寺反問。

    呃咳咳咳...

    神谷未來被這句話嗆得咳嗽出聲。

    而就在她咳嗽的時候,北川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管神谷你怎么調查,我還是要給你一個忠告,一切都要以自己的安全為準,特別是三木人偶廢棄工廠,沒有我的陪同千萬不要去,明白嗎?”

    “...嗯?!鄙窆任磥砻嫔之?,總覺得自己一言一行好像都被北川寺預料到,并且還被他安排得死死的。

    但北川寺這種管束神谷未來其實并不討厭,她乖巧地應了下來。

    同樣的,她也對北川寺所提到的一個名詞隱約上了心。

    三木人偶廢棄工廠...

    上次北川寺與月島梨紗討論的時候她也在場,所以聽見這個名詞也不算陌生。

    況且這個怪談名她之前其實在自己班中就聽見過。

    說是只要在人偶工廠深處的‘留名墻’上留下姓名就會作為好朋友,永不背叛一類的浪漫怪談。

    但若是寺君調查的怪談,肯定就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與北川寺在玄關分開的神谷未來目光閃爍。

    她的父母是做民俗學以及人類行為研究學科的學者,長期在外工作也是為了這個。

    生性聰慧的神谷未來就算對兩人的工作沒有多大興趣,但在耳濡目染中也知道不少關于民俗學方面的知識。

    三木人偶廢棄工廠...應該就在東京尾高山區附近吧?

    記得父親好像研究過那邊尾高山那邊的神社寺廟文化,同樣也把三木人偶廢棄工廠當時的資料搜集了一些。

    那么這幾天就回去查一下資料,應該能幫到寺君。

    神谷未來小小地握了握拳,給自己加油鼓氣。

    ......

    時間一轉來到下午放學的時候。

    “麻宮同學?!北贝ㄋ屡ゎ^看向身邊的麻宮瞳。

    “嗯...出、出發吧,北川同學?!甭閷m瞳小小地點了點頭。

    她對再見冬子奶奶一面這種怪談小說中才會發生的事情并不抱希望,但出發去寺廟去參拜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兩人很快出了校門,向著大街的另一端走去。

    這個方向是上一次cure咖啡廳的方向,也難怪上一次剛從月島家出來的北川寺會遇上麻宮瞳。

    北川寺跟著麻宮瞳繞了好幾條小路后總算來到一片居民區之間。

    等到北川寺再度抬頭打量四周的時候,面前已經不知道何時多了一道約莫三米高的圍墻。

    不太寬敞的寺院大門,從北川寺這里正面望去,可以看見寺院內栽種有一棵古青松樹,在這冬日中依舊顯出一份郁郁蔥蔥、生機勃勃之感。

    整體寺廟建筑古樸,雖然占地面積不大,但反而給人一種小巧別致之感。

    北川寺能感受到被自己裹在懷中的可憐在歡愉地顫動著。

    仿佛這里對這小家伙有莫大的吸引力一樣。

    “寺君...從這邊走...”麻宮瞳的聲音從前面傳過來。

    北川寺拍拍西九條可憐,讓她稍微安分一點后應了一聲,腳步一動就跟了上去。

    但兩人還沒走上兩步,冒失的麻宮瞳就沖撞到了一位僧人。

    “啊...羽田住持?!甭閷m瞳急急忙忙地對著這位僧人鞠了一躬。

    “麻宮小姐,今天又是來為冬子女士祈福的嗎?”

    僧人笑了笑,并沒有在意麻宮瞳的冒失之舉,反而開口問道。

    麻宮瞳這才輕輕地‘啊’了一聲,同時伸手為羽田住持介紹道:

    “這、這位就是我曾經向您提起過我學校中的北川寺同學,羽田法師?!?br />
    “喔?”羽田住持來了興趣。

    羽田住持是有著真正趨吉避兇本領的人,麻宮瞳身上一直縈繞著詛咒這一點他也清楚。

    但羽田住持卻沒有辦法為麻宮瞳祛除,只能偶爾聯合麻宮冬子略為壓制。

    這一壓制就是九年過去了,就算身上信徒信念總量有所長進,也還是無法撼動麻宮瞳身上愈發兇猛的詛咒。

    正當他為此事發愁的時候,麻宮瞳卻又出來提到她有一位同班同學似乎完全不怕她的詛咒侵擾。因此羽田法師也一直好奇這位北川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說不定解決麻宮瞳體質問題的關鍵點就在這位北川同學身上呢?

    他回過頭去,剛好就看見面色平靜如水的北川寺。

    隨后——

    這位儒雅的僧人住持臉色大變,話語也禁不住脫口而出:

    “你是怎么活這么大的?”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