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交手 > 第八十八章 連本帶利
    不管張曉儒多貪得無厭,魏雨田都不敢露出不滿。

    甚至,還得一臉的歉意:“今天來得匆忙,沒有準備。下次到鎮上看你,一定不會忘記?!?br />
    張曉儒擺著譜:“這可是你說的啊,早點來鎮上,白天我在紅部,晚上住醬菜館。對了,小酒館的賬你結了吧?”

    魏雨田微笑著說:“早結了,以后的賬,都可以簽字掛賬,以后我來結就是?!?br />
    只要張曉儒簽了字,以后就有了把柄。

    張曉儒點了點頭,只要能掛賬,哪怕是簽字,他也絕對不會客氣。

    張曉儒淡淡地說:“說吧,什么事,我還得與小川隊長開會?!?br />
    只要是涉及到中國人的任務,小川之幸都會叫他當翻譯。

    張曉儒的日語或許不是最好的,但他會說雙棠話,可以與警備隊無障礙溝通。

    魏雨田遲疑了一下,用商量的口吻問:“王雙善是自衛團團副,你以后經常在三塘鎮,自衛團的工作,應該讓他多分擔一點?!?br />
    張曉儒搖了搖頭:“不行,他永遠只能掛個名。王雙善不是淘沙村的人,淘沙村自衛團,只能由淘沙村的人領導?!?br />
    魏雨田退而求其次:“那可以把王雙善送進警備隊么?”

    用十條槍把王雙善送到自衛團團副的位子,魏雨田覺得虧大了。

    王雙善空有名而沒有權,幸好他發展了陳國錄,要不然,都沒辦法向上峰交差。

    張曉儒斜睨了魏雨田一眼:“大楓樹警備隊?”

    魏雨田搖搖頭:“三塘鎮警備隊?!?br />
    魏雨田自然不會讓王雙善去大楓樹據點,那里有陳國錄當內應足夠了。

    王雙善如果能進三塘鎮據點,他的情報系統就比較全面了。

    張曉儒猶豫著說:“這可有點難……”

    魏雨田笑著說:“別人可能為難,但張翻譯一定沒問題?!?br />
    張曉儒沒有拒絕,只有一種可能,張曉儒要好處。

    當個臨時翻譯,都想著自己送禮,讓他把王雙善送進三塘鎮警備隊,能不獅子大張口?

    魏雨田已經作好大出血的準備,只要事情能辦好,無論是出錢還是出槍,都沒有問題。

    張曉儒緩緩地說:“王雙善到三塘鎮警備隊,肯定當了副隊長,也當不了小隊長,最多當個班長,甚至是班副?!?br />
    魏雨田笑了笑:“爭取當個班長,他怎么也是自衛團的團副,總不能丟淘沙村的人吧?”

    張曉儒緩緩地說:“盡力而為,但最終是什么職位,我也不能保證?!?br />
    魏雨田奉承著說:“多謝多謝,只要你出馬,肯定沒問題的?!?br />
    張曉儒擺了擺手,笑了笑:“先別急著謝我,等事情辦好再說。你也知道,辦這種事,也是要上下打點的?!?br />
    魏雨田看到張曉儒臉上的笑容,心底打了個寒戰。

    但還是強顏歡笑地說:“只要事情辦成,一切都好說?!?br />
    張曉儒到三塘鎮據點當翻譯后,幾乎天天都有人宴請他。

    每次,張曉儒都會把蔣思源叫上,而且當著別人的面,依然恭敬地喊“會長”。

    這讓蔣思源很滿意,張曉儒得意而不忘形,他很欣慰。

    但有一點,如果范培林也在,蔣思源堅決不去。

    范培林聯合崔同元,敲詐了他兩千銀元,最終只拿回七百,現在心還痛呢。

    蔣思源如果不去,張曉儒也是不會去的,久而久之,別人想宴請張曉儒和蔣思源,就不會再喊范培林。

    范培林很快就察覺到了,他也知道,自己與蔣思源的矛盾,主要集中在上次那一千元上。

    蔣思源三塘鎮的地頭蛇,他跟張曉儒本是一伙的。

    他們孤立自己,說不定自己會成為第二個崔同元。

    蔣思源在紅部,趁機把張曉儒拉到自己的房間:“張兄弟,這是一千塊大洋,能不能請你轉交給蔣鎮長?”

    張曉儒佯裝不知:“你自己怎么不轉交?”

    范培林猶豫著說:“這個……”

    張曉儒又問:“這是什么錢?”

    “這個……是從他那里借的?!?br />
    張曉儒也裝糊涂:“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只是你借一千就還一千么?沒利息的?”

    范培林尷尬地笑了笑:“我們之間,就不用提利息了吧?”

    他其實很懷疑,崔同元是死在范培林手里。

    只有他找不到證據,也沒必要為崔同元討公道,人死燈滅,他討公道又得不到好處。

    如果不能緩解與蔣思源的矛盾,形勢將對他大為不利。

    以前他與崔同元,可以合伙敲詐范培林,把范培林當成搖錢樹。

    現在,張曉儒與蔣思源,也可以合作敲詐他,甚至除掉他。

    張曉儒搖了搖頭:“這錢還是你交給他吧?”

    “張兄弟,你得幫個忙,要是,算點利息也行,畢竟親兄弟還要明算賬嘛?!?br />
    張曉儒臉上露出笑容:“這就對了嘛?!?br />
    范培林遲疑了了下,問:“算多少好呢?”

    “一千吧?!?br />
    范培林差點跳了起來:“一千?!”

    張曉儒淡淡地說:“當然,你也可以不給,畢竟你是警備隊長,蔣會長只是新民會長罷了。再說了,你就算給,蔣會長也未必會要?!?br />
    范培林明知道張曉儒是敲詐,但也只能答應:“都是一家人嘛,就按你說的辦?!?br />
    他現在終于體會到,蔣思源被敲詐時的心情了。

    只是,自己和崔同元,好歹還給他扣了頂私通游擊隊的帽子。

    張曉儒倒好,直接要利息,這才幾天?就要一千的利息,跟搶有什么區別?

    但不管如何憋屈,利息都只能給,范培林可不想,哪一天自己跟崔同元一樣,失蹤后還被扣上共產黨的帽子。

    張曉儒隨后找到蔣思源,故意說起范培林和他拿走的錢。

    “會長,范培林敲詐了你一千元,得弄回來才行啊?!?br />
    蔣思源嘆息著說:“他吃進嘴里的東西,還能吐出來?”

    之所以不跟范培林一起赴宴,就是因為看到范培林,就想到了那一千大洋。

    張曉儒意味深長地說:“他敢不給,今時不同往日,崔同元是共產黨,說不定范培林也是共產黨?!?br />
    蔣思源輕輕搖頭:“哪那么多共產黨?!?br />
    張曉儒堅定地說:“不管如何,錢都得拿回來,還得加上利息!”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