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就是富豪 > 229 未來老丈人
    “我之前參加了一個蘇城企業家表彰大會,好像見過他!”那個老齊不敢確認地說道,“他好像是叫沈浪,是一家叫什么浪暉集團的企業的老總,他們公司還得了一個什么新銳大獎什么的!”

    “找到了,找到了!”一人拿出手機在搜度上搜索了一下沈浪的名字,很快就顯示出了沈浪的資料,“還真的就是他!”

    圍觀的這幾人都是蘇省的一方大佬,都不是簡單的人物,這次是暗暗沈浪和浪暉集團記住了。

    就憑著沈浪和龍錦兒的交情,日后自己的公司若是和浪暉集團有什么交集,自己還是給一些甜頭為好!

    沈浪自然不知道就因為龍錦兒在門外接了一下自己,使得自己無形之中就在一群商界大佬心中上了號,為他日后在蘇省商界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沈浪跟著龍錦兒進入大廳,見到大廳里面已經齊集了百多號人,這些人大部分是西裝革履,也有不是人是穿著綠色的JUN裝,這些人個個看起來都是不凡,本來一開始他還有點緊張,但看到龍老見自己近來,笑得像是一個鄰家老頭一般的向著自己招手,心里不禁想道,“誒,我緊張什么呢?這里的人縱然權勢滔天又如何,我既不需要他們給飯吃,也不求他們辦事。大家都是生而平等,我緊張做什么!

    而且,龍老也只是我爺爺的戰友,我就當他是一般的老頭子就好?!?br />
    心中沒了外界身份的干擾,沈浪整個人也輕松了起來。

    當下大跨步的跟著龍錦兒向龍老走去,走到龍老跟前時先是鞠了一躬規規矩矩地說道,“祝您老壽比南山!”

    “嗯,不錯,不是膽小鬼!”龍老笑瞇瞇地看著沈浪,一直旁邊一個國字臉一臉冷峻的中年男人說道,“這是錦兒的老子--龍飛塵,你叫龍叔叔!”

    “什么,這是龍龍的爸爸?那不就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沈浪心中一驚,盯著龍飛塵看了一會,但見龍飛塵臉龐細條很是剛毅,皮膚黝黑,心里又不禁邪惡地想道,“龍叔叔能生得下龍龍怎么好看的女兒!確定是親生的?”

    “小子,看夠了沒有!”龍飛塵見沈浪盯著自己的臉看個不停,沉聲喝道。

    “爸......”龍錦兒露出一個嗔怪的表情在龍飛塵身后輕輕一推,“這里又不是在隊伍,你那么兇干嘛!”

    龍飛塵見女兒居然幫沈浪說話,心里跟不是滋味,隱隱覺得自己養了二十年的大好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龍叔叔,你好!”

    沈浪趕緊是乖乖地鞠躬問好。

    “哼!”龍飛塵冷哼了一聲,看著沈浪的樣子更是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就沒一點讓他滿意的地方。

    “行了,龍龍,你帶沈浪到處去玩玩、說

    說話。不用陪我這老頭子了!”

    龍老打發兩人離去后,轉頭就盯著龍飛塵喝道,“怎么,你對我選的這門親事有意見?”

    “爹......”龍飛塵面對龍老是一點脾氣不敢有,如同老鼠見貓一樣低頭說道,“給他們兩個指腹為婚的事,當年您和沈叔就是一句酒后的戲言,哪能當真!”

    “哼!”龍老鼻息里面哼著說道,“我老頭從來說一不二,你想讓沈老頭笑話我不成!”

    龍飛塵平時不敢忤逆龍老半句,不過這比較關乎自己女兒一生的興奮,還是忍不住說道,“爹,龍龍年紀還小......”

    龍老是揮手打斷他說道,“你這個做老子的心里想什么我知道,不過你認為我老頭子就不愛惜我的寶貝孫女?”

    “爹,你老人家自然比我還關心龍龍?!?br />
    “算你這個做爹的還有點自知之明?!饼埨现钢蚶说谋秤罢f道,“我覺得這小子就挺不錯,怎么就入不得你法眼了!”

    “這小子是那里好了!”龍飛塵心里嘀咕了一句,不過這話他可不敢當面跟著龍老杠。

    “你看,他們兩個有說有笑的多般配,我可警告你!不需搞封建那套,不要以為自己當爹的就可以干擾女兒自己的選擇!”

    “......”

    龍飛塵一陣無語,心里想道,“是你自己先搞封建指腹為婚的好不好,怎么就反扣到我頭上來了!”

    不過看這龍錦兒和沈浪走在一起還真是臉上一直洋溢著笑容,心里更是吃味,“不行,有時間我一定要和龍龍說說,讓她別和這小子走那么近!”

    這次壽宴采取的自助餐的模式,龍錦兒帶著沈浪來到餐桌邊上說道,“你沒被我爸嚇到吧?他是在隊伍里面呆習慣了對誰都兇巴巴的,其實他人挺好的!”

    沈浪是昧著良心說道,“哪能,我看龍叔叔人挺面善的?!?br />
    ”嘿嘿.....“

    龍錦兒是嫣然一笑,”我還是第一次聽別人說我爸面善!他可不喜歡別人說他面善,用他的話說是慈不掌兵!“

    “原來是這樣??!”

    兩人正聊著的時候,忽然走來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人,遠遠就說道,”錦兒,這位是誰???不給介紹介紹!“

    沈浪出于禮貌不等龍錦兒介紹就主動伸手過去說道,“你好,我叫沈浪!”

    不想那個青年撇了一眼沈浪伸出來的手卻是一動不動的雙手插袋里,鼻子朝天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原來是沈浪啊,我叫陳浩然,癡長你幾歲,叫一聲大哥,以后跟著我混帶你吃香喝辣的!現在,你,立即、馬上,滾開!”

    “MMP的!”

    沈浪見對方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心里是暗罵了一句,若是在街頭上碰到這種人少不得

    一拳就打他鼻子上,不過此時在龍老的壽宴上也不好發著,強忍住心中的怒火,挽手背后一言不發。

    “沈浪,不用離他,我們走!”

    龍錦兒挽著沈浪的胳膊就要走,陳浩然卻是一下擋住兩人去路,臉上一下子又嬉皮笑臉地說道,“錦兒,別生氣??!我就是跟沈兄弟開個玩笑!”

    更是主動伸出手里笑道,“沈兄弟是吧,別認真,剛才就一個小玩笑。我是陳家的長孫陳浩然,重新認識一下!”

    (本章完)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