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雙面小妾 > 第三十五章 溫柔的訓誡
    蘇沐秋坐在凳子上看著笙笙給方槿衣上藥,柳晴晴那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道,方才在大廳的時候只是紅了一些,此刻已經有些腫起來了。

    笙笙小心翼翼的將藥膏涂抹在方槿衣紅腫的臉上,紫漪站在旁邊拿著手帕。

    “嘶……”

    方槿衣微微皺眉,雖然藥膏涂在臉上涼涼的,可是還是有些痛。

    “小姐,我弄疼你了嗎?”笙笙聽到方槿衣的抽氣聲,有些心疼的問道。

    方槿衣笑著搖頭,安慰道:“沒事,上了藥,明日就好了?!?br />
    笙笙看著故作強顏歡笑的方槿衣,生氣的說道:“夫人這次下手也太重了,小姐你方才在大廳時不該就這么算了的?!?br />
    方槿衣拍了拍笙笙的手,笑著說道:“好了,別置氣了,這么多年不都是這么過來的嗎?”

    “可是如今小姐有姑爺啊?!斌象贤蝗徽f道。

    方槿衣微怔,扭頭看向正看著她的蘇沐秋,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不自然,她收回視線,看著笙笙說道:“快別說那些話了,今日有些乏累,快些替我上了藥,我也好歇息?!?br />
    “是,小姐?!?br />
    笙笙安靜的繼續替方槿衣上藥,紫漪端著藥膏彎著腰站在旁邊。

    方槿衣覺得有股強烈的視線一直在自己身上,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誰?,F在,也只有蘇沐秋會這么看她。

    “小姐,好了?!?br />
    方槿衣點頭,說道:“你和紫漪去歇息吧,有事我會叫你們的?!?br />
    “是,小姐?!?br />
    笙笙和紫漪向方槿衣和蘇沐秋行了禮,然后退出了屋子,并關上了門。

    屋子里靜悄悄的,氣氛有些沉悶,方槿衣看向依舊坐在凳子上的蘇沐秋,猶豫了一下,低頭說道:“方才在大廳,謝謝你對我的維護?!?br />
    蘇沐秋抬眼看向微低著頭的方槿衣,笑了一下,說道:“所以,你想怎么報答我?”

    方槿衣愣了愣,抬頭看向蘇沐秋,眉眼一動,說道:“日后若是有人為難你,我也會維護你的?!?br />
    兩人四目相對,蘇沐秋似乎被方槿衣的話給逗笑了,但他又忍住不讓自己笑出聲,那表情讓方槿衣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去睡覺了?!?br />
    方槿衣站起身走向里間,坐在梳妝臺前將頭上的發飾都取了下來,這時,她看到了鏡子中的蘇沐秋。

    “不高興了?”

    方槿衣沒有回話,拿起桌上的梳子梳頭發,似乎不想搭理他。

    蘇沐秋彎腰一只手支撐著梳妝臺,看著方槿衣嬌小的臉,調戲道:“我竟不知娘子生起氣來也這么好看?!?br />
    方槿衣手上的動作一頓,扭頭看向蘇沐秋近在咫尺的臉,許久,說道:“我也不知夫君竟也會油嘴滑舌?!?br />
    蘇沐秋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直起身說道:“早些歇息吧,明日我們便啟程回山莊?!?br />
    方槿衣沒說話,站起身走向床榻旁的屏風,蘇沐秋跟在她身后。

    方槿衣的手放在腰帶上,剛想解開,突然愣住,側過頭看了旁邊正在脫衣服的蘇沐秋。

    也許是感覺到有視線投在身上,蘇沐秋扭頭看向方槿衣,卻見方槿衣面色有些慌亂的轉過頭??吹椒介纫陋q豫不決的樣子,蘇沐秋嘴角一勾,褪下外衫只留內衣,然后走向出了屏風。

    方槿衣輕輕吐了一口氣,雖說她和蘇沐秋同床共枕已有五六日,但她還是做不到在他面前做出脫衣服的舉動。

    走出屏風,方槿衣看到蘇沐秋正坐在床榻上,看到她后,一只手拍了拍旁邊的位置,說道:“坐過來?!?br />
    方槿衣臉色微變,猶豫了一下,抬腳走過去坐下,兩人離得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聲都能聽到。

    蘇沐秋看著方槿衣的臉,抬手將她額前的一縷秀發撫到耳后,然后輕輕捏住他的下巴,細細的看她紅腫的臉。

    方槿衣有些緊張的看著蘇沐秋的臉,以及他的眼睛,可是蘇沐秋的心思都放在她被打的臉上,沒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疼嗎?”蘇沐秋輕聲問道。

    方槿衣搖了搖頭,說道:“不疼?!?br />
    蘇沐秋看了她一眼,然后用食指在她臉上碰了一下,力道不輕不重。

    “嘶……”方槿衣疼得縮了一下,卻被蘇沐秋握住下巴給拉了回去,方槿衣皺了皺眉,不滿地看著他。

    “疼嗎?”蘇沐秋又一次問道。

    方槿衣抬手把他的手打開,問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蘇沐秋哼了一聲,說道:“疼就記住了,下次別呆站著給人家打?!?br />
    “你以為我愿意???”方槿衣脫了鞋子爬上床,說道:“她突然動手,我怎么來得及躲避?!?br />
    蘇沐秋看著方槿衣拉過棉被躺下,也跟著脫了鞋躺上去,說道:“既然被打了,那就打回來,你是我暮雨山莊的女主人,這點膽量都沒有怎么行?!?br />
    方槿衣沒有看他,只說道:“你說的倒輕巧,今日我若是打了她,性質就不一樣了。等爹回來,一頓鞭子是定然跑不了的?!?br />
    蘇沐秋側頭看著方槿衣的側臉,說道:“不會,有我在,沒人可以傷你?!?br />
    方槿衣轉頭看向他,蘇沐秋的眼神很認真,猶豫了一下,方槿衣說道:“雖然我與你成了婚,可我還是將軍之女,回到了將軍府,該遵守的規矩,還是得遵守?!?br />
    “哼,就你們將軍府的規矩,我看都是為你準備的吧?!碧K沐秋冷哼道。

    方槿衣沒說話,算是認同蘇沐秋的看法,她轉回頭,看著床頂,說道:“按家規來說,今日之事,確實是我有錯在先。好在我了解柳晴晴的心性,激起了她的怒氣,讓她也跟著犯了規矩,吃了啞巴虧,也算是給她的教訓吧?!?br />
    “一個巴掌,就換了一個啞巴虧?!碧K沐秋笑著轉回頭,說道:“娘子你可真是好打發?!?br />
    方槿衣扭頭看了蘇沐秋一眼,然后翻身背對著他,結果卻疼得直抽氣,又轉正了身體。

    看到方槿衣的動作,蘇沐秋忍不住笑了一下,翻身看著她說道:“好了,轉過來吧?!?br />
    方槿衣沒動,還是平躺著,蘇沐秋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轉過去,行了吧?”說完,蘇沐秋便轉過身,背對著方槿衣。

    方槿衣見狀,猶豫了一下,轉身面向蘇沐秋的后背,她自小就喜歡側著睡,現在一邊臉受了傷,所以只得面向著蘇沐秋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