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一切從寶芝林開始 > 第九十章 化怨入輪回
    “什么九陰鬼母體,道長,你們在說什么啊,我二太太的肚子怎么越來越小了,你們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是不是我兒子出事了?“

    一旁的秦老爺,被二太太的肚子嚇得臉色慘白,連忙問道。

    “什么兒子,不過是個鬼胎罷了?!崩铋L生冷笑一聲,看著躺在床上的二太太,一臉譏諷的說道:

    “二太太,你披著人皮,卻作出這等鬼神厭憎的事情,活埋自己的女兒,想要生下一個兒子,如今卻暗懷鬼胎,也是報應啊?!?br />
    “什么??。?!”

    聽到這話,在場的人都是一驚,二太太更是臉色一變。

    “你,你在胡說八道什么,老爺,老爺,快趕他們走,趕他們走!”二太太連聲尖叫道。

    李長生看了四目道人一眼,只見四目道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從隨身的包袱里拿出甘露碗,將上面的黃符一揭。

    頓時,整個房間里一陣陰風四起,所有人感覺到身上一陣寒意傳來,就聽到一聲凄厲的嬰兒啼哭聲傳來。

    一個皮膚青灰,雙眼的黑煙圈讓人不寒而栗的嬰兒出現在半空中,看到二太太的時候,嬰兒頓時變得猙獰恐怖,發出一聲銳利的叫聲,朝著二太太沖了過去。

    “天啊,有鬼?。。?!“

    看到這一幕,人群中頓時傳來一聲尖叫,整個場面亂成一團,一個個手腳并用的朝著門外跑去。

    二太太更是嚇的臉色慘白,揮舞著雙手連忙尖聲叫喊。

    “滾開,滾開,你個賠錢貨,都是你的錯,都是你的錯,為什么要生下來,為什么不是兒子,滾開,滾開?!?br />
    眼看鬼嬰就要沖到二太太身邊,李長生當即掐了個印決,大喝一聲,“鎖!”

    嗖的一聲,袖管之中,一根紅繩猶如活物一樣,瞬間飛出,在鬼嬰身上繞了兩圈,將她捆得嚴嚴實實的。

    “死,死,啊,死!”只見鬼嬰不住的哭嚎尖叫,陣陣陰風吹的房間里帷幔紛飛,猶如鬼蜮一般。

    二太太嚇得魂不附體,抱著李長生的大腿戰戰兢兢的說道:“大師,大師,道長,救命啊,救命啊?!?br />
    李長生見狀,冷哼一聲,一腳將二太太踹開,這樣的人渣,死不足惜。

    之所以攔著鬼嬰,不是要護著二太太,而是鬼嬰如今沒有見血就如此兇戾,一旦見血,徹底化作厲鬼,更難對付不說,造下殺孽,也更難投胎。

    再說了,二太太是九陰體,要是死了,體內的鬼胎陰氣爆發出來,只會如了背后邪修的意。

    一腳踹開二太太,李長生摸出一道清凈符,貼在鬼嬰的頭上,只見濃郁的陰氣瞬間收斂起來,鬼嬰也從恐怖的厲鬼模樣,變成尋常嬰兒的樣子,除了雙眼之中滿是赤紅的怨恨之色之外,看起來粉雕玉琢的,可愛極了。

    “孩子,我知道你恨不的將這個女人碎尸萬段,但你也知道,你的死不僅僅是這個女人造成的,還有她背后的邪修,你現在要是殺了她,只會讓邪修得逞?!?br />
    “況且,一旦殺了人,你就很難投胎了,為了這么一個畜生,搭上你自己的未來,不值得?!?br />
    “我不管,我要她死,我要她死?。?!”鬼嬰厲聲尖叫道,凄厲的嗓音讓人不寒而栗。

    “道長,大師,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老爺算是感覺到不對了,連忙問道。

    “唉!”四目道人嘆了一口氣,走上前,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秦老爺。

    得知二太太為了得到一個男孩,居然不惜將自己的親身女兒生生活埋,連死后,尸骨都要被槐樹糾纏,日日折磨,秦老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他平日里不敢說吃齋念佛,但是崇尚佛道,自然也不會是什么大奸大惡之輩,那里想到自己的枕邊人居然是如此的蛇蝎心腸,一想到自己和她同床共枕這么久,秦老爺就忍不住想吐。

    看著被鬼嬰嚇得魂不附體的二太太,秦老爺遲疑了一下,到底忍不住上前,狠狠的踹了她一腳。

    “??!”二太太發出一聲慘叫,便見秦老爺罵道:

    “你這個毒婦,你怎么這么狠的心腸,我是想要一個兒子延續香火,但囡囡也是我的女兒,你怎么敢這么對她,你這個毒婦,毒婦!“

    罵完,看著被紅繩綁住的鬼嬰,秦老爺心里也升出一股憐惜,走到鬼嬰面前,雖然還有些害怕,卻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鬼嬰。

    李長生見狀看了四目道人一眼,要是鬼嬰暴起傷人怎么辦?

    只見四目道人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李長生這才放下心來,想必四目道人早有準備。

    “囡囡,記得我嗎?我是爹爹??!我可憐的囡囡,都是爹爹的不好,沒有好好照顧你,對你關注的太少,才讓這個毒婦害了你。囡囡乖,不要為這個毒婦耽擱了自己,爹爹一定會為囡囡報仇的,囡囡乖,不要殺人好不好?“

    看著秦老爺伸過來的手,鬼嬰下意識的閃避了一下,不過當看到秦老爺明顯害怕自己還是伸過來手的時候,停了下來,身上的鬼氣也一點點消散開來。

    終于,當秦老爺的手落在鬼嬰身上的時候,傳來的觸感不是一陣冰涼,而是一陣溫熱,好似活人的觸感。

    “爹爹?“鬼嬰怯生生的看了秦老爺一眼,乖巧的樣子頓時讓秦老爺熱淚盈眶。

    “誒,爹爹的乖女兒,爹爹在呢?“秦老爺的心頓時軟了,這樣的孩子,怎么能有人忍心對她下手,如此殘害她。

    感受著秦老爺的關心,鬼嬰頓時落下淚來,小嘴一癟,委屈巴巴的說道:“爹爹,寶寶疼,寶寶好疼,痛痛,痛痛?!?br />
    這一番話,越是讓秦老爺心肝兒都痛了,抱著鬼嬰一陣心疼。

    只見秦老爺的眼淚落在鬼嬰的身上,忽然,鬼嬰的身子變得虛幻起來,整個人開始一點點消散。

    “道長,道長?這是怎么回事?“看到這一幕,秦老爺頓時慌了,連忙看向兩人。

    李長生見狀也是一愣,隨后露出喜色,“秦老爺,恭喜你,令千金這是怨念消除,去地府投胎去了?!?/div>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