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詐尸農女:帶著萌娃釣相公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空間遇險
    白淺凝抱著小豆丁,順著小湯圓的尾巴滑下來,待站穩后才走到它面前,說道:“現在我問什么問題,你點頭或是搖頭?!?br />
    小湯圓聽此便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白淺凝才又繼續問道:“你是突然變得那么大的嗎?是不是吃了什么?”

    小湯圓見白淺凝一猜一個準,便是歡快的搖著尾巴點了點頭。

    白淺凝見此便又一臉興奮的問道:“那東西在林子里?”

    小湯圓又是一連串的點頭,白淺凝轉頭看向面前這片帶著奇異色彩的林子,暗嘆自己對空間的了解程度真的少得可憐。僅僅是一片密林便藏著那么多珍惜的草藥,更重要的是還發現了這樣能讓人體積變大的神奇的植物??磥砝咸鞝敶槐?,這場穿越之旅或許還能有更大的收獲。

    但是不得不承認如今的小湯圓變得這樣龐大,她還真有些壓力山大,這就意味著往后她再也不能將它帶出空間,否責輕易就能將旁人嚇得屁滾尿流,,更重要的是它這么龐大的身體,每日需要的吃食必定也不會少,白淺凝真怕長久下去,不僅空間里的活物會被她吃光,說不準還要從外面給它找吃的。

    想到這里,白淺凝便又抬起頭問道:“你這些日子都吃些什么?”

    小湯圓聽此便是吱吱吱的叫了幾聲,轉身往密林深處跑去了。

    白淺凝親眼目睹了它所到之處的樹枝樹干都嘩啦啦的往下倒,覺得自己對小湯圓破壞生物多樣性的能力還是低估了不少。

    這時旁邊的小豆丁拉拉白淺凝的衣角,滿臉疑惑的問道:“若是我也吃了小湯圓吃的東西是不是就能變成大人了?”

    白淺凝聽著這充滿童趣的話便是笑得眉眼彎彎問她:“你就這么想快些長大嗎?”

    “我長大了就可以像娘親一樣,掙很多的銀子,然后嫁給爹爹?!毙《苟〉芍浑p大眼睛說的滿臉認真。

    聽此,白淺凝正打算搭話,就見小湯圓已經回來了。

    只是和先前不同的是,它已經變回了從前正常大小的樣子。

    白淺凝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小湯圓吃的那東西并非吃完便變不回去了,而是可以自如的變大變小。

    這么一來,這東西的用處可就大了。試想一下,若是養殖場養出來的雞仔吃了那東西,瞬間就能長大數倍,這不僅比催熟飼料牛批,最重要的是看小湯圓的樣子,那東西好像也沒什么副作用。

    想到這里,白淺凝便是十分興奮的說道:“小湯圓,去將你吃的那東西銜一些回來,晚上給你做好吃的?!?br />
    “吱吱吱~~~”

    小湯圓聽此,立即搖頭晃腦的答應下來,而后又朝林子深處跑去了。

    只是這一去,卻是辦個時辰都不見回來,白淺凝幾乎要沒耐心進去找了,與此同時卻看到遠處的林子樹葉劇烈的晃動起來,緊接著就看到了小豆丁嘴里叼著一截掛滿果子的樹枝從密林里沖出來了。

    “你終于回來了”

    白淺凝笑盈盈的牽著小豆丁迎上去,可下一秒她就又笑不出來了,因為緊跟在小豆丁身后有一只齜牙咧嘴的大猩猩正迅速的追著它朝這邊撲過來。

    那只大猩猩看起來和白淺凝差不多高,全身毛發金黃茂密,手上還拿著一根粗壯的木棍,每每揮舞起來都帶著可怖的嘶吼。

    大猩猩越跑越近,白淺凝只能下意識的拉著小豆丁一步步后退。

    “你,你別過來?!?br />
    白淺凝看了一眼同樣被嚇得不輕的小湯圓,邊說邊朝它擺擺手,示意小湯圓往自己身后躲。

    小湯圓看著比自己抖得還厲害的白淺凝,又扭頭看向身后的方向,當真拔腿就往身后跑了。

    白淺凝滿臉哭腔的聽著身后奔跑的聲音,罵娘的心都有了:自己惹的禍,讓你跑你就跑???你個小沒良心的!

    這樣想著,面前的大猩猩已經越走越近了,張著血盆大口,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沖上來一般。

    “那,那啥,你一個大猩猩別忘了自己的本性,你可是吃素的?!?br />
    白淺凝急得拼命的把小豆丁往自己身后藏,卻是腦袋持續生銹,壓根想不起來自己可以自如出入空間。

    而大猩猩卻是一臉的蔑視模樣,時而捶胸,時而齜牙,將滿臉準備嘗鮮的欲望毫無顧忌的展露無遺,壓根不打算買賬,撥弄了兩下地面,就要朝著白淺凝和小豆丁撲上去。

    唰唰唰!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一陣箭矢劃破天際的聲音響徹,只見三根箭直直的插到了大猩猩和白淺凝中間,擋住了大猩猩的去路。

    白淺凝和小豆丁看著那因為震動還插在地上不斷晃動的箭桿兒,一扭頭就看到數十米之外的地方,戰千澈正握著弓站在那里。

    “爹爹!”

    小豆丁原本已經被嚇哭了,掛了一臉淚痕的小臉上瞬間展露了歡喜的笑容。果然,衣食住行得找娘,生命安全要靠爹。

    而白淺凝見是戰千澈,下意識的便看向他的腿,見他全然跟沒事人一樣站在那里,便又別扭的轉回了頭,繼續和同樣被三魂嚇去兩魂半的大猩猩對峙著。

    大猩猩垂著兩只胳膊,望著面前從天而降的箭矢,又看向不遠處的戰千澈,頗有靈性的往后退了兩步,重新跑進了林子。

    動物在面對比自己強的對手前,總能做出最精準的判斷。

    與此同時,戰千澈已經慢慢挪著步子走過來了,他的腿好似經過這幾天持續的調養,已經好了很多了。再加上看著小湯圓方才滿臉焦急的樣子,他擔憂之下更是顧不得半分疼痛了,這才能如此穩健的跑到這里。

    “淺凝,沒事吧?”

    戰千澈跛著腿走到白淺凝面前,上下打量著她和小豆丁,見她們無隅,才總算松了口氣。

    而小湯圓則一副邀功的模樣,跟在戰千澈身后,吱吱吱的叫著。

    “你腿沒事吧?快坐下?!?br />
    白淺凝還是忍不住詢問一句,面對這個男人,她此刻的感情十分復雜,既控制不住心底的擔憂和酸澀,卻又總是要強迫自己與他劃清界限,好避免自己泥足深陷,難以自拔。

    她攙著戰千澈坐到草坪上,伸手替他檢查膝蓋的生長情況,見膝蓋骨又長出了不少,便輕柔的開始替戰千澈按摩起來,

    這樣按著,她卻只是簡單的說了句酸話:“往后不要這樣巴巴的趕來,若是再傷了腿,我可沒辦法跟那些仰慕七王爺,指著七王爺復國的人交代?!?br />
    “淺凝......”

    話說到這一步,戰千澈若是再猜不出白淺凝的心思那就太過愚笨了,他張張口又道:“你心里有什么不舒坦的大可以跟我說,若是因為昨日我提議婚事擱置的事,我便收回那些話,淺凝,這么久了,你該明白我的心意”。

    “抱歉,我不是太懂!”

    白淺凝冷著臉,并不打算再聽這些屬于‘皇家子嗣’的‘不得已和權宜之計?!?。

    是的,她此刻感受到的就只是戰千澈身為七王爺,為了大局,希望她委曲求全與旁人共侍一夫的絕情??伤頌橐粋€現代人,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這個,要她與旁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她情愿斷情絕愛,孑然一生。

    故而白淺凝只是語氣冰冷的將被戰千澈牽住的手抽回來,又換了個話題道:“這空間看來也不是太安全,我先把小豆丁和趙奶奶都帶出去,你就留在這里養傷,等腿傷好了,我再送你出空間?!?br />
    聽著這話,還不待戰千澈說些什么,小豆丁卻是十分機靈的嘟起了嘴巴,抱著戰千澈胳膊道:“我不想離開爹爹,娘親,不要不理爹爹?!?br />
    是??!連小孩子都能明白白淺凝此刻對戰千澈的故意疏離。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