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賊人休走 > 第一百八十一章:江湖人的思路,一向很復雜
    這日的陽光正好,曬得人衣衫都是暖暖的,迎面吹來的清風和煦,少了幾分往日的寒意。這在臨近小年的冬天,可以說是難得的好天氣。

    千家樓的店門大敞,門口的石階旁,一只野貓趴在那,慵懶地晃蕩著尾巴。它的胡須顫動著,時不時地瞇著眼睛打上一個哈欠。

    屋檐上,三兩只鳥雀停留在那,嘰嘰喳喳地叫了一陣,又低頭梳理起了羽毛。

    這時恰逢幾個客人結伴登門,嚇走了野貓,驚起了鳥雀。

    還在擦著桌子的半截仙連忙迎了上去,抖了一下手里的布頭,笑著問道。

    “幾位客官,要些什么呀?”

    “還是像往日一樣,三盤瓜子兩壺清茶?!弊咴谧钋懊娴目腿耸扉T熟路地說道,他和他身后的兩位朋友都是這店里常來的茶客,向來不喝酒,只喝茶。

    而且通常都是選在早間沒什么人的時候來,喝到午間人多的時候走。

    “哎,得嘞,紅姑娘,快來給客人看茶!”半截仙彎著腰應了一聲,然后對著堂后叫道。

    “知道了!催得這么緊做什么,茶翻了你來喝嗎?”

    李駟站在堂后倒著茶,穿著一身紅衣,無奈地挑著眉頭應道。

    說罷,他就端著兩壺倒好的茶走了出來。

    看著李駟那副還沒有睡醒的模樣,三個客人苦笑著對視了兩眼。

    開始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感覺出來,最近才發現,這紅姑娘做事當真是越來越隨性了。

    不過這樣也好,少了一些虛與委蛇的客套,反倒多了一點不太遮掩的性情,算是恰到好處,亦不至于讓人覺得不快。

    這酒樓和青樓,終歸還是不一樣的。

    給客人們上好了茶和瓜子,李駟也幫著整理起了桌凳。而那三個茶客則是坐下,開始聊起了天。

    “哎?!币粋€穿著灰衣的茶客對著身邊的青衣茶客抬了抬下巴,嗑著瓜子問道。

    “那事,最近有什么新的消息了?”

    “這兩天已經沒什么消息了?!鼻嘁虏杩秃戎钃u了搖頭:“大概是已經過去了吧?!?br />
    他們聊天的聲音李駟自然是聽得見的,而灰衣茶客嘴中的那事,他同樣也是知道的。

    因為真要說起來,他與那事也算是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如今已經是獨孤不復離開酒樓的第十天,而這十天里,他一共與五個人交過手。

    除了第三天的江憐兒之外,第四天,他在城西與唐重巧遇,直接鬧了個刀劍相向。第五天的城北驛站,他與燕今翎來了一場晚到的刀劍之戰。第七天的城東湖畔,嚴亭之更是與他打得湖水傾翻。第八天的護城河岸,一個不知名的女劍客與他爭執了一番,比了三劍,場面是天昏地暗。

    但是毫無例外,這些人最終都被獨孤不復“請”出了明州城。

    獨孤不復為什么要這么做,又有什么值得他這么做,這已經成了現在城里每個人都在討論的問題。

    但李駟不知道的是,此時,不只是明州城,這事是已經鬧得整個江湖都人盡皆知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與獨孤不復動手的這些人幾乎沒有一個是來頭小的。他們一個個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平日里隨便拿出來一位做點什么事情,那都是舉足輕重的存在。

    眼下獨孤不復居然與他們都打了一遍,這是什么意思,難道魔教之事才剛剛過去,就又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這不符合常理啊。

    于是,無論是江湖人還是明州城里的好事者,都紛紛作出了自己的猜測。

    首先是千家樓里的一個酒客提出了一個說法,他說獨孤不復出現在這段時間,剛好就是在紅姑娘與荷姑娘出現之后。所以他認為,這是一場情感糾葛。紅姑娘的來歷沒人知道,這背后一定有許多秘密。顯然,這個說法里摻雜了許多說笑的意思,再考慮到第九天與獨孤不復交手的人是個女子,這個言論也就不攻自破了。

    然后,就是江湖上廣泛流傳著的一個版本了。有人推測此事與盜圣李駟有關,原因很簡單,因為傳聞,獨孤不復與這些人的交手時候,曾多次提到李駟這個名字。那么他們交手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為李駟,但李駟的身上又有什么東西是值得這些人爭奪不休的呢?

    幾經思慮之后,有人得出了一個最有可能的答案。

    那就是盜圣的寶藏。

    盜圣李駟橫行江湖多年,從來沒有人能夠將他抓住,這些年來他偷了無數的奇珍異寶,有些還回去了,而有些則沒有。那那些沒有還回去的東西去哪了呢,這無疑是一個應當深思的問題。

    傳聞,他曾經偷過畫圣柳冉的數百幅墨寶,偷過皇家的幾千壇佳釀,偷過藏劍谷的絕世名劍,偷過各門各派的不傳心法,還有天火之秘(煙花)這種世人想都不敢想的寶貝,再加上他的輕功,他的內氣法門。這些東西放在一起,價值幾乎不可估量。如今李駟重病纏身,很有可能將不久于人世,那么他的寶藏就說不定便藏在這個世上的某一處。

    那會是哪一處呢,現在想想,明州城是江南的一座小城,而一十三年前朝廷發出江湖通緝令的時候,李駟似乎也正好就在江南。

    他在江南做什么,一沒偷二沒有搶,四處躲避著江湖人的追捕,最后被一個小姑娘抓進了天牢之中。當下看來此事之中顯然盡是蹊蹺,而那時卻沒有人多想。

    難道這一切都是李駟的預謀,用來掩人耳目的手段,朝廷和江湖人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間?

    而他的寶藏,會不會就藏在江南明州城???

    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整個江湖都為之震動了,因為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李駟的心計當真好深。

    但是也沒有人敢說這就是假的,甚至大多數的人都將之信以為真,因為獨孤不復和一眾朝廷江湖人士的爭奪,都在增加著這個說法的可信度。

    盜圣的寶藏,就連獨孤不復、唐重、燕今翎和嚴亭之這樣的人都要參與爭搶,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天材地寶,武林秘籍,金山銀座,還是神仙丹藥?

    以李駟的輕功,說那里面有什么,江湖人估計都會信。

    于是,江湖動了,為了那個無人知曉的寶藏。

    “哎······”千家樓里,李駟放下了手里的桌椅,敲了兩下自己的老腰。

    真是老了,不用內氣,搬兩把椅子居然就覺得累了。

    也不知道獨孤不復那家伙走了沒有,一天到晚的找人打架,還希望他不要把這事鬧得太大才好啊······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