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一世獨尊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最后的考驗
    第六百一十八章



    



    星君古墓八層。



    



    林云盤膝而坐,許久,方才緩緩睜開雙目。



    



    與秦安、裴岳兩人交手,看似輕松,受傷不重??蓪嶋H上,消耗頗大,若非葬花晉升寶器威力大增,應付起來怕是要難上許多。



    



    眼下休整片刻,總算是重回巔峰,傷勢和真元皆以恢復。



    



    嘩!



    



    其在儲物袋上輕輕一拍,頓時間,那滴蒼龍精血出現在他面前。



    



    懸浮在面前的精血,涌動著磅礴而驚人的威能,其中所蘊含的風雷之威,和那等古老的氣息,令人心驚不已。



    



    林云眸中光芒閃爍,若有所思。



    



    他的蒼龍九變,只將前面兩重基礎修煉完畢,勉強能祭出蒼穹九變第一變。這等上古煉體神訣,真正的恐怖之處,才僅僅展示出冰山一角。



    



    無論是風雷之力,亦或者蒼龍九變這等秘術,都遠遠談不上熟悉。



    



    這等功法的真正奧義,他才摸到皮毛罷了。



    



    眼前這一滴蒼龍精血,倒是雪中送炭,來的非常及時??梢詭退煜ご斯Ψ?,省去許多時間,算是條捷徑。



    



    腦海中思緒如電,林云很快有了決斷,暫時間沒法煉化這枚蒼龍精血。



    



    他稍稍感應片刻,就能察覺到,別看僅僅只是一滴血罷了,如塵埃水滴般渺小??伤秦浾鎯r實的蒼龍血,其中蘊含的磅礴能量,極為驚人。



    



    以他眼下的修為,少則三天,多則七天方可煉化。



    



    時間上講,完全來不及。



    



    恢復傷勢已浪費了許多時間,其他人應該開始進行第九輪的考驗了,他已經落后了。



    



    “以后再說?!?/p>

    



    林云搖了搖頭,將這蒼龍精血收好。



    



    抬頭,目光落在了前方黑暗的甬道中。



    



    墓宮九層,終究是來了。



    



    從知道枯朔海中有星君古墓后,他一開始只是為玄陰之水而來,到知道星君古墓最珍貴之物后,一步一步走到了此處。



    



    一路走來,越到的對手越來越強,雖有波折,可終究是一往無前,鋒芒不滅。



    



    只是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第九輪考驗會是什么,最終遇到的對手又會是誰。



    



    沒有多想,林云起身,義無返顧走向了未知的第九層。



    



    當過了甬道之后,眼前景象陡然大亮,出現在一片封閉而空曠的大殿中。



    



    大殿中除了三面墻壁上的古老壁畫外,空無一物。



    



    轟!



    



    正驚疑不定之際,有龍吟聲響起,緊接著便是一道游光,破空而至,朝著林云襲來。



    



    那游光純粹有星光凝聚而成,刺眼奪目,蘊含著凌厲的鋒芒,隱隱間還有一絲相當凝練的龍威。



    



    一出現的瞬間,就展現出不亞于陽玄境巔峰圓滿的威壓,十分恐怖。



    



    林云眼中閃過抹寒芒,抬手間,五指緊握。



    



    頓時間有風雷之力在其身上爆起,呼嘯之中,雷鳴不止,震的衣衫獵獵作響。



    



    紫鳶劍勁在這股風雷之力的融合下,與這游光,狠狠轟擊在一起。



    



    嘭!



    



    巨響聲中,林云悶哼一聲,被生生震退了三步。



    



    呼哧!



    



    腳步還未站穩,又是兩道游光,伴隨著龍吟之聲接連暴起。



    



    林云頓時吃了不大不小的虧,握拳的右手,被震的發麻,余勁難消。



    



    轟隆??!



    



    可還未完,龍吟不止,大殿中的游光不停爭奪。那飛舞的游動,眨眼看去,就像是一條條彩練,縱橫交錯,上下騰飛,凌亂而不失美感。



    



    華美的表象下,隱藏著恐怖的殺機。



    



    九道游光如電飛舞,林云雙拳如劍,揮舞之間,殘影灼灼。



    



    嘭!嘭!嘭!



    



    一時之間,這大殿中巨響不停,連綿不止。



    



    林云應付的稍顯勉強,可始終都在自己的節奏中,看似步步再退,可身上的劍勢卻沒有零落半分。



    



    突然之間,毫無征兆,九道光影凝聚濃縮,膨脹成一道龍影。



    



    轟!



    



    氣勢轟然暴漲,威壓瞬間媲美陰陽境強者的地步,那龍影一聲怒吼,聲波激蕩,滾滾而至。



    



    林云眉頭一挑,渾身劍意凝聚,紫鳶花片片綻放,緊緊抵住這股威壓。



    



    龍影憑空蠕動起來,雄渾的真元波動,一波一波的滌蕩,讓這四方空氣如水一般蕩起道道漣漪。



    



    “正戲開始了嗎?”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眼中戰意勃發。



    



    他入星君古墓,一路走到此處,先敗郭旭,再敗秦安、裴岳,可從未有過半分畏懼。



    



    背上劍匣,葬花顫鳴,蓄勢待發。



    



    刷!



    



    蠕動的龍影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金甲傀儡,成型的剎那,就落到了林云上方。抬手一槍,狠狠劈了下來,磅礴的威壓如蜿蜒江河,橫貫虛空,浩浩蕩蕩,洶涌而至。



    



    那等澎湃而浩瀚的攻勢,給人后勁無窮的連綿感,恢弘無比。



    



    他原先以為,到了墓宮九層的考驗,可能是九具銀甲傀儡,組成完整無缺的游龍陣法。卻沒想到是,合而為一,如此來的話,想要分化擊潰根本沒來可能。



    



    看這攻勢,怕是比面對九具銀甲傀儡,還要恐怖的多。



    



    眼中閃過抹訝異之色,林云招手之間,葬花自背后的劍匣彈了出來。



    



    林云五指緊握,拔劍出鞘。



    



    咔擦!



    



    早已蓄勢待發的磅礴劍勢,迎上這澎湃一擊,腳下的地板頓時炸裂開來,蔓延出一道道網狀縫隙。



    



    重擊之下,林云被生生劈退數十米。



    



    “劍分雙月!”



    



    林云回身一轉,扶搖而上,轉瞬劈出一劍。



    



    頓時間,這一劍斬出兩輪磅礴的劍光,劍光如月,一輪明月照應著無盡的夜空,一輪明月,照耀著深邃的湖水。



    



    雙月之下,渾身刺出這一劍的林云,身上鋒芒暴起,凌厲無邊。



    



    那金甲傀儡,想也未想,就提著長槍迎了上來。



    



    咔咔咔!



    



    劍光與槍芒交鋒之下,那傀儡身上的金色戰甲,出現一絲絲細微的裂縫。



    



    “葬花的鋒芒,倒是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鋒利一些?!?/p>

    



    林云見狀,稍稍松了口氣,晉升寶器后的葬花能破對方的防御。于他而言,無疑會省去許多力。



    



    人在半空,又是一道磅礴的銀色劍光,狠狠落下來。



    



    那金甲傀儡,說到底有著媲美陰陽境初期的修為,閃電般避開這一劍,以相當刁鉆的角度,朝著林云襲殺過來。



    



    其手中長槍,在半空中攪動出一道道凝練的槍影,將空氣刺的千瘡百孔。



    



    那等凌厲的威壓,分明比林云的劍勢,還要強上好幾分。



    



    林云倒是相當從容,對方修為終究在自己之上,威壓比他強悍是相當正常的事。



    



    可若論劍之凌厲,鋒芒之盛,葬花不服!



    



    “天碎云!”



    



    蘊含著先天大成劍意的劍光,眨眼間凝聚成一道龍卷風,風在旋轉之間,似乎蘊含著凌厲的碎劍,嗡鳴不止,將空氣切割出一道道痕跡 。



    



    而后朝著那金甲傀儡,席卷而去,碰撞之間,有璀璨的銀色劍光,不斷迸發出來。



    



    金甲傀儡頓時步步后退,手中長槍瘋狂舞動,抵御著個風暴中劍氣。



    



    嘭!



    



    十步之后,其威壓出現些許波動,當即被狠狠撞飛,身上金光不停的閃爍起來。



    



    吼!



    



    又是龍吟聲暴起,金甲傀儡在半空中,一個側身,將手中長槍狠狠捅了出去。驚人的槍芒,以無可匹敵之勢,將那攜帶著先天大成建議的風暴,硬生生捅碎。



    



    “一個不通靈智的傀儡,能做到這地步,真是可怕。不過,到此為止了!”



    



    大殿中散落的風暴,裹挾著殘余的劍意,呼嘯不止,林云身上衣衫,鼓動不停,翻手間又是一劍狠狠劈了出去。



    



    轟!



    



    有奔雷之勢,轟鳴不止,電光如九天垂落的神罰,一閃即逝。



    



    咔擦!



    



    劍芒斬斷長槍,將金甲傀儡洞穿,化為一堆部件散落在地。



    



    林云落在地上,微微踹著氣,眼眸中閃過抹異色。這金甲傀儡的確可怕,若是對方身上的戰甲,沒有出現破損。



    



    霸劍奔雷斬電,還未必能重創對方。



    



    嗡!



    



    就在此時,一股奇怪的暖流,自紫府出蕩漾開來,進而彌漫在四肢百骸。渾身上下,頓時暢快淋漓,說不出的蘇爽。



    



    氣血翻騰間,林云只覺得暖洋洋一片,真元流轉,比之前凝練了一倍有余。



    



    一番大戰,讓他修為晉升到了陽玄境大成。



    



    他煉化火獄花后,修為便攀升至陽玄境小成巔峰,之前與秦安二人大戰時,就隱隱有要突破的跡象。



    



    此刻,這墓宮九層的最后考驗,卻是讓他徹底晉升了。



    



    “陽玄境大成……”



    



    林云五指緊握,感受著拳芒中洶涌的力量,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想他未入枯朔海前,還僅僅只是陰玄境巔峰圓滿,眼下,卻達到了驚人無比的陽玄境大成。



    



    主要還是得益于玄陰之水和火獄花這兩大奇物,以及林云本身際遇。



    



    若無這連番大戰,連戰連勝,這些天地奇寶的效用,也未必會顯現的如此之快。



    



    只是在這般連續激烈的交手,將這奇遇的底蘊,提前激發了出來。



    



    該走了!



    



    林云收回思緒,神色凝重起來,同時隱隱有些期待。



    



    這最終的墓宮九層,不知道會是誰等待著他。



    



    是一個人,還是很多個人,一切都是未知。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