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一世獨尊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南華古域 持劍爭鋒!
    第六百一十八章



    



    通過這最終考驗,再往前一步,就是墓宮九層星君傳承所在。



    



    星元境的強者,在整個南華古域都無比罕見,甚至究竟有沒有星君存在,都有些難說。



    



    唯一能猜測的,也就是那些霸主級勢力,或許有太上長老能夠達到這個境界。



    



    星君的強大無需多言,上古星君更是不知強到什么地步。



    



    只要往前一步,就能走到這墓宮核心,來到這上古星君的坐化之地。



    



    對林云而言,顯然是一件意義相當重大的事情,真正的強者哪怕死去多年,也會令人心存敬畏。



    



    深吸一口氣,林云推開殿宇的大門。



    



    天旋地轉中,林云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無限拉長,意識逐漸模糊。



    



    等到視線恢復,意識清醒之際,林云發現自己落在了一片冰冷而寧靜的湖泊上,頭頂則是一片深邃而漆黑的星空。



    



    空曠寂寥,心神悠遠。



    



    “這是墓宮九層?”



    



    林云若有所思,感覺這墓宮九層,好像獨立于墓宮之外,自成一片空間。



    



    和他想象中,或者經歷的過的一些核心墓室,很不一樣。



    



    眼下,就是一片湖,四野看去,望不到邊。除了頭頂深邃的星空,和稍微冰涼一些的湖水外,并無其他特殊的地方。



    



    抬頭看去,湖心中央似乎有道人影存在。



    



    林云思索片刻,于湖面之上,緩緩走了過去。遠方那人頭垂了下來,看著湖中倒影,一步步接近之下,其心中涌出絲不安的情緒。



    



    等到徹底看清來人的容貌,林云眼中閃過抹不著痕跡的異色。



    



    姬無夜!



    



    血手屠夫,姬無夜!



    



    “是你?”



    



    姬無夜抬頭看到林云,眼中閃過的異色,比之林云更濃。



    



    不過詫異之后,旋即便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多少有些讓人不寒而栗。



    



    姬無夜可沒忘記,之前星君古墓前,林云對他做過什么。



    



    一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小子,居然當頂撞他,幾乎讓他顏面盡失。



    



    連剛剛敗在他手中的閻空,都以此來嘲弄他。



    



    對方若是不死,他這血手屠夫的兇名,就像是個笑話一樣,威名盡失。



    



    林云神色平靜,目光掃了一眼,沒有其他人存在。



    



    真正通過第九輪考驗的人,似乎只剩下他和對方了。其他人要么敗在了考驗中,要么提前碰到兩兩廝殺,落敗后直接就出局了。



    



    不過星君傳承在什么地方?



    



    最重要的天星珠,好像也沒有見到。



    



    就在兩人都有些奇怪之時,頭頂那片深邃而漆黑的遼闊的星空,陡然間明亮起來。一片浩瀚的星空,如夢幻般浮現,有一顆璀璨如同日月般的星辰,懸停在兩人的頭頂,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兩人各自眼中,同時閃過抹精芒。



    



    “九輪考驗正式結束,所有通道關閉,這片星空之下,誰是最后的勝者,誰便會得到想要的一切?!?/p>

    



    二人耳畔響起古老的之極的聲音,冷漠而沒有絲毫感情,顯然是這墓府主人所留。



    



    當他話音落下的瞬間,這一片星空被徹底點亮,兩人腳下的湖泊,如同靜止般照應著漫天星辰。



    



    仿佛置身于星空倒映之中,相當玄妙。



    



    與此同時,枯朔海邊緣,各大宗門的長老和弟子,同樣看到驚奇無比的一幕。



    



    天色陡然便暗,唯有枯朔海中央,那一片浩瀚星空,散發著璀璨光芒,隔著無盡遙遠的地方,都能看的清晰無比。



    



    正當眾人驚奇不已之時,那浩瀚星空中,林云和姬無夜的身影,同時顯現出來。



    



    如此震撼的一幕,頓時讓人驚愕無比。



    



    “天星珠的爭奪要開始了!”



    



    “真是匪夷所思,這上古星君坐化留下的星珠,竟將其他光芒全都給遮蓋了下來。怕是結果出來之后,這座星君墓府,會完全毀掉了?!?/p>

    



    “殘酷啊,那么多人進入枯朔海,為這星君古墓而來。最后竟然只剩下兩人……”



    



    “姬無夜還好,這林云是真讓意外?!?/p>

    



    當下這枯朔海邊緣的許多人,神色全都無比興奮起來,顯然都沒有料到竟能親眼目睹林云和姬無夜交手。



    



    之前眾人,雖然都猜到了林云打敗了秦安和裴岳,可沒有親眼見到,始終是個遺憾。



    



    眼下,得益于那上古星君強悍到逆天的實力,將那異象照耀的如此璀璨,每個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們將親眼目睹,這上古星君留下的天星珠,將會歸屬于誰。



    



    新老交鋒,究竟是姬無夜能守住榮譽,還是林云逆襲成功,很快就會揭曉。



    



    稍稍一想,便讓人感覺熱血沸騰。



    



    “這幫人在想什么呢?竟然還幻想林云能贏姬無夜,有夠天真的……”謝云橋微微皺眉,冷冷的說道。



    



    “到最后能夠硬著骨頭,不下跪求饒,就足以自傲了。外榜第三姬無夜,血手屠夫,豈是浪得虛名!”



    



    秦安和裴岳,神色亦是相當冷漠。



    



    哪怕是敗在姬無夜手中的閻空,也是滿臉的不屑,冷聲笑道:“沒有懸念的戰斗,也值得這般期待嗎?”



    



    不止是這些外榜前十的翹楚,龍云榜上其他如郭旭、楊凡等人,也都不看好林云獲勝。



    



    或者準確一點說,不希望林云獲勝。



    



    眼下的林云,看似挑戰的是姬無夜一人,可實際上是在挑戰四年前的整個龍云榜。



    



    群龍盛宴,四年一屆,但凡能上榜者,無一不是聲震南域。這等聲名,幾乎是無人不曉,排名越高,盛譽越大。



    



    四年來,他們這些榜中翹楚,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耀眼無比。



    



    沒有誰希望失去這種光芒,誰都不甘心,被后起之秀取代。



    



    如果姬無夜被林云打敗,這些人心中,無疑會相當不甘,被取代的恐懼,沒有誰愿意承受。



    



    尤其是謝云橋這些外榜前十的人,輸給姬無夜他們能接受,對方本就聲名顯赫,也是榜中翹楚。



    



    可輸給林云,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子,未免有些太打臉了。



    



    如此多的龍云榜翹楚,齊聚與此,最后卻讓林云奪走了天星珠。



    



    不僅打臉,這耳光也未必太過響亮了一些。



    



    幾人都看似冷笑不止,言之鑿鑿,林云必敗??蓛刃纳钐?,卻是比誰都要緊張。



    



    “師姐,我有點怕……”



    



    天府書院中,柳云煙神色凝重,聲音有些微弱的說道。



    



    墨靈聞言,苦笑不已,誰又不是呢?



    



    眼見林云一步步崛起,先取玄陰之水,殺冷浩宇,再敗秦安、裴岳。幾人心中震撼,無疑是為林云趕到高心。



    



    可看他越走越高,到現在,謝云橋等人都被淘汰了,他卻依舊還在。、



    



    浩瀚星空,那青衣少年的模樣,高高在上,萬眾矚目。



    



    這等高度,已經讓人有些不寒而栗了。一旦摔下來,實在不知道,后果會怎樣。



    



    所謂站得越高,摔的越重,尤其他要面對,還是姬無夜!



    



    墓宮九層,姬無夜和林云,并不知道兩人眼下已被萬眾矚目。被這點亮的星空,稍稍震撼之后,神色便平靜了下來。



    



    姬無夜面無表情,淡淡的道:“等了半天,謝云橋沒看到,秦安、裴岳沒見著,你這家伙卻冒了出來,還真是出乎意料。不過你我之間的賬,也確實該好好算算了。林云,我師弟陳侯,是你殺的嗎?”



    



    轟!



    



    話語的最后,語氣極重,幾乎是落下的瞬間,身上恐怖的殺意便散發了出去。



    



    枯朔海邊緣,許多人望見這一幕,神色都是微微一變。



    



    這姬無夜當真可怕,那等殺意,隔著如此遠的距離,竟然都能讓心悸不已。



    



    “我有沒有殺你師弟重要嗎?死在你劍下的人那么多,你也不會在意,他們的師兄是誰吧?!?/p>

    



    林云心中冷笑,這家伙明明殺人如麻,卻還好意思問這問題。



    



    “重不重要,你臨死之前就會明白了?!?/p>

    



    姬無夜嘴角勾起抹笑意,已經很久沒人敢這般挑釁他了。



    



    以往也不是沒有林云這樣的人,可將死之際,都會如狗一般在他面前跪地求饒。



    



    “想要報仇,或許,你并沒有這個機會?!?/p>

    



    林云眉頭一挑,眼中鋒芒隱現。



    



    未入星君古墓前,林云就不畏懼對方。眼下修的蒼龍九變,晉升陰玄境大成,還有葬花在手,就更不會懼怕對方了。



    



    報仇?



    



    先問他手中的葬花劍,答不答應!



    



    “不知死活!枯朔海中,沒人敢動我師弟,無論是謝云橋,還是閻空,又或者是一開始就聯手的秦安和裴岳。這些人都很清楚,得罪我姬無夜之后,會是什么下場!”



    



    姬無夜神色冷漠到了極致,說話之間,渾身血煞悄然散逸出來。



    



    “也許以前你真有這等威名,可這江湖一直在變,四年都過去了。你若還是一夢不醒,那今日就用我手中之劍,斬碎你這所謂血手屠夫的威名!”



    



    尚未祭出先天圓滿的劍意,林云就打敗了聯手的秦安和裴岳,對于姬無夜他真的沒有那么在意。



    



    對方如此自信,怕是根本就清楚,自己在劍道上的造詣,達到了什么樣的境界。



    



    快四年過去了,這龍云榜的排名,也該動一動了。



    



    少年自走出大秦帝國的一刻,他的心就從未變過,群龍盛宴,必有他林云一席之地。



    



    帝國之外,南華古域。



    



    青衣林云,仗劍爭鋒!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