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重生之毒狐權傾天下 > 第336章 噩夢
    此刻,半空的虛無之中。

    上官靈狐躺在陽臺的躺椅中,沉沉的睡去。

    一個八歲的小姑娘,站在城墻之上,身穿紅色的盔甲,手中握著一把紅木劍站在那里,夕陽的余暉照在小姑娘的臉上,金色的鳳尾花在額頭閃著金色的光芒。

    一道紅色光芒劃過天際,金色的天羽箭刺向小姑娘的額頭中。

    小姑娘身影如一團火般的燃起。

    密密麻麻的天羽箭飛來。

    那團火紅的身影沖破箭羽,沖向天際。

    天空中,落下黑色的巨鷹尸體,以及戴著各色面具的人的尸體,他們的身體都被紅木劍刺穿,沒了呼吸。

    火光沖天。

    城中的房屋盡毀。

    只有那個小小的身影一直在戰斗,一直一直的在廝殺......

    “嗯——”上官靈狐被那血腥的場面驚醒,頭有些痛的睜開了雙眸。

    額頭的汗淌下,一個柔軟的帕子撫上,將她額頭的汗擦掉。

    上官靈狐轉頭,便看到紫衣男子此刻正坐在床邊給她擦額頭的汗,他的一只手握著她的一只手,有內力,緩緩的送人她的體內。

    “做噩夢了?”男子聲音沙啞,手中的帕子極其溫柔的擦了擦上官靈狐鼻尖的汗水。

    彼岸花的花香傳進上官靈狐的鼻尖中,讓她狂跳的心頓時安穩下來,這感覺,太過熟悉,這氣息,讓她很安寧。

    “我,怎么睡著了?”上官靈狐動了動有些綿軟的身子,想起身。

    “不要動,你元氣沒有恢復,容易再次昏迷,還是老實的躺在床上比較好?!蹦蠈m凌霄擔憂的用手將她按住。

    上官靈狐望著天花板,動了動自己的腿腳,發現真的很疲軟,看來,這次傷的真的厲害了。

    “哦——”上官靈狐老老實實的躺著,許久,開口問道:“我相公和孩子們來了么?”

    南宮凌霄眼眸暗了幾分說道:“白狐不是你的相公,我才是,白狐是我們的小師叔,你最好離他遠點兒,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面?!?br />
    南宮凌霄恨得牙癢癢,沒有想到小師叔這么的陰險,明知道小狐貍是他的,還將人藏到白狐崖四年,害得他們天南海北的尋找。

    “什么?小師叔?你是不是弄錯了,要不是白狐,我早就死了,是他救了我?!鄙瞎凫`狐可不認為白狐是什么小師叔,她只知道白狐為了自己能變成人,將自己的一身修為都給了自己,結果自己變回了白狐,這份救命之恩,她一定要報。

    “誰也沒有逼著他救你,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分開四年!”南宮凌霄不悅的瞪了床上的少女一眼。

    心里很酸很酸的。

    上官靈狐看著天花板,嘆口氣說道:“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在他沒有變回人之前,我不會和你結婚的?!?br />
    上官靈狐篤定,一定還有別的辦法讓白狐變成人的,大不了再去一趟魔域森林,她相信事在人為。

    “呵呵,你不和我圓房,他永遠都只會是只狐貍!”南宮凌霄咬著牙說道。

    “不可能!”上官靈狐終于有了反應,大眼睛瞪向南宮凌霄。

    南宮凌霄看到上官靈狐嘟唇生氣的模樣,禁不住低下頭,直接親了下去。

    “唔——”上官靈狐瞪圓眼睛,這特么的,話不對頭就來親的么。

    小拳頭攥緊,朝著南宮凌霄的胸口捶去。

    可惜,此刻的上官靈狐手腳發軟,又大腦缺氧,最后,竟然閉上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哼,老實了吧!”南宮凌霄高興的將自己的唇瓣從少女的唇瓣上離開,看著少女殷紅的唇,南宮凌霄笑了。

    她是他的,永遠都是。

    她終于長大了,終于可以和自己攜手闖天下了,這一世,他不會再放手,要用所有的溫柔將她融化進自己的血液中,他要讓她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上官靈狐這次睡得很安穩,沒有再做噩夢,再次醒來,窗外已經是是深夜時分。

    月光灑在床邊,照在紫衣男子的臉上,讓他白皙的臉上鍍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上官靈狐伸手,觸碰了一下熟睡中少年的臉頰,輕輕的,小心的觸碰。

    男子的眼睫毛很長,眉毛很濃很好看,鼻梁筆挺,唇瓣緊抿著,胳膊抱著她,而她確實整個窩在男子的懷里,臉對著臉。

    “醒了!”男子沙啞的嗓音忽然響起。

    上官靈狐伸出的手如觸電般的縮了回來。

    男子勾唇,伸手握住了少女纖細的小手,軟軟的,滑滑的,很是溫暖。

    “嗯,我餓——”上官靈狐老實的說話,她是餓醒的,從來沒有這么餓過。

    南宮凌霄起身,掀開薄被,穿上鞋子,打開臺燈,去了廚房。

    上官靈狐看著床頭的臺燈,思緒漸漸的飄遠。

    這些日子的生活印在腦海中,這些現代化的東西,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所以,她之前在空間里找回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一個筆記本中,記載了很多她之前的那個世界的事情,包括這些電器設備。

    在她的凰戒中,有專門用來發電的發電機,有一座現代化的城堡,有一座古代的城堡,還有一座古樸的四合院,有古代的房屋,有現代的房屋......

    空間里,應有盡有,四年的時間中,空間又擴大了無數倍,就連她自己都無法丈量出空間的面積了。

    如今,傍身的空間失靈了,她該怎么辦?該何去何從?

    門被從外面輕輕的推開,換了一身睡衣的南宮凌霄端著飯菜進來,默默的將飯菜擺在桌子上,又走到床邊將床上發呆的少女抱起來,洗漱。

    洗漱完畢,又將人抱到桌子邊,給少女喂飯。

    上官靈狐思緒飄遠,等到吃飽才回神。

    “你怎么還在這里?”上官靈狐秀眉擰了一下,不悅的看著南宮凌霄手里的水杯,這水杯是她的,怎么被這個男人端著呢?

    南宮凌霄揚了揚手里的水杯道:“你神游去了,連水都不知道喝,我喂你喝水啊,干嘛要走,我是你相公,是要睡在一張床上的!”

    說著,將水杯里的水噙在口中,俯身親上少女的唇。

    上官靈狐眼睛再次瞪圓,心里罵著娘,可是身體卻很誠實的將男人送進口里的水給咽了下去。

    書客居閱讀網址: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