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重生青梅逆襲記 > 第186章 砸傻了吧
    白雪已經沖過來了,可她力氣小,根本就扶不起手腳癱軟的甄語。

    還是韓驕陽和傅宇跑過來,七手八腳的將甄語弄到了韓明月的后背上,幾人在他身后幫忙扶著,將甄語背回了韓家。

    那些男生沒有跟來,小伙伴們心急甄語的傷勢也沒心思多管。

    白雪上前拉門,韓家無人,門鎖著。

    “去衛生所!”韓明月果斷地道,轉身就要走。

    他本來是想著,商店離他家近,先讓韓父看看。

    但既然父親還沒有回家,那就得趕緊送甄語去就醫!

    結果就在他轉身的瞬間,耳邊突然傳來甄語的聲音,“明月!”

    接著甄語便收緊手臂摟住了他的脖子,韓明月不由得腳步一滯。

    “你醒啦??。?!”白雪驚喜地叫道。

    “太好了!甄語你沒事吧?”韓驕陽和傅宇也開心不已。

    甄語沒理會別人,直接對韓明月耳語道:“帶我去你家?!?br />
    韓明月喉頭哽了哽,才道:“好!”

    他一邊轉身,一邊吩咐弟弟,“驕陽,去開門!”

    “哎!哎!”韓驕陽立即答應著上前去開鎖。

    韓明月直接將甄語背到了他的房間,給她脫掉鞋子,讓她平躺在床上。

    然后俯身看了看她的頭部,發現被砸到的地方有些青腫,一些破皮的地方滲出的血,已經干涸在皮膚上。

    “很疼吧?”韓明月伸了伸手,卻沒敢碰觸甄語的傷口??伤植幌胱唛_,索性便坐在床邊。

    ——

    小伙伴們也都圍在床前不停的問候著,白雪的秀眉蹙得緊緊的,“小語你疼不疼?都出血了,肯定很疼吧!”

    “你這不廢話嘛!用那么大個磚頭兒砸你,你能不疼?!”傅宇白了表姐一眼,“咱們是不是得給小語上點兒藥,包扎一下???”

    “我覺得是得上藥!”韓驕陽附和道,然后轉身就往門口兒跑,“我去找藥箱!”

    很快,韓驕陽就提著藥箱返回了。但他和傅宇對視一眼后,二人又一起看向白雪,最終三個人誰也沒敢動手。

    因為從進屋到現在,無論眾人說些什么,甄語都一直沉默著。

    她雙目無神望著天花板的樣子,令小伙伴們很是擔心。除了韓明月一直在盯著她受傷的地方出神,其他三人紛紛用眼神交流起來。

    傅宇看向表姐:“甄語不會被砸傻了吧?!”

    “應該不能吧?!”白雪的眼神兒不太堅定……

    韓驕陽手口齊動的比劃了一下,“她剛剛在外面不是還說話了嗎?”

    “是??!是??!”白雪猛點頭。

    傅宇疑問的眼神掃過去,“那現在怎么回事???”

    “你問我!我問誰去???!”韓驕陽聳肩攤手。

    “問問你哥??!”傅宇朝韓明月努了努嘴,翻了個白眼兒,“你哥沒被砸怎么也跟傻了似的?!”

    韓驕陽剜了傅宇一眼,呲了呲牙,“你哥才傻了呢!”

    就在韓驕陽和傅宇差點用眼神廝殺起來時,客廳傳來了韓父和韓母的聲音。

    “誰在家呢?怎么不開燈???”

    “太好了!我爸回來了!”韓驕陽一蹦三尺高,一下就躥出門去。

    ——

    “爸!你快來看看小語!她受傷了!”

    “什么?”韓父嚇了一跳,瞬間就聯想到了劫匪,“她人在哪兒呢?”

    韓驕陽扯著父親的袖子就往韓明月房間帶,“在我哥那屋呢!你快跟我來!”

    韓母也急忙跟了過去,一進屋就發現小小的房間里,或坐或站的有好幾個人在。

    白雪和傅宇一見韓父進屋就連忙避到了墻角兒,韓父走到床邊推了坐著的大兒子一把,“你想什么呢?快點兒讓開!”

    韓明月這才驚醒過來,連忙站起身來避到床尾處,靠墻而立。

    韓父一眼就看到了甄語頭上的血跡,然后便看到了甄語臉上的表情,這個表情……

    韓父顧不上多想,連忙喚道:“小語?只傷到頭了嗎?小語?小語!”叫到最后,韓父不得不上手推了推甄語。

    終于回魂兒的甄語愣愣的轉過頭去,結果轉的太快,她只覺得眼前猛的一花,整個腦袋里好像都盛滿了漿糊,雙眼暈成了蚊香……

    “頭暈?”韓父見狀問道。

    “嗯!”甄語剛答了一聲,下一秒暈車的感覺就浮了上來,連忙抬手捂嘴,“嘔!”

    待她閉著眼睛將惡心的感覺強壓下去后,韓父才道:“應該是輕微腦震蕩。除了頭上,還有哪兒傷著了?”

    “沒有了!”白雪及時接口答道。

    “嗯?!表n父點點頭,看了看幾個孩子,目光最后鎖定了韓驕陽,“到底怎么回事?!驕陽你來說!”

    大兒子剛才就傻了巴幾的,現在眼神兒也依舊是直勾勾的,明顯指望不上的樣子!韓父只好點名小兒子。

    ——

    韓驕陽抖抖索索地蹭到父親身前,一五一十的將事情還原了出來。

    “你們可真行??!小兔崽子!”韓父氣壞了,狠狠一巴掌扇到了小兒子頭上,“敢特么敢打群架啦!???你咋不上房揭瓦吶?!”

    韓驕陽硬挺著挨了一下子,他不敢躲,但卻低聲咕噥道:“我要那玩意兒有個屁用!”

    韓父怒極反笑,看向韓母道:“你聽聽!聽聽!都敢跟他老子頂嘴啦!以后你不許慣著他!”

    韓母沒當著孩子反駁,只白了韓父一眼,沒放聲。

    韓父卻又將炮口轉向了大兒子,“還有你!韓!明!月!我可真沒想到??!居然是你挑的頭兒!”

    一聽韓父喊哥哥全名,韓驕陽差點嚇尿了!

    完了!等會兒人都走了,他和哥哥肯定逃不過一頓‘毒打’!

    “你趕緊把小語的傷口處理一下!”韓母及時滅火,“剩下的事情呆會兒再說?!?br />
    韓父收了聲,轉身給甄語消毒包扎。

    韓母這才沖幾個孩子說道:“你們幾個,都跟我出來!”

    四個人灰溜溜地跟在韓母身后向房間外走去,韓明月走在最后。臨出門前,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卻被韓父狠狠瞪了一眼。

    “你們倆去沙發那兒等我!”韓母將兩個兒子攆走后,才對傅宇和白雪笑了笑,“小語的傷沒有大礙,放學也挺久的了,你們就早點回家吧?!?br />
    “嗯!”表姐弟倆一起點頭,很有眼力見兒的離開了韓家。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