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馬上超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詭異
    蠪侄甩動剩下來的7個狐貍腦袋,猛然擰成一股,像是麻花一樣,扭轉在一起,隨后猛擊轟殺過來的盤古巨斧。

    轟——!

    雙方猛然一撞,就發生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巨大威力,炸得虛空紛紛破碎,如同碎玻璃一般,碎了一地,虛空亂流從中鉆出,到處飄飛。

    但下一秒,破碎的虛空就被神秘的未知力量給抹平了,就好像虛空從來沒有被破開。

    這一擊猛撞,盤古巨斧飛旋而回,落入惡來高高舉起的手中,反觀蠪侄那邊,卻是7個狐貍腦袋直接被巨斧一擊砸斷,足足有6個腦袋掉在了地上!

    “嚶···”

    只剩下最后一個狐貍腦袋的蠪侄,再也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戰斗,惡來渾身再次迸發出大量的血滴子,比之前的更多、更密集。

    “嗜血·沸騰!”

    密密麻麻的血滴子遮蔽了這片天空,沖向地上幾個斷開的狐貍腦袋,這些腦袋盡皆化作一團血光,被惡來吸收入體。

    “啊——!”

    惡來像是吃了一枚十全大補丸,發出心滿意足的感嘆聲,當他低下頭的時候,眼中幽光閃現,正是血紅一片。

    “殺!”

    惡來再次出手,想要全力一擊,斬殺蠪侄,就在這時,異變突發,地底突然鉆出來無數條小觸手,把飛襲而來的惡來整個圍住在半空之上!

    “不好,這頭怪物竟然恢復地這么快!”

    惡來大吃一驚,身下全是到處揮舞的小觸手,這么多的小觸手把他整個身體一圈一圈不斷纏繞起來,包成了一只大粽子。

    “嗜血·沸騰!”

    故技重施,無數血滴子再次噴出,將這些小觸手全部擊穿,分割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碎肉殘渣。

    蠪侄猛然一撲,伸出冷厲的爪子,一爪就把惡來胸口抓出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子。

    一共5條血口子出現在惡來胸膛上,深深的血痕內,連骨頭都能看到,深可見骨的傷勢,直接重創了惡來。

    “唔?!?br />
    惡來皺著眉頭,立即退卻,即便血滴子回歸體內,也無法補充他現在的傷勢,傷得實在是太嚴重了,惡來也不可能無限戰斗下去。

    畢竟,世間萬物都要遵守能量守恒定律,無論惡來怎么補充,他都要消耗掉分化出血滴子的那一份體力,這部分消耗掉的體力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恢復過來的。

    否則,惡來只要一下跳入大戰的軍隊當中,血滴子一開,就能立于不敗之地,世上不會出現如此變態的怪物。

    惡來瘋狂逃竄,身后血滴子跟著他一路,一滴滴飛入體內,修復著他身上的傷勢。

    而身后,蠪侄狂速追了上來,一人一怪展開大逃殺,惡來利用地形、周圍的宮殿群,一直躲避著蠪侄的追殺,偶爾避不過了就會強行去擋下蠪侄的猛攻。

    但蠪侄越打越心驚,它突然意識到了一點,即使惡來體力消耗過大,它只會消耗更大,因為它想要修復九條尾巴的損傷,還要重新凝聚出狐頭,這么多所需要的能量可是海量。

    它被鎮壓在洛陽地底將近200年的時間里,一直都被道家大陣阻隔它對天地元氣的吸收,這就導致它一直處于極其衰弱的狀態。

    短時間內,它可以無所謂與惡來大戰一場的消耗,但如果強襲戰變成了消耗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直都沒能恢復過來的蠪侄,根本經不起消耗戰的巨量消耗,很快的,它的速度放緩了許多,甚至都有點跟不上惡來的速度。

    惡來也同一時間發現了這一點,突然整個人停在原地,眼中精光一閃,眼神死死盯著蠪侄,像是在思考著什么事情。

    蠪侄也跟著一塊停頓下來,整個細長的身體微微彎曲著,變作隨時進攻的戰斗姿勢,最終發出嗚嗚的威脅響聲。

    “怎么?你這頭畜生,還想要找死不成?”

    惡來挑釁著看了一眼蠪侄,繼續說道:“我看你體力有點跟不上了吧?”

    “不如我們就在這里,再戰一場,以此來決定,誰才能最終從這里活著走出去!”

    說罷,惡來身體前傾,化作離弦的利箭,刷的一聲,飛襲蠪侄而去!

    蠪侄受了驚嚇,身體上一根根狐貍毛全都炸了起來,根根豎立,一下子就跳出了戰場的中心,躲到了一邊,惡來還想要追上來,蠪侄隨即逃開,只是臨走前,它深深看了一眼惡來,眼中滿是兇光。

    蠪侄不甘心地離去后,惡來等了有一會兒,確定蠪侄不會殺個回馬槍,這才放下全身的警惕,整個人癱倒在地上,如同一灘爛泥,一點都不想動彈了。

    他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眼神沉重不堪,整個人直接睡過去。

    另一頭,趙云、高順、公孫瓚帶著馬超、劉協,在白馬義從的護衛下一路逃竄,終于逃到了崇德殿處。

    此時的崇德殿,周圍一圈全是血紅色的殘渣,仔細看去,這才發現都是人類的手臂、腿腳、胸膛、頭顱,只不過都太細碎了,甚至有很多軀體看起來像是被絞肉機絞過一般,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大灘爛泥碎肉。

    “嘔!”

    眼前的場景,著實惡心到了不少人,空氣里全是腥臭無比的氣味,不斷刺激著他們的大腦神經,這種氣味實在是太惡心人了,甚至有好幾個士卒一直都在嘔吐,連隔夜飯都給吐了出來。

    最后,他們吐著吐著,實在是沒什么好吐的了,干嘔幾下,最后連黃色的膽汁都給吐了出來,嘴里全是苦味。

    趙宇無法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景象,他喃喃自語道:“這里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知道董卓這個人,雖然表面上董卓很殘暴,也會利用吃人頭、喝人血的方式來迫使對手瓦解意志力,但董卓畢竟只是一個人,而不是惡魔,所以絕對做不到眼前的這幅場景。

    更何況,就算董卓想要做出來這種事情,但他手底下的士卒們可沒有這個本事。

    所以,董卓第一個排除出去,剩下來還有誰?

    朱儁?皇甫嵩?盧植?還是劉辯?

    白馬義從軍剛從北邙山出來的時候,就遇到了朱儁的部隊,隨后朱儁有著自己的事情要做,就和馬超軍分道揚鑣,分頭行動。

    皇甫嵩和盧植都是儒將,也是名動一方的名將,也不可能做出這種極其損傷自己威望的事情。

    最后就剩下劉辯了,此子就算有這個想法,但也沒有這個能力,畢竟涼州軍可不受他掌控。

    不對!

    趙云思慮一番,突然想起幾個人,正是烈玄、烈怒、烈火,烈焚已死,烈燃還在洛河水關昏迷著。

    “難道是烈玄他們干的事情?”

    正在趙云等人思考眼前問題的時候,遠處,狂奔過來數百騎騎兵,軍旗上寫著“曹”“夏侯”等字樣,正是曹操軍過來了。

    曹操一馬當先,遠遠就看到了正坐在崇德殿門口階梯上休息的趙云等人,立即趕過去,翻身下馬,抱拳說道:“趙將軍,馬將軍在哪里?還望告知?!?br />
    他說著說著,鼻子尖一動,隨即循著刺鼻的腥臭味,看到了腳下踩著的一小團碎肉。

    “嗯?這是什么?”

    曹操俯下身,用手指尖輕輕捻起一丁點的碎肉,還放在鼻孔上細細聞了聞。

    “嘔!”

    趙云再也忍不住了,之前吐了出來,嚇得曹操一大跳,立即一蹦彈,往后頭一跳。

    曹操奇道:“趙將軍,你這是怎么了?身體不好嗎?”

    趙云還在吐著,無法應答,只能擺了擺手,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手指一點遠處,勉強說道:“曹將軍,你往遠處看,對,就是那里,你看到了什么?”

    “嗯?”

    曹操順著趙云手指頭點的方向望過去,滿地的殘尸碎肉,他一開始竟然還沒能注意到。

    這下子發現了,再低下頭,看著手指尖上還殘留著的一點點碎肉,這才知道自己剛才都干了些什么變態事情。

    “這,這,這···”。

    曹操胸口處仿佛有千軍萬馬在呼嘯奔騰著,盡皆往喉嚨口的位置竄過去,想要全部吐出來。

    他狠狠壓下內心的惡心感,猙獰著面容,狠聲道:“趙將軍,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