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誅天之拳 > 第二百四十八章:峰主席位
    石軒并不懼怕身邊的其他師兄弟崛起,相反他更希望自己的宗門能夠得到全面的提升,在未來天華宗需要面臨無數的考驗,如果宗門無法繼續足夠的力量,很難面對不斷崛起的拜月宗和其他勢力。

    其次他對自己也有著巨大的信心,即便自己的諸多競爭對手實力越來越強,也只能不斷的激發他的斗志,幫助他強大起來。

    靈師的前路很多地方都已經中斷,想要在未來走得更遠,每一個靈師都得摸索著前行,到了后面的道路全靠自己,如果無法開辟出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將來的成就必然有限。

    石軒到了現在深有體會,每一個靈師的情況都不一樣,這也決定了道路的不同,他想要走上絕巔,就必須開創出屬于自己的一條道路,元素融合功法對他來說絕對是一條史無前例的道路。

    他如今通過后天的功法初步完成了對雷元素的感應,他相信到了今后,必定能夠進一步強化對雷元素的掌控,徹底的成為三系靈師,甚至在未來領悟更多的強大元素,石軒深刻的意識到了每增加一種元素,融合威力都要提升不少,將來要是能夠在融合幾種威力巨大的元素,他功法的威力將能夠達到絕巔,能夠比擬大陸之上任何的一種神術。

    雖然現在困難重重,但是在未來他有絕對的信心,他自身的金元素如今還沒有徹底的覺醒,他相信到時候,元素領域的結合,許能夠讓他走向更高的高度,這是前人沒有走過的特殊道路,他現在成為了探索道路的先行者。

    石軒這些日子要么忙著提高自己的雷系功法,要么忙著幫助凰天曦積攢能量,不塌盡快的完成蛻變。

    凰天曦這些日子,乎每天都有著巨大的變化,他的身軀成長極快,身形龐大了很多,身體內的血脈之力得到了相當大的強化,石軒恨不得將自己收藏的高階靈材全部喂給他,讓他趕快的成長,這樣的待遇連紫翼狂獅都羨慕的不得了。

    在天華宗的這些日子過的極快,靈師的生活和世俗不同,很多人甚至為了一次感悟,費數天的時間打坐靜心的修行,時間仿佛瞬間就從身邊溜走了一般。

    時間一長,石軒甚至有些懷念當初的日子,那時候眾多的師兄弟們沒有間隙,齊心合力的對抗丹陽帝國,在那段時間之內,他們雖然過得艱苦,到那時感情深厚,不用想現在這樣為了權力相互防范。

    石軒也突然想起了韓云逸兄妹,想起來他們之間分開已經很久了,自從他們回歸中州之后,這些年一直沒有他們的消息,石軒也很想念他們。

    要不是他現在晉升長老,諸多宗門事務纏身,他早就想去中州游歷一番,一來是為了看望中州的一些朋友,二來也想見識一番傳說中的鑄劍城,那里作為天下靈鍛師的圣地,或許有著特殊的傳承,他或許能在那里的到一些啟發,幫助他走出自己的道路。

    “一定要找時間去中州走一走,這些年自己一直在西南大陸活動,還沒有見識過中州的遼闊疆域,火神山我也要走一走,那里或許還會有傳說中的神火,要是能夠再度得到一枚火焰之核,書涵家族的詛咒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石軒獨自一人想了很多。

    第二天,當他在鍛造坊準備開工鍛造的時候,突然趙灼急急忙忙的跑來說道:“石軒,快跟我來,姜師兄和戴師姐回來了”。

    石軒放下鍛造工具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姜師兄的確離開宗門太久了,他回來的確要去接見一番,石軒跟著趙灼來到了天華峰,這時候不少的宗門弟子都前來迎接,以大師兄的威望,還是有著很大的影響,就連林子虛都親自前來迎接。

    石軒他們在廣場等候,不一會兒兩道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正是姜玉恒和戴夢璃。

    林子虛主動上前說道:“子虛恭迎姜師兄歸來,許多日子未見,姜師兄風采依然,戴師妹也是神采奕奕”。

    “子虛,我們兄弟之間不需要這些俗套的禮節,咱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這樣的情義比什么都重要”,姜玉恒平淡的說道。

    “是啊,現在長大了,林師兄反而見外了,小時候我們之間可沒有這么多的禮節”,戴夢璃說道。

    “雖說如此,但是現在師兄也算是一方皇主,身份尊貴,該有的禮節還是需要的”,林子虛說道。

    “姜師兄、戴師姐,好久不見,歡迎你們歸來”,石軒、趙灼三人也走上前來說道。

    蘇成和其他核心弟子也紛紛上前恭賀,姜玉恒說道:“各位師弟不必客氣,這些年要是沒有大家的幫助,我也不可能完成復國大任,應該是我向你們至謝才對”,姜玉恒溫和的說道。

    “師兄,為何你甘愿放棄丹陽帝國的皇權,要知道這可是花費了巨大的心血才完成的?”林子虛問道。

    “皇權誘惑雖然大,但是我自幼在天華宗長大,天華宗才是我的家,丹陽帝國雖然和我有著莫大的根源,但是畢竟只是恩怨的延續,如今姜丙坤和他的亂臣罪子已死,我和丹陽帝國的恩怨已經徹底的終結,我也該為自己的理想好好的拼搏一番了,我從未忘記自己是一個靈師,靈師的巔峰才是我畢生追求的夢想”,姜玉恒說道。

    “如今天華宗面臨拜月宗和其他勢力的威脅,姜師兄和戴師姐回歸,也是巨大的助力啊”,蘇成說道。

    “不錯,既然姜師兄回歸宗門,我也該向師傅請命,將天華宗日常管理的權力交到師兄手中”,林子虛說道。

    “林師弟客氣,我這些年一直在丹陽,對宗門事務插手很少,對局勢也不明了,既然師傅將管理宗門的眾人托付給你,還是由你把握較好,你處理宗門事務已久,比較熟悉宗門的運作,相信你比我更適合”,姜玉恒拒絕道。

    “是啊,林師兄,這次南征可以說讓宗門名聲在外,以你現在的威望,怕是無人不服,管理宗門事務的擔子還是由你負責吧?”戴夢璃也說道。

    “既然師兄相讓,我也就不推辭了,這次師兄和師妹回歸,天華峰教導諸多弟子的責任,也終于能夠有人分擔了”,林子虛說道。

    “放心吧,我和夢璃會幫你分擔教導弟子的重則,你也好安心的管理宗門事務”,姜玉恒雖然這些年一直在丹陽帝國,但是對宗門之內的情形還是比較的了解,它并不像破壞宗門的寧靜,也不眷戀權力,否則他也不會輕易禪位,將皇位讓出。

    在眾多弟子的迎接之下,姜玉恒再度回歸,他在這里才能找到家的感覺,畢竟這二十多年來,他都是在這里長大,他早已將這里當成自己的家。

    姜玉恒的歸來讓很多核心弟子預感到不安,不少人擔憂他和林子虛之間的斗爭持續加劇,但是當他們看到姜玉恒溫和的和林子虛交談的時候,他們下意識到,姜玉恒的歸來并非是為了爭奪宗門繼承權的。

    當然也有很多的弟子不自然,畢竟這些人原本是姜玉恒身邊的紅人,此刻卻效忠于林子虛,他們看到姜玉恒歸來,心里的確不舒服。

    天華峰之內,新人弟子極多,即便蘇成選走了一大批優秀弟子,依然還剩下很多的弟子,林子虛雖然也招募了大批的弟子,但是他事務繁忙,很多時候教導弟子的責任都由其他長老完成,姜玉恒的回歸,無疑可以幫他承擔了很大的壓力,他再也不用,在教導弟子和處理宗門事務之間徘徊了。

    雖說林子虛一直暗中提防姜玉恒的勢力發展,到那時他們三人畢竟是從小一只長大的兄弟,他內心也不想和他為敵,前提是他不能威脅道自己的繼承者地位。

    很快天華宗之內傳出消息,林子虛對十大峰的首徒傳來了這樣的提議,那就是想要在十大峰的基礎之上,再度開啟三座山峰,也算是勢力擴大的需求,至此天華宗也由十大峰變成了十三峰,在未來甚至準備繼續擴大規模。

    消息一傳開,宗門之內一下子炸開了鍋,雖然石軒他們早有意料,之前十大峰早已人滿為患,想要繼續擴大宗門實力,重新開辟山峰勢在必行,這也是宗門強大的體現。

    不過這只是林子虛的初步提議,他目前還沒有權力做這樣的決定,此事必須要戴天德和諸多老一輩長老,討論之后才能做決定,不過他既然敢在現在這個階段提出,必然有著巨大的底氣。

    但是如此一來多出來的三位峰主,勢必讓宗門之中的其他核心弟子爭斗得頭破血流,峰主的地位在宗門之中相當的巨大,能夠成為峰主的長老,勢必有著強大的實力和影響力,否則不足以服眾。

    這樣一來,天華宗之中一下子開始變得熱鬧起來,就連姜玉恒和戴夢璃都感覺猝不及防,林子虛的突然提議一下子引爆了整個宗門。

    為此,林子虛傳來消息,將在十天之后召開宗門大會,凡是沒有閉關的長老都要參加,包括十大首徒,他將在大會之上公開討論此事明知要決議通過,他將稟名掌教開始任命三個全新的峰主。

    雖然宗門發展壯大,擴張勢力勢在必行,但是如果處理不當,必然造成核心弟子之間全面展開暗中的爭斗,畢竟峰主的地位干系重大,很多覬覦權力的核心弟子,勢必卷入權力的旋渦。

    石軒和趙灼三人此刻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林子虛如此倉促就宣布了此事,甚至都不準備等待戴天德掌教出關,他的這一招的確出人意料,如此一來凡是準備競爭峰主的弟子,都必須暗中討好林子虛,誰也不敢輕易得罪于他,否則峰主之位必然難保。

    趙灼開口說道:“林子虛此刻公布這件事,一定會讓諸多弟子之間打破了頭顱,峰主的誘惑之下,任誰都難以放棄”。

    “是啊,如此一來無論是蘇成、云逸軒、柳茹月等人勢必都要暗中討好他,他自己的地位,倒是可以得到很好的鞏固了,可是諸多弟子圍了爭奪峰主之位,必然大打出手,這對宗門來說極其不利”,鐘靈說道。

    “我估計他也是因為擔心姜師兄歸來,威脅他的地位,他著急公布此事,也是為了獲得足夠的支持,阻止姜師兄翻身”,石軒說道。

    “看來他并不放心姜師兄啊”,趙灼說道。

    “那我們怎么辦?難道我們也要為了峰主的地位,去討好他嗎?”鐘靈說道。

    “區區一個峰主的席位,我還不放在眼中,我只是擔心諸多弟子之間心生嫌隙,導致宗門之內不在團結”,石軒說道。

    “石軒以你的實力和威望,三個席位爭奪其中一個那絕對手到擒來,你就這樣放棄了?”趙灼問道。

    “我當初是杜春華師傅留下來的,是他給了我留在宗門的機會,一日是靈鍛堂的弟子,終身都是。即便只是一個普通長老,我也愿意留在靈鍛堂,師傅當年的恩情我絕對不會忘記”,石軒說出自己不準備競爭的緣由。

    “可是要是蘇成他們都成了峰主,咱們幾個日后還見人嗎?”趙灼擔心日后他們幾人地位堪憂。

    “如果你有心爭奪峰主地位,我可以支持你”,石軒平和的對趙灼說道,在石軒眼中早已將他當做兄弟,以趙灼的實力,雖然或許不是蘇成的對手,但是也不在云逸軒之下,三個席位爭奪其中一個大有希望。

    “石軒,其實我也對峰主之位毫無興趣,只是有些不甘心罷了,我一直認為你才是最佳人選”,趙灼說道。

    “罷了,師傅當年之所以,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我,那是因為當初看上了我的靈鍛天賦,他希望我能繼承靈鍛師的衣缽,將這一脈發展壯大,師傅對我恩重如山,我不想辜負師傅的一番苦心,靈鍛師的道路任重而道遠,但是我會一直走下去”,石軒神情堅定的說道。

    “既然你的志向在此,我們也就不再執著了,只希望林子虛到時候不要太過分,否則就算他執掌天華宗,我也不會聽命于他”,趙灼性如烈火。

    這十幾天之內,天華宗之中可謂是暗潮洶涌,蘇成、云逸軒、柳茹月等核心弟子相繼展開了暗中的較量,開始花費巨大的代價,拉攏其他希望較小的核心弟子,希望取得他們的支持。

    為此宗門之中的派系之爭開始浮出水面,由于石軒并不想插足峰主爭奪,蘇成三人也就成了最熱門的人選,他們為了獲得更高的支持,早已幾乎撕破了臉皮。

    姜玉恒回來之后,原本和戴夢璃安心教導弟子,可是突然之間他們也感受到了暗潮的洶涌。

    “師哥,林師弟這突然之間的動作,一下子引爆了宗門之中隱藏的矛盾,派系之間的爭斗現在不可挽回了?”戴夢璃擔憂道。

    “看來,師弟一直都在提防著我,他是擔憂我的回歸,對他的地位造成威脅,他這么做無疑為了獲得,其他三個新任峰主的支持,進一步壓制我在宗門的影響”,姜玉恒早已看穿。

    “林師弟他…”戴夢璃想不到曾經親密無間的師兄弟三人,如今關系如此的尷尬。

    “現在的他極度渴望宗門的權利,在他的心中我再也不是那個可以幫助他的師哥,而是他最大的威脅”,姜玉恒有些落寞。

    “那,你甘心這樣拱手讓出繼承者的位置?”戴夢璃問道。

    “如果換做三年前,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但是現在的我并不眷戀掌教之位,在我的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和你在一起,什么皇權、什么掌教之位我絲毫不在乎”,姜玉恒說道。

    “真的嗎?”戴夢璃深情的看著他。

    “等師傅出關,我讓他老人家給我們主持婚禮,我承諾你的,我一定要辦到,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姜玉恒將戴夢璃擁入懷抱……

    在林子虛的住所,趙天虎等親信都在忙著幫他處理宗門事務,趙天虎說道:“林師兄,這次你突然爆出的消息,徹底引爆了諸多核心弟子的矛盾,蘇成、云逸軒、柳茹月等人暗中爭斗到了極點,紛紛開始拉攏其他較弱的一些團體,宗門之中派系之爭已經浮出水面”。

    “那姜師兄、石軒他們反應如何?”林子虛停下手中的事情,看著趙天虎說道。

    “姜師兄平靜如水,看不出有何動作,石軒三人一如既往,似乎對這次峰主之位毫無興趣?”趙天虎說道。

    “難道一個峰主的地位都吸引不了他們?”這樣的結果似乎超乎他的意料。

    “我也不明白,要知道如果石軒想要出手的話,三個席位爭奪其中一個易如反掌,但是他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這我也不理解”,趙天虎說道。

    “原本我計劃的三個峰主之中,他是其一,其他兩個落在蘇成和云逸軒之手。這樣一來他們三人相互爭斗,互相制衡,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我的地位,姜師兄我會給他安排一個特別的職位,讓他游歷在權力之外,想不到石軒居然不為所動?”林子虛難以置信。

    “如此一來,三個長老席位似乎就只能是蘇成三人了?那石軒三人如何處理?他們這些年的功勞和實力絲毫不弱于蘇成三人,如果你不作出表示,恐怕暗中支持他們的弟子會心生不滿”,趙天虎擔憂道。

    “或許到時候我要和他們談一談,否則以他們的實力,要是連一個峰主席位都沒有的話,的確難以讓弟子信服?”林子虛說道。

    “那姜師兄和戴師姐如何安排他們的席位?”趙天虎問道。

    “宗門之中三大遠古宮殿的長老年事已高,他們雖然地位尊崇,但是遠離權力核心,我準備讓姜師兄接任太玄殿長老,這里乃是宗門的核心機密要地,掌控著宗門重大的機密,需要實力強大的長老負責,太玄殿長老職位,僅次于宗主和刑獄堂堂主,也算是對得起姜師兄的身份”,林子虛說道。

    “太玄殿雖然重要,但是在宗門之中,的確屬于賦閑的職務,不到強敵入侵的時刻,根本沒有任何插手宗門事務的機會,這樣一來的確游歷在權力之外,今后也不太有機會插手宗門普通事務”,趙天虎說道。

    “這幾天,你嚴密的監視諸多核心弟子的動向,不要讓他們徹底的打破臉皮,否則造成宗門動蕩就不好了?”林子虛說道。

    “我會注意調和他們之間的矛盾,不讓事態超出我們的預期”,趙天虎說道。

    “這次只要你們幫我執掌大權,你們今后的地位不會在峰主之下”,林子虛說道。

    “多謝林師兄提攜”,趙天虎說道。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