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穿書有你很甜 > 第32章 隨風潛入夜
    入夜后,李皚曉和陳育金兩人身穿黑色的夜行衣,成功融入黑夜里,等待著行動的最佳時機。

    像是老天爺有意襯托氣氛似的,此時夜深人靜,月黑風高,連路燈都適時壞了幾盞,攝像頭都突然壞了幾個。

    巡邏的保安:那邊好黑,不想過去,萬一有鬼呢?走了走了,明天再找人來修路燈吧!什么,有幾個攝像頭也壞了?沒事沒事,有我在,哪個不要命的敢來搞破壞!

    在此,路燈和攝像頭想趁著保安離開后,悄悄告訴大家:是陳育金動的手!不過不用替它們報仇,因為他這種人自有天收!

    于是,李皚曉和陳育金兩人很順利地潛入了別墅里。

    別墅很大,裝修豪華,家具家電齊全,簡直是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的那種。

    “狗皚,你就在這里,我上樓看看去?!?br />
    沒敢開燈,陳育金頭上戴著個手電筒,低聲對李皚曉說道。

    李皚曉點點頭,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得到回應后陳育金輕手輕腳地快速上了樓。

    李皚曉自然知道一般來說,樓上會比一樓值錢東西多,不過兩人一直都是合作關系,他的優勢是耳靈眼利,適合放風,所以他適合待在樓下。

    而陳育金的優勢是能快速打開各種鎖,動作麻利,適合深入挖掘更多值錢物品。

    兩人結合優勢,分工行動,每次都能順利逃脫,滿載而歸!回到住處后把值錢物品五五分,誰都不吃虧,誰都不占便宜,公平公正,才能合作長久。

    李皚曉在一樓摸索著,幾陣翻箱倒柜之后,終于在浴室里找到了幾沓厚厚的百元大鈔。

    他才懶得去思考為什么浴室里會有現金,俗話說英雄不問出處,金錢不問來路,反正只要錢到手他就滿足了。

    一邊走出浴室一邊用手掂了掂,這里至少有十萬元。

    李皚曉滿足地笑了笑,五五分之后,應該夠買一個包包了。

    于是他拿著錢朝客廳走去,準備專心放風。

    可剛把錢放在茶幾上,他腳下突然一空,腳底明顯踩到一樣凸出來的東西,接著聽到身后有動靜,似乎還有亮光!

    李皚曉猛地回過頭去,便看見墻壁上,一扇小門緩緩上升,直到完全打開,可以容一個成年人進去。

    他馬上意識到,這是一間密室,而他不小心觸動了密室的開關,燈光從里面照出來,廳里變得亮堂了。

    來不及多想,他趕緊沖進去,試圖在被別人發現之前,找到電燈的開關。

    你想想啊,一座無人居住的房子,突然亮起了燈來,不是容易讓人起疑么?

    然而,在李皚曉以為密室里唯一的一個按鈕就是電燈的開關鍵時,他毫不猶豫地按了下去!

    可是,燈卻依然亮著,李皚曉郁悶了,他就不信這個邪!他又反復多按了幾下,可燈就是還亮著,沒辦法他只好放棄了,繼續在密室里尋找開關。

    可惜的是,他并沒有注意到當他按下那個按鈕的同時,密室的小門無聲下降著,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小門已經完全合上了。

    這門一旦合上,就怎么都打不開,連一點點縫隙都沒有,李皚曉雖然又氣又急,但也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引來保安之類的人。

    他拿出手機,上面還有信號,只不過電量已經不多了,出來的時候匆忙,沒來得及充電。

    給樓上的陳育金打了幾個電話,對方都有沒有接聽,不過李皚曉也知道原因。

    做他們這一行的,行動的時候,會把手機調成靜音的,防止有人突然打電話進來,鈴聲響起暴露了自己。

    就連他自己的手機,現在也是靜音狀態。

    于是,他只好給陳育金發了一條手機短信。

    樓上,陳育金收獲頗豐,他在主臥的床底下,找到了一個小小的保險箱,開鎖后,只見里面躺著六塊差點閃瞎他雙眼的金條金條!

    陳育金激動得一塊塊咬過,確認是貨真價實的金條之后,全部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哇,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摸到金條,而且一次就是六根,真是人品大爆發,下半輩子不用愁了!

    不過,一想到這六根金條是要分一半給別人的,陳育金就感到萬分不舍,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

    從小爺爺奶奶就告訴他,他命里缺金,所以名字里才帶個金字,以后是會發大財的。

    不過他一直不相信,因為這28年來,別說發大財了,能解決溫飽問題都算不錯了!

    父親患癌后治療無效去世了,留下了一大堆債務,母親沒有文化只能干一些低薪的工作,每個月工資都用于還款了,根本沒有剩余。

    而陳育金自己,家里沒錢上大學,只好去打工,可是又討厭上班時間不自由,連上個廁所都要被控制時間和次數!于是他一氣之下,就辭職走人了,從此不愿意再上班。

    別說他沒有理想,他的理想當然就是不上班??!

    可是不上班,就意味著沒有收入,無法解決最基本的溫飽問題。于是他和偶然喝酒認識的李皚曉一拍即合,兩人合起伙來干起了不可告人的勾當。

    陳育金把手伸進口袋里摸了摸還沒有被捂熱的金條,臉上笑意滿滿,原來爺爺奶奶沒有騙他,他馬上就可以靠著金子發大財了!即使被分去一半,那數目也還是非??捎^的!

    他帶著滿足感下了樓,卻沒有發現李皚曉的身影,這讓他感到很意外,還有欣喜。

    他表面上在找人,壓低聲音喊道:“——狗皚?狗皚?”

    實際上內心:千萬不要出現!千萬不要出現!最好已經走了!

    陳育金心里已經打好了算盤,只要他沒有找到人,那就不算兩人合作,口袋里的金條就可以他一個人獨享了!

    確定人不在房子里之后,陳育金心安理得地走了,臨走前,還不忘拿上放在茶幾的幾沓現金。

    陳育金邊走邊開心:呵,這狗皚提前走了也不忘給他分錢,真是老實講義氣……且蠢。

    反正,進了他口袋里的金條,他是不會吐出來的。

    到時候,他就去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更名換姓,瀟灑一生,哈哈哈哈……

    密室里,李皚曉真的好想砸門!

    明明聽得到陳育金在外面喊他,他也回應了,可對方似乎完全聽不到他說話?

    李皚曉細思極恐,對方究竟是故意的,還是……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