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狼與兄弟 > 1515 奪取城主府
    天才壹秒記住『』,。

    “什么玩意??!哈哈哈,難受死他現在都把他逼成這樣了,有本事讓他接著出來啊,大家拼一下!他還不是躲起來,像是一個縮頭烏龜一樣!”這一桌子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狂傲的一塌糊涂。

    貢嘎啦從邊上皺了皺眉頭,也沒有說什么,這點人晚上的時候都沒少喝酒,喝完之后,又全都一起去唱歌了,大概凌晨的時候,這些人才回來,所有人都是一身的酒氣,后面的活動貢嘎啦到沒有參加。

    韓羽一身酒氣的回到了房間,打開衛生間的燈,脫下衣服開始沖澡,他一邊沖澡,一邊搖晃著自己的腦袋,整個人出奇的放松,哼唧著小曲兒,看起來心情也是著實不錯,就在他沖澡的時候,他好像聽見了打火機的聲音,他楞了一下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淋浴器,所以沒有當回事。

    他繼續沖澡,然后又聽見了打火機的聲音,這一下,韓羽整個人酒勁兒都清醒了不少,他連忙把淋浴器給關上了,他轉頭,透過玻璃,一只手摸住了浴池下面擺放著的一把手槍,然后謹慎的看著外面。

    “誰!”韓羽從邊上說了一聲,但是外面依舊是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他搖了搖頭,或許是自己太過于多疑了,隨即轉頭,想要繼續洗澡,結果就在他剛剛轉頭的這一刻,他面前居然站著一個人影。

    再自己的房間,自己都把大門鎖上了,突然之間出現這樣的一個身影,韓羽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聲,他手上攥著槍還沒有來得及往起抬槍呢,一把槍口頂住了他的額頭“不想死,就別動?!?br />
    酷b匠◇網首0發

    男子一頭白發,嘴角掛著放肆的笑容,一只手攥著槍,另一只手,抓住了韓羽的手腕,把槍從韓羽的手上也給奪下來了“你好啊,韓羽,你還認識我嗎?”

    韓羽看著面前這個一頭白發,掛著一臉放蕩不羈笑容的男子,痞痞的樣貌,他一臉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王贏,王贏居然就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天??!他是從天而降的嗎!

    看著韓羽吃驚的樣子,王贏笑了笑“有時間,我好好告訴你,我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不經過現在?!緒ww.aiquxs.com】”

    說到這的時候,王贏突然之間抬腿一腳就踹倒了韓羽的小腹,這一下踹的很有力道,王贏好歹也是大老爺們,這一下招呼下去之后,隨著槍托一下子就招呼到了韓羽的腦袋上面,韓羽整個人“咣!”的就是一下,腦袋重重的砸到了邊上的洗手池子上面,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王贏很敏捷的跟上去照著韓羽小腹又是一腳,韓羽隨即一口苦水給吐了出來,他躺在地上,痛苦的開始來回翻滾著自己的身體,王贏看著還在地上躺著的韓羽,他蹲下去一掐韓羽的下顎,把韓羽的嘴給掐開,隨即把手上的煙,直接就扔到了韓羽的嘴里面,他死死的捂住了韓羽的嘴,韓羽痛苦的表情,開始再地上掙扎,王贏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讓他說話,另外一只手,抬拳照著韓羽的小腹就是一下子,這一下子是真的夠結實的,韓羽剛有點掙扎的意思,這一下又不掙扎了,表情十分痛苦。

    王贏看著韓羽不怎么掙扎了,從邊上拖住了韓羽的頭發,拖著韓羽就往出走,走到了浴室外面,王贏再次的搖晃了搖晃自己的脖頸“你個給臉不要臉的,敬酒不吃吃罰酒,逼老子收拾你,好好的家自己不呆著跑到山城來,老子到底要讓你們好好的享受一下,我看看誰還敢再來山城?!?br />
    說完之后,王贏從邊上抄起來了一個凳子,照著地上的韓羽“咣,咣,咣!”的就是三凳子,凳子都給砸的散架了,韓羽滿臉的鮮血,王贏蹲下去,一只手按住了韓羽的腦袋,使勁往地上“咣,咣!”的又是兩下,韓羽這一下整個人直接就暈厥了過去,王贏看著暈過去的韓羽,直接往他的身上吐了一口。

    這個時候的王贏,滿臉的憤怒,沒有一絲嬉笑的表情,看著都讓人覺得有些壓抑,他從邊上再次的給自己點著了煙,盯著韓羽,使勁抽了幾口,隨即從邊上就耗住了韓羽的頭發,韓羽還是赤身裸體的,王贏耗著他的頭發,就打開了的房間的大門,王贏也不敢做的太過分,他也不會要韓羽的命,至少可以用韓羽他們這伙人,來和蔡漢龍手上的劉圣鵬,保持一個協調,至少不會太被動。

    王贏拖著韓羽到了韓羽居住的這個四合院的院子里面的時候,凡驍,鬼無才,胡一林,三人一人從房間里面也拖出來了一兩個人,這些人都是滿臉的鮮血,正是晚上吃飯的時候,還在吹牛逼的一群韓羽的下屬,現在大多也都暈厥過去了,鬼無才他們對他們動手,可是真的不慣著。

    院子里面躺著十來個已經暈厥過去的城主府的守衛,然后再周圍所有的屋頂上,六個鬼魂站在六個位置,縱覽全局,他們一身黑衣,很好的與夜色結合再了一起。

    院子里面還有不少監控,只不過這些監控現在都被貼上了一層圖紙,王贏看著自己的手表“動作快點,估計很快就要露餡兒了!”王贏說完,凡驍幾個人點了點頭,從邊上拿出來了幾個麻袋,把這些人都裝了進了麻袋。

    王贏看著自己邊上還暈厥著的韓羽,又看了看這個偌大的四合院“你們既然這么喜歡放火,那我今天也送你們一把火?!蓖踮A說完,從邊上打了一個響指,隨即胡一林點了點頭,幾個鬼魂像是變戲法一樣,從邊上拿出來了大批大批的汽油,就開始沖著周圍屋頂就往下倒,院子里面瞬間就彌漫起來了汽油的味道,王贏還是再抽煙。

    凡驍這個時候從邊上開口“那要不要把貢嘎啦他們一起招呼了,現在應該是全都在睡覺呢?!?br />
    “不著急,我們先離開再說?!蓖踮A從邊上說完,凡驍順勢也點了點頭,胡一林隨即從邊上打手勢......再城主府東門院,也是貢嘎啦和史列夫這些人居住的四合院內,貢嘎啦晚上的時候,就是翻來覆去的有些睡不著,他總是覺得不對勁兒,但是具體是哪兒不對勁兒,他也說不出來,躺著躺著,他突然之間發現窗戶外面特別的明亮,火光閃閃的,他下意識的直接坐直了身體,順著窗口往外面望去,仔細一看,好像是火,再定神一看,沒錯,就是大火,貢嘎啦心里面一驚,直接就爬了起來。

    他沖到了院子里面,抬頭看著城主府的西門院,大火洶洶的燃燒,這個時候,大火已經驚動了不少人了“著火了,著火了!”不少城主府的守衛也都沖出來了,幾個人已經沖到了貢嘎啦那邊,貢嘎啦連忙從邊上一揮手“快點,快點去救火!”貢嘎啦一邊大吼著,一邊自己衣服都沒有全穿上,套著一身睡衣,沖著后面燃燒著熊熊大火的西院就過去了,大火越燒越旺,越燒越旺,是真正的火光滔天.......再史列夫的房間里面,史列夫都已經睡著了,這個時候,城主府的警報聲音響起,這是城主府發生事情了,聲音挺大的,史列夫一下就睜開了眼睛,結果,就在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一個男子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這個男子手上拿著一把注射器,正要偷偷的往他身上注射液體。

    自己房間的大門緊閉,史列夫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男子是怎么進入的自己的房間,但是男子發現自己醒過來了之后,整個人卻是非常的平靜,他笑了笑,把手上的注射器扔到了一邊,沒有絲毫的驚慌。

    史列夫一下就坐直了身體,一臉謹慎的看著對面的這個男子,男子沖著史列夫伸手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讓史列夫過去,史列夫也是個暴脾氣的人,看著這個男子如此的囂張,“操你姥姥!”他二話不說,下床一拳照著對面的男子就招呼上去了,兩個人瞬間打斗再了一起。

    先后十幾個回合不分勝負,但是越打,史列夫整個人越吃力,他有些驚愕了,看著對面的這個男子,又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樣子,接著,他一個不注意,被對面的男子一腳就給踹倒了小腹上面,給踹的飛了出去,被踹飛的同時,一個大嘴巴結結實實的就招呼到了史列夫的臉上,史列夫倒地之后,伸手一扶地,自己爬了起來,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鮮血順著嘴角流出。

    他的臉色變得有些憤怒,抬頭的時候,對面的那個男子卻沖著他無所謂的笑了起來,這笑容當中甚至帶著一些羞辱的成分在內,史列夫這一下更憤怒了,轉身奔著男子又沖上去了,男子依舊一臉無所謂,兩個人再次打斗到了一起,先后又是十幾個回合,本來兩個人是不分上下的,但是這個時候男子卻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