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正版修仙 > 第946章 襲殺
    她們曾經共同~居住過的房間。

    就如孫婆婆說的那樣,仍然收拾的很是干凈整潔,好像還在等著她們回來……新81中文網更新最快 電腦端:/

    事實上,當時曾慕言離開這里的時候,其實很是不舍,如果不是正與心上人戀奸情熱,恐怕也不會干出這種拋棄朋友和長輩的事情來。

    但她也在這里留下了很多東西。

    比如說她特地買了一個便于攜帶的光腦,雖然不及終端方便,但卻可以隨時聯系終端。

    孫婆婆喜愛看一些古老的戲劇,但她到底年事已高,都不知道到哪里搜尋……所以,曾慕言當初特地把自己交完房租水電,買完油米泡面之后剩的錢買了一個不是很高級的光腦,然后跟自己的終端聯通,交給了孫婆婆。

    而后,哪怕離開,她還是經常向里面傳輸一些古老的戲劇,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從哪里搜到的。

    記得當時孫婆婆可是如獲至寶,很是珍惜……可后來,隨著曾慕言離開之后,她也就把那個光腦放在了她的臥室里,再沒動過。

    當時自己和曾慕言都勸過她,她卻說她想看的,其實不是戲劇……

    可惜,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再想回來,卻是不可能了。

    但如果曾慕言真的不是離奇暴斃,而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話……一直跟她終端連接的光腦里也許會有什么提示也說不定。

    想著,在那整潔的房間里。

    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光腦……雖然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但里面的電是充滿的,也沒有落過灰塵,顯然,這里被人打掃的很是用心。

    林雨打開光腦。

    看著里面那一排排被精心挑選過的戲劇,她很耐心的一點點向下拉。

    根據時間上的日期,挑選到了最近的時間段。

    果然,最新的傳輸文件,時間赫然正是……

    “是慕言死的那天發送的?!?br />
    林雨急忙打開,是一段很清晰的語音聊天記錄。

    但……

    認真的聽著里面的內容。

    她俏臉瞬間變的煞白,眼底閃過惶惶不安的神色。

    看著手里的光腦,林雨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眼底滿是驚恐。

    她只是想找到曾慕言死亡的真相而已,沒想到真正的真相,竟然是如此的不堪嗎?

    等等。

    如果連她都遇害的話,那這個地方恐怕也……

    林雨突然心有所感,抬頭望去,卻正看到窗外,一顆導彈以極快的速度轟鳴而來,熾熱無比的火焰推進之下,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導彈已經沖進了房屋之內,而后爆炸開來。

    洶涌的火焰瞬間從從窗口噴勃而出,整個偌大的公寓,已經直接在導彈的轟炸之下,徹底變為廢墟!

    爆炸之后……

    數道矯健的身影向著那殘破仍然還噴勃著火焰的公寓里沖去。

    顯然,不見尸體,決不罷休!

    可幾人才剛剛沖進房屋之內……

    一道銀光直接亮在了他們所有人的眼前,嬌喝道:“果然,就知道你們這些人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點細節……受死吧!”

    璀璨的光芒瞬間照耀幾人的眼瞼,這光芒之盛,較之剛剛的火光也絲毫不來的遜色……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所有人急忙本能的后撤。

    可這銀色長劍的長度遠遠勝過尋常兵器,縱然這些人反應極快,還是有兩人反應不及,直接被從中間生生腰斬成兩截。

    瞬間鮮血噴灑一地……

    一擊偷襲斬殺兩人,林雨這才飛速后退。

    能在這種情況下還及時應對,這幾人的實力都相當不俗,最起碼也得是跟自己同階的高手。

    大意不得……

    她小心的持著劍,一邊做凝神戒備之態,一邊飛快的給自己那受傷的左臂纏上噴上灼燙治療液,之前還只是八成懷疑,但現在的話,自己才剛剛得到這個秘密,那邊便立即有殺手出現。

    這是不打自招了。

    “你們是蟲族,對不對?”

    她冷冷問道:“真是想不到,蟲族竟然在我人族之內潛伏如此之深,看來,幾千年來的蟄伏,倒也不是全無收獲……把趙遠帆推上聯盟總長的位置,哪怕只是個空職,也為你們牟取了不少的方便和利益,對吧?”

    無人應答。

    但這話,卻分明昭示了……

    自己等人最擔心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

    當下,所有人望著林雨的眼神里,更是殺機無限。

    只是對方實力明顯不俗,而且是經過真真正正廝殺的,戰斗經驗相當豐富,若是想殺掉她的話……

    剩余的三人小心的將窗口,門口等位置封死,望著林雨的眼神里滿是凝重,顯然,他們決不打算給林雨生還的可能。

    林雨額頭上緩緩滴下一滴冷汗。

    剛剛的爆炸,雖然她及時發現,但到底還是晚了些……受了些灼傷,若是平日里,自然沒什么,但這種與實力相近之人戰斗的話。

    些微影響,都可能會喪命!

    她緩緩的后退了兩步。

    突然促狹的對著三人扮了個鬼臉……

    滿臉凝重嚴肅的少女突然這般反差,三人同時忍不住一愣,而林雨已經趁機猛然后撞,后背撞到了墻上……可墻哪里是墻,分明便是以木板隔開。

    她輕松的便撞到了隔壁的房間里。

    或者說……那是自己曾經居住的房間。

    三人同時大驚,為首之人喝道:“快追!”

    三人急忙沖了過去,卻只見地板上已被長劍劃出了一個圓洞,對方明顯趁著這片刻的機會,從樓下遁逃了。

    “決不能放過她?!?br />
    三人不過目光對視,便看到了對方眼底的凝重之意……他們同時向著下方追去。

    果然,下方已經人影廖廖,對方已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人分散三個不同的方向,各自追了出去。

    片刻之后……

    柜子里,扎著利落馬尾的少女這才緩緩的從柜子里蹭了出來,蒼白的俏臉帶著些苦笑神色。

    幸虧自己占據了地利之勢,知道曾慕言的房間和自己的房間其實本來是一個大客廳,只是后來以木板隔開,自己身后是輕巧的木板而非是厚實的鋼構墻,而木板旁邊,還有個足可占據自己體形的衣柜……不然的話,依著自己重創后的身體,恐怕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追出去一陣之后,他們肯定會發現不對勁的地方?!?br />
    林雨想了想,并沒有逃離,而是返回了曾慕言的房間里。

    熊熊熾熱的火焰猶還在燃燒不休……

    她找到曾慕言的衣柜,躲了進去。

    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希望……能再糊弄他們一次,到時候,自己才能真正有逃生的機會!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