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回到古代當匠神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后知后覺
    呂蒙、甘寧等各部在次日到齊,看著士氣低迷,滿目狼藉的戰場,有些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孫權的大營直接被燒了一半,昨夜被張遼率軍斬殺,自相踐踏而死的吳軍不計其數。

    孫權坐在中軍大帳之中,面色陰沉的可怕,呂蒙和甘寧對視一眼,上前一步,躬身見禮道:“吳王?!?br />
    “各部人馬何時能到???”孫權抬起了眼皮,看著兩人,那語氣中極力壓抑的怒火反而讓人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孫權沒辦法不怒,被張遼幾百人殺進來殺的血流成河,一夜間,光是被斬殺的將領便有二十多個,其中更包括大將陳武也死于亂軍之中,找到尸體的時候,也只能憑借衣甲辨認了。

    無論士氣還是實際損失,都讓自北上以來,一路勢如破竹的孫權難以接受,這中間的反差也太大了一些。

    “孫皎、朱然、全琮所部今日便可抵達,丁奉、賀齊兩位將軍督運輜重,如今已在巢湖,明日當可抵達?!眳蚊晒淼?,他雖非三軍統帥,但畢竟是都督,對于各方軍情掌握實際上比孫權都要清楚。

    孫權的十萬大軍并不是在一塊兒,分成好幾部,由各個將領統帥,一般情況下,孫權的中軍應該在后方,等到先鋒軍到了合肥立下營寨最后再來。

    但孫權這一路基本上沒什么事情做,而且曹軍的望風而逃也讓孫權心中生出一股自己指揮還不錯的錯覺,撇下還在收拾各縣的幾部先一步率中軍抵達合肥,也給了張遼機會。

    畢竟不說當時孫權本身心態就比較放松,中軍的部隊在警覺性上肯定無法和常年作戰的一線部隊相比,這最終造成的苦果,讓孫權現在恨不得把張遼給生吞活剝了。

    “命令各部準備,明日輜重一到,立刻攻城!”孫權黑著臉將這番話說完,便回去休息了,他現在無法保持冷靜的狀態,既然呂蒙來了,那便叫呂蒙來負責營中事物。

    看著孫權離開,呂蒙和甘寧對視一眼,有些無奈,其實這次出征,呂蒙是不支持孫權親征的,畢竟孫權沒有領過兵,這一仗若是敗了,那對孫權本身的威望也是個不小的打擊。

    奈何孫權早已定了主意,呂蒙勸了幾次也沒用,如今這個結果,實在讓人有些無奈。

    “都督,現在怎么辦?”甘寧看著呂蒙道,合肥城他看過,城防堅固,非一時可下,再加上自家軍隊被人血虐了一把,士氣低迷,這個時候,其實不適合強攻的。

    “先集結部隊吧,讓丁奉派些人將劉備送來的那些攻城器械從后方搬運上來?!眳蚊蓳u了搖頭,他能理解孫權的行為,眼下不管是為了利益還是面子,這一仗都非打不可,何況眼下曹操主力就在南陽,劉備能否拖住曹操尚未可知,必須速戰速決。

    劉備送來的攻城器械,一開始,孫權沒準備用,那些攻城器械他們都試過,威力強悍,孫權覺得只是一座合肥城,把這種攻城利器用在合肥有些浪費,怎么說也該用在江陵或是岳陽那樣的堅城上才行,所以那些攻城利器孫權并沒有帶,他們帶的是江東自己制造的攻城武器,雖不及劉備軍中的威力大,但對付區區合肥,應該足夠了,那些攻城器械都放在后方,由匠人們研究、仿造。

    對于荊州的各種精良器械和裝備,曹操和孫權可是眼饞了很久,如今既然劉備這么大方的送來這么一大批軍械,孫權自然想要試試自家能否在這方面趕上劉備。

    但眼下的局勢,想要盡快攻占合肥的話,呂蒙覺得還是用這些攻城利器快一些。

    “喏!”見呂蒙也贊成出兵,甘寧也不多言了,當下按照呂蒙的命令派人前去通知后方的輜重隊將攻城器械運來,不過這一來一回,需要的時間少說也得一月,畢竟劉毅做的攻城器械,體積可不小,哪怕是船運都很耗時,何況這一路也并非只有水路,還有不少陸路。

    這期間,各路人馬得了通知,快馬加鞭的趕來之后,便在呂蒙的指揮下,展開了對合肥的攻城。

    只可惜,合肥顯然并不好攻,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上一任揚州刺史劉馥了,其實在十幾年前,曹操對這一帶的掌控力并不高,外有江東虎視眈眈,前任揚州刺史嚴象便是被孫策命令廬江太守李術所殺,內部也有梅乾、雷續、陳蘭等地方豪強勢力盤桓。

    當時的曹操忙于應付官渡之戰,根本無暇顧及這邊,劉馥當時是單槍匹馬上任揚州刺史,合肥在當時幾乎是一座空城,劉馥主動將治所遷到合肥,幾年的時間里,安撫梅乾等宗族勢力,加上后來官渡之戰的勝利,讓他說服這些人歸附,而劉馥也在這幾年的時間里,將江淮之地治理的頗有興盛之相,更數次加固城防,如今的合肥,不但城池堅固,滾木礌石等一應守城器械更是充足,也給張遼、臧霸等人守備合肥提供了優良的條件。

    只可惜,這樣一位能臣,卻在赤壁之戰那段時間病死在合肥,但他留下來的這些底蘊,卻在這一次孫權來攻合肥之后,完全展現出來。

    孫權指揮大軍輪番強攻十幾日,折損了不少人馬,卻未能撼動合肥分毫。

    “主公?!眳蚊蓭е妼⒒貋?,看著孫權苦笑道:“合肥城堅,我軍急切間恐難以攻破?!?br />
    “我十萬大軍,卻攻不下一座合肥城?”孫權很難受,自從被張遼襲營之后,一切似乎都變得不順起來。

    “合肥城城池堅固,而且守軍兵力充足,我軍急切間難以破城?!眳蚊蓢@道,張遼、臧霸、滿寵能力都不弱,三人守城,可說是滴水不漏,呂蒙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來破城。

    “主公,最近軍中出現了疫病?!眳蚊梢妼O權不說話,躬身道:“末將以為,不如先撤兵過淝水,丁奉已去后方督運攻城器械,半月可至,不如先退守逍遙津,待去了疫情之后,等后方的攻城器械運送過來,再攻城不遲?!?br />
    一般這種大規模出兵,很容易便引發疫情,眼下還不是太強,能夠控制得住,按照呂蒙的想法,先退出一段距離,等疫情穩住,再攻合肥不遲,眼下從南陽傳來的消息,劉備跟曹操之間的征戰越發激烈,短時間內,恐怕難分勝負,留給他們的時間,還很充裕。

    “退兵?”孫權聞言有些不快,但就如呂蒙所說,眼下若讓疫情肆虐起來,那局面可就不好控制了,但寸功未立,就這么灰溜溜的離開,這讓孫權有些不愿。

    “暫退?!眳蚊蓮娬{了一句,這次他沒想退,只是先避開疫情,另外也是等后方的攻城器械送來,然后再展開總攻。

    至于如何控制疫情……在這個年月來說,基本就是讓那些人自生自滅,殘酷一些的,直接擊殺然后焚燒。

    孫權聞言,遲疑片刻后,點頭道:“也好,令各部且先退回,此番中軍后撤!”

    吸取了上次貪功冒進的教訓,孫權這次決定讓中軍最后再走。

    次日一早,各部得了孫權命令,開始緩緩南撤,合肥城中,得到消息的張遼、滿寵和臧霸上城觀望時,江東軍大半已經開拔,孫權的中軍走在最后。

    “這孫權倒是有些氣魄,竟然留下來殿后?”臧霸看著吳軍后軍的旗號,有些驚訝道。

    感覺上,孫權不太像是這么有種的男人。

    張遼沒有說話,只是觀望其陣勢,大營并未撤去,而是添了一把火,營中似乎能夠聽到慘嚎聲傳來。

    “待我出城仔細觀望?!睆堖|有些不確定,他也不認為孫權會斷后,主要是不認為孫權有這個意識,之前的交鋒,讓張遼對孫權的統兵能力有了個初步的認知,基本上屬于紙上談兵那種。

    “文遠小心?!标鞍渣c頭道。

    張遼告別了兩人,帶了四名斥候出城,遠遠地吊在江東大軍的后方,觀察敵陣,逍遙津是淝水上游的渡口,孫權顯然沒有息了反攻的心思,所以這次撤退,只是讓人在南岸結營,張遼發現孫權的中軍果然在最后,眼看著前方各部兵馬已經紛紛渡河,孫權的中軍也開始渡河,張遼不再猶豫,帶著人退回城中,立刻點齊了人馬,與臧霸一起發兵,朝著逍遙津直撲而來。

    此時逍遙津北岸的人馬已經不多,只有孫權的一千護衛隊,以及呂蒙、凌統、甘寧幾名將領的親衛隊,張遼和臧霸也正是這個時候率軍殺到。

    孫權聽到后方的聲音已決不妙,回頭看時,正看到張遼率領人馬殺奔而來,腦子一空,突然反應過來,來的時候自己中軍應該在后方,但撤退的時候,自己應該先撤?。??

    不過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反映了,孫權連忙派人去南岸將兵馬叫回來。

    “主公快走,末將記得那邊有一處斷橋!”凌統眼見對方來勢洶洶,等待南岸的兵馬過來顯然是來不及了,一聲厲喝,帶著親衛便直接迎向曹軍……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