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我只想享受人生 > 763瘋狂拉升(一)
    “一定是個大客戶,就是不知道他對天使投資感不感興趣!不管怎么樣,我一定要把握住這次機會!”年輕人在心中暗暗地想到。

    “原來是這樣?!闭材匪闺S口說道。他對這些量化模型的交易頗不以為然,一方面是由于這些對沖基金對正統科班出身的經濟學家們不感冒,第二是市場上呼風喚雨的對沖基金哪一個不是靠宏觀策略才獲取巨額利潤的,這些宏觀策略自然離不開對經濟局面、政策和未來走勢的分析!

    只是詹姆斯大大地看走了眼,盡管現在宏觀策略的對沖基金是華爾街的主角,但是從長期看來,量化模型才是市場的主力。而他們這種盈利模式不涉及到內幕,也不涉及到操縱,只是通過捕捉市場上某些玄而又玄的“密碼”進行操作,因此他們才能夠活得更長久,盈利也更持久。

    “不知道你對人工智能有什么看法?”見詹姆斯失去了談話的興趣,年輕人不失時機地拋出一個新的話題,想要把談話繼續下去。

    “人工智能?”詹姆斯歪著頭看了這個年輕人一眼,有些不解地問道:“就是現在很流行的那個人工智能嗎?我覺得潛力非常巨大,而且很方便,相信是未來的某種潮流?!?br />
    就在前幾年。米國通過的人工智能的計劃。這個計劃是將未來的展方向轉向人工智能行業,這些詹姆斯自然很清楚,不過他本身對人工智能行業興趣不大,在學校的時候也只是學了點皮毛,因此也就打了個哈哈。模糊地回應了幾句。

    不過年輕人的話倒是引起了一直沒說話的林昊蒼的注意。林昊蒼可是太知道人工智能的巨大威力了,別的不說,就說未來的那些富翁。有很多都是從人工智能行業躥升出來的,現在是互聯網時代,未來就是人工智能時代,這種革命性的改變可比得上歷史上任何一次工業革命了。

    林昊蒼就插話道:“不知道你對人工智能是個什么態度?”說罷,他緊盯著眼前這個年輕人的眼睛,想看看他到底能說出哪些“真知灼見”來。

    年輕人面對這種逼視的眼光顯然有些不適應,不過他很快地就反應過來,轉頭對林昊蒼說道:“根據我的統計,人工智能·····這將展成為一個巨大的市場,尤其是以人工智能形式出現的企業互聯網公司必須超人工智能方向升級,不然都被淘汰”

    “……”林昊蒼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

    “請問你是?”顧不上禮貌,林昊蒼立刻開口打斷了這個年輕人的絮絮叨叨,他直截了當地問起這個人的姓名。

    “我的名字是亨利.勞倫斯,是巴萊克對沖基金的高級副總裁?!北M管被打斷了說話,但是亨利.勞倫斯依然禮貌地回答道,同時遞上兩張名片。

    果然是,他,這個人未來是人工智能行業的領頭羊,厲害!

    林昊蒼當即跟他交換了名片,如果未來他創業,需要投資的話,盡管來找自己!

    5月4日,是五月的第一個星期三,在這一天這個月的期權將進行選擇,盡管市場最近兩個交易日都以下跌成交,但是整天下跌的幅度并不大,成交量方面也相對一般,因此市場普遍對這一天的行情不大看好。

    “最近在倫敦聽到什么風聲沒有?”到了開盤時間,林昊蒼的電話就打到了安東尼這邊。宣布期權執行與否,對于倫敦有色金屬市場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日子,它的結果將直接決定多空雙頭的實力對比。

    舉個例子,如果一個空頭在做空的同時,買入一個看多的期權,手數正好和空倉手數相等,若是他在這個星期三之前對未來一段時間的期銅走向悲觀,完全就可以通過執行期權將虧損止步于一個固定的位置。

    再比如,如果多頭一邊做多,一邊買入看多期權,未來的期銅趨勢和他預想的一樣,他就可以執行期權將倉位進一步加重,攫取最大化的利潤。

    總之,針對不同的方向衍生出數種不同的策略,其中有對沖,有套保,有乘勝追擊,也有見好就收。

    由于風險遠比直接投資有色金屬期貨小,入門門檻也比較低,因此在這個市場上充斥著大量的客戶,即便是主力資金在期銅市場。某些人也預留部分資金在期權市場。

    一旦未來行情和他們做的期權一致,只要稍微有利潤可獲得,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執行。

    而在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三,是期銅市場最為重要的一天,因為這一天已經宣布執行期權的客戶將大量進場,如果數量太多,就是雙方主力有時候也不得不退避三舍,暫時避開這些新進場的人的鋒芒。

    林昊蒼之所以這么問,就是想打聽一下最近在倫敦這邊有什么風向,如果說看多的期權較多。那么他就可以考慮拉升銅價。到時候就有另外一股新生力量充當盟友。如果看空的期權較多,那么他可以考慮先避一避,等到合適的時候再拉升。

    “呃……”對于這種期權的情況可算是一種保密級別比較高的信息,安東尼暫時沒有什么門道打探出來。不過在支支吾吾了半天之后他還是說道:“具體沒有可靠的消息。這兩天盡管都是高開。不過都是空頭占據了上風,不知道是不是在為未來的執行造勢?”

    “是嗎?”由于這兩天從蘇格蘭飛去英格蘭,又參加了一系列的活動?;貋碇笥忠诎滋烊スプx功課,林昊蒼實在是沒有時間考慮期銅的問題,經過安東尼這么一提醒,他才醒悟過來,連忙翻開最近兩個月期銅的走勢,又重點分析了這兩天的盤面情況,若有所思地對安東尼說道:“這一段時間盡管基本面良好,但是期銅價格的波動并不太大,交易量也就是一般般的水平,看來市場在醞釀著什么?!?br />
    “醞釀什么?”安東尼連忙追問道。他最信服林昊蒼,因此當林昊蒼說出他的思考之后,就急忙地追問道。

    這邊的林昊蒼撓了撓頭,有些回答不上來。他只是直覺期銅價格的波動不應該如此,盡管后世他并不涉足期銅市場,但是他也知道山島橫野的事情,這位“天才”的交易員運用海量的資金使得包括威廉姆斯基金在內的眾多大鱷對他無可奈何,盡管基本面不利于期銅,但是“百分之九”依然頑強地將近月合約的價格拉升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雙方幾番爭斗,要不是最終1me和千葉商社的干涉,最終誰勝誰輸還真不好說。

    “現銅收集了多少?”在思考了半天之后,林昊蒼最終頹然放棄,轉而問起現銅方面的收購來。

    安東尼嘆了一口氣,在電話里垂頭喪氣地說:“進展得不是很順利,除了先期積累的那些,在四月份上就沒有交易到多少愿意交割的合約,可能他們也是看到基本面好轉,因此在最終撤下了賣單。這兩天1me的庫存持續增加,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這個原因?!?br />
    “是嗎?”林昊蒼敏銳地察覺到這里面有問題,急聲追問,“增加的幅度怎么樣,最近哪個月的合約成交量增加迅?”

    安東尼有點沒反應過來,隨后電話里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林昊蒼在等了五分鐘后,那邊才重新傳過來安東尼的聲音:“1me的庫存在四月份增加了·····”

    “而且還是在三個交易日前就停止不動了?!?br />
    一方面是看不懂盤面,一方面是現銅收購受阻,林昊蒼就有些無語了。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己是過于擔心了,即便是有人刻意打壓銅價,他也損失不了什么。比較現在只有幾百手的倉位,即便是突然暴跌,他也可以強行拉升銅價,畢竟1me的制度不是日結算,只要在沒有交割之前拉升起銅價都有可能。

    “繼續觀察,我先休息了!”林昊蒼不負責任地丟下這么一句話,就先休息了,這兩天馬不停蹄地奔波已經讓他十分疲勞,因此也沒有什么心思再去細想期銅市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安東尼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嘟嘟聲,一時間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原本想向林昊蒼解釋一下前兩天的交易,盡管是個略微虧損的局面,但當中的過程卻是曲折離奇,只是還沒等到他說出口,正主就不負責任地呼呼大睡起來。掛了電話后,安東尼立馬換上另外一副表情,精神十足地對早就躍躍欲試的交易員們高喊道:“小伙子們。準備入場了!”

    ……

    在距離安東尼不遠處,千葉商社的大本營,山島橫野正將所有的交易員集合在一起,面色異常嚴峻地說道:“諸君,目前有一個非常好拉升銅價的時期,我們不僅要在短期內將銅價拉升到一個新高度,而且還要將這個價格維持下去?,F在我們的倉位很低,目前我們主攻的方向是看多,市場上的銅價非常低,這顯然很不合理。重要的是基本面也有利于做多?,F在最重要的是動一切力量。去向你們的經紀人打聽關于期權方面的信息,一定要打探清楚,明白嗎?”

    “是!”臺下數十名交易員齊齊地低頭鞠躬,并在山島橫野說完之后就迅而有序地離開會場。

    盡管他們的經紀人是銅期貨。但是并不妨礙他們去打探銅期權方面的信息。畢竟千葉商社對很多經紀公司來說是級客戶。而且經紀人之間都有些私交,盡管這個行為有些不地道,但是在這個市場上又哪有地道人存活的空間呢。

    很快。這些交易員們打聽到的消息就匯總到了山島橫野的辦公桌上。將厚厚的一疊紙看完后,山島橫野點上一根雪茄,也不去吸它,任由青煙在辦公室內繚繞。

    “渡邊村,看出問題來了嗎?”山島橫野點了點桌子,示意對面的人看一看這疊不全的信息。之所以不全,是因為即便是期權方面的經紀人,也很難得知買入期權方的選擇情況,只有交易所最清楚。但是這些經紀人依然能夠通過字里行間的信息捕捉到一點相關的情況。

    被山島橫野叫做“渡邊村”的人名叫渡邊村次郎,是個精力充沛、嗅覺敏銳的年輕人,他敢拼敢博,時常重倉下注,有時候甚至達到九成的倉位,這是個讓很多期貨交易員都瞠目結舌的數字。

    除了重倉之外,這位渡邊村次郎的盤面也尤為出色,好幾次在市場反向的時候他都躲避了過去,而在隨后的反彈中他也能及時地抓住波動,使得山島橫野對他很是另眼相看,經常有意無意地栽培他。

    渡邊村次郎接過報告,盡管他之前已經看過這份報告,但還是識趣地裝模作樣地看了一刻鐘,隨后抬起頭來,臉上帶著不解的表情:“并沒有什么特別的,看不出到底誰執行了,誰沒有選擇執行?!?br />
    “你錯了!”山島橫野臉上掛上了一種神秘莫測的微笑,微微地搖了搖頭,顯然是對渡邊村次郎的分析不以為然:“這份報告的確沒有告訴我們什么,但必須要結合最近的盤面走勢,才能看出其中的玄機!”

    “哦?”渡邊村次郎臉色一變,歪著頭想了想最近幾個交易日的行情,現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基本上是一個十分平淡的局面,成交量的情況也很一般,各種技術數據也沒有明顯支持上升的跡象,但是結合這份報告……他就迷糊了!

    “其中有一個可能,就是空頭在持續地打壓銅價,好在短時間內形成銅價不振的事實,然后通過在高位空頭的倉位,持續地給多頭一方施壓,最終在雙重打壓下獲取利潤最大化。這只是一種可能,但我個人認為這是最大的可能!”

    “什么?”渡邊村次郎的臉色變得鐵青,他也是久經沙場的交易員,自然知道有這種把戲,即在做空銅價的同時在高位買入手數眾多的看空單,當把期貨價格維持在一個相對低的位置后,通過執行期權來賺取相應的價差。

    而能夠一直將整個四月的期銅價格壓制在一個很低波動、很低價位的空頭,在期權市場上可能會積累多少期權?一想到這一點,渡邊村次郎都有些不寒而栗了!

    “這一次,我們要給空頭設置一個陷阱,讓他們知道期銅市場誰才是老板!”山島橫野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對于期銅市場上的各種策略和陷阱他早已經爛熟于胸,這次不知道是誰設計了這么一個計劃,結果被嗅覺異常敏銳的山島橫野正好捕捉到了。

    看到自己的上司露出這種笑容,渡邊村次郎心中就寒,作為跟隨山島橫野時間最長的一個助手,他太熟悉自己老板露出這副表情時候的心理了.

    ……

    倫敦,盡管已經是深夜,但金融街燈光依舊通明,很多辦公樓的燈火都是通宵達旦的亮著,金錢永不眠,而這些追求金錢的人就必須跟隨上金錢的腳步,因此大型投行分別在不同的資本市場上開設了不同的分部,例如在紐約,在倫敦,在東京,在江島等等。不過由于地域、成本等關系,米國本土仍然是他們最重要的根基地。

    但是對基金業來說,在其他地區成立單獨的辦公場所就完全沒有必要,畢竟現在的投資方式已經日漸趨向于電子化,場內的交易雖然還保留著,但明顯跟不上電子盤的撮合度。而時差問題則是個小問題,因為華爾街的這些人都是工作狂,對于這種在不同市場上工作的情況早就習以為常。。

    威廉姆斯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咖啡,輕輕品了一口后,眉頭就皺了起來:“這個口味不夠正宗,應該是咖啡豆出了問題?!毕乱庾R地將一整杯咖啡倒入水池中。

    對于生活水準追求很高的他已經形成了自己一套獨特的品位,一般的咖啡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不過在搖了搖頭之后,他還是重新沖了一杯咖啡,只是這一次多加了兩勺奶。

    “小伙子們,怎么樣了?”當威廉姆斯走入交易大廳的時候,原本異常喧鬧的大廳頓時安靜下來,這里有十幾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正在熱烈地討論著昨天的行情。

    聽到威廉姆斯的提問,這些年輕的交易員們先是互望了一眼,然后其中一個稍微年長的交易員站起來說道:“斯坦利,最近空頭主力似乎一直在強行地壓制著期銅的價格,我們討論的觀點是不是趁機拉升銅價,讓我們先前持有的一部分倉位能夠出手?”

    即便很財大氣粗,這些交易員對于頭寸依然十分小心,這是因為一方面他們要時刻精惕市場價格波動對頭寸的影響,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頭寸占用了大量的保證金。

    “減少頭寸?這倒是一個好主意!其他人呢?”威廉姆斯不置可否地應了一句,隨后又問起其他人來。

    一個身材有些瘦弱的白人分析師站起身來,習慣性地推了推鼻梁上厚厚的眼鏡,表情嚴肅地說道:“根據我的分析,下跌的原因應該是人為的操縱,因為從基本面的消息來看,銅價絲毫沒有下跌的道理。相信未來的一段時間,銅價可能會繼續下跌,因為期權即將宣布,在這段時間雖然下跌不明顯,但很有可能是空頭的一種策略?!?br />
    他的話一出,其他的交易員們都不說話了,紛紛低頭思考起這一種可能。

    即便能在米國資本市場呼風喚雨,但這些精英交易員們一到了期銅市場,就立刻傻眼了,原先的那些策略在這個市場上根本不能套用,每日新開、交割制度也讓他們不適應。當然,最高興的莫過于沒有持倉手數的限制。

    米國眾多市場由于有著強烈的套期保值功效,因此在套期保值賬戶和投機賬戶都有界定,而且持有的手數也有強制性的規定。最為重要的是,米國的法律對期貨操縱有著嚴格的處罰,因此即便是這些對沖基金,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大幅拉升、打壓期貨價格,即便這種行為一般都很難定罪。

    不過在倫敦,這些統統不是問題,甚至連結算都不是按日來進行的,這讓資金量十分充裕的他們喜出望外。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就是說如果你有壓倒性的資金優勢,就可以隨意地將期銅或者其他有色金屬的價格拉升到任何一個有利的高度。

    當然,這只是一種理論上的可能。如果有人膽敢持有能夠直接影響市場價格波動的倉位手數,那么他很快就成為市場的公敵,到時候怕是市場上大部分的人都會瘋狂地攻擊他。

    “還有其他的嗎?”威廉姆斯繼續問道,對于這幾種可能性他自然是想到了,如今他還想聽聽這幫手下的人還有什么好主意。

    “要是有人悄悄地在低位吸納多單,明面上則是在打壓期銅價格,等到他的多單吸納到一定程度后突然力拉升銅價,讓這些多單立馬就能盈利,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婊子們!”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刺耳的聲音突然響起。眾人一時間都有些錯愕,紛紛抬頭望去,現竟然是一個做債的交易員,正歪著脖子站在離他們這群人兩三米外的地方,雙手抱胸、面帶冷笑,正用不屑的眼神打量著這群有色金屬的交易員。

    五月,歐洲的債券市場已經有些止住了收益率暴漲的趨勢,畢竟歐洲的基本面良好,而且各國央行都不約而同地開始減低利率,由于米國資金撤資帶來的惡果正在逐步地消退,而一些膽大的資金也開始重新進入歐洲債券市場。

    這些交易員就是負責債券方面的,在他們看來,債券才是賺取利潤的第一選擇。當然,做外匯、做期貨、甚至做股票的都認為自己的品種才是賺取利潤的第一選擇,雙方之間有些看不上眼是很自然的事。

    “吉爾伯特,你特么的給我閉嘴,你這個狗娘養的,趕快給我滾出這里!”當這些期銅交易員一看到這個叫吉爾伯特的交易員后,立刻有人破口大罵道。

    即便是在一個基金內部,他們之間有時候也會比較相互間的業績和分紅,固定收益部這兩天牛氣沖天,先是在英國債券市場賺上一大筆,后來又在法國、德國等國家的債券市場上賺了很多。盡管在二月、三月等月份生了震驚全球的債券危機,但是威廉姆斯基金可是在一月份及時地賣出了米國債券的投資組合,但是不可避免地在歐洲損失了一大筆。

    因此,當吉爾伯特每次路過大宗商品部的時候,總有幾個交易員陰陽怪氣地說怪話,字里行間自然是揶揄固定收益部的員工,使得吉爾伯特和他的同事們非常氣憤。

    甚至上個星期,他們還在城郊的一處搏擊俱樂部大打出手了一場,當然,雙方都戴上了厚厚的護具。交易員們通過這樣的方式來保持高昂的斗志,這樣才不會讓他們被山一樣的壓力所擊潰。

    當吉爾伯特有機會損大宗商品市場的交易員的時候,立刻毫不客氣地開口諷刺道。只不過他所說的都是一些簡單的操盤坐莊技巧,在座的這些交易員們又怎么會不知道呢。

    這就是行業不同,對應的策略也很不相同的原因。就拿期銅來說,這個市場只能順勢而為,即通過基本面的分析來確定未來期銅的走勢,而不能通過強行的操縱來影響價格,即便能夠一時達到理想的價位,未來價格也一定會回到基本面反映的價格上。

    舉個例子,如果遠期合約銅價在2500美元,銅3的價格則在1800美元,雙方相差高達700美元的話,就很容易讓套利者和對賭的人進場,套利者或許還好些,他們只是在不同月份之間進行差價套利,但是對賭的資金則可能會孤注一擲地和幕后操縱者展開殊死搏斗,甚至可以持續到交割!

    吉爾伯特剛剛逞了一時之勇,不過他并沒有看見威廉姆斯,見這些大宗商品的交易員還口,他還準備再反擊幾句,然后就看見威廉姆斯轉過頭來對他聳了聳肩。見到大老板都做出無奈的姿勢,吉爾伯特歪了歪嘴,識趣地走了出去。

    “其實他說的并沒有錯,我們這段時間一直以低價收購六月、七月份的期銅合約!”威廉姆斯轉過頭來,裝出一副心照不宣的樣子,引得剛剛還怒氣沖天的交易員們就是一陣大笑。

    “除去住房開工率、原油等大方面的因素,各位注意到沒有,有人在市場上悄然無息地收購現銅,這可能是空頭,也可能是多頭,無論如何,我們未來的策略并不改變?!?br />
    “另外,必須要說明的是,如果可以從經紀人那里借到杠桿,千萬不要吝嗇,盡量放大杠桿,這樣我們的收益才會更大,明白了嗎?”

    威廉姆斯講了一通鼓舞人心的話后,留下了一群忙著撥打電話的交易員,如今期銅的市場快要開放了,他們必須盡快地將之前的工作準備好。

    ……

    在5月3日期權執行權宣布的日子,市場出人意料地并沒有太大的波動,期銅價格只是微微地下跌了一點,接著第二個交易日,期銅價格又上漲了一點點,這種山雨yu來的平靜讓很多投資者心中都犯嘀咕,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快,在5月8日這一天,期銅的價格開始劇烈波動!

    5月8日,星期五,銅3開盤價在5974美元,和上一個交易日的收盤價基本持平,就在市場還認為這將是一個略微平淡的交易日的時候,銅價突然開始了瘋狂地大漲!

    “今天將是四月份米國經濟數據公布的日子,按照前三季度的數據來看,這個月的增即便是有所放緩,住房開工率這樣的數據也必然會因為一季度漂亮的數據而劇烈增長,因此這段時間是抬高銅價的最好時機!”在倫敦,威廉姆斯這么教育著他的交易員們,頓了頓之后,他這才緩緩地說道:“前段時間我們已經在六七月份的銅3合約上積累了大量的多頭頭寸,均價在5965左右,規模大約有20萬手,這些頭寸將是我們未來的一個主要贏利點,因此從今天開始,從有色金屬開始,我們要將第一季度的虧損全部賺回來,聽明白了嗎?”

    “是的,老板!”一眾早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交易員們像打了雞血一般,瘋狂地叫喊著。剩下的事情已經不需要威廉姆斯多說什么,只要不斷地開倉抬高銅價,這種戰術上的事情他們早已經商量出了個章程。

    “小伙子們,那么還等什么呢,開始吧,現在!”威廉姆斯大手一揮,示意各位交易員開始工作!

    ……

    倫敦,千葉商社的交易廳,幾乎在同一時間,所有的交易員們也被山島橫野叫到一個小型的會議室內。在進行著戰前的訓話。

    “根據我的情報,最近有一股多頭在市場上悄悄地吸納籌碼,目前市場上未平倉的手數已經超過了50萬手,看來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要生大規模的交戰,我估計就在這兩天,也就是米國公布四月份經濟數據的日子。不過諸君,我們這一次的目標并不是和他們對抗,而是和他們一起拉升起銅價,因為我得到另外一個消息,就是在上一個期權宣布日。有大量的看空勢力選擇了執行。數目之大足以讓我們有足夠的利潤,因此我們必須在這段時間配合這股多頭拉升,明白嗎?”

    “另外,在拉升的過程中我們要盡量積累多單。因為根據我的估計。這波行情應該不會在短期內結束。畢竟目前市場上對銅的需求非常旺盛,即便是在基本面上也是支撐我們的。除了對付空頭外,我們還要提防別的多頭反水。不過我相信諸君都是行家,不會被別的勢力所欺騙,對吧!”

    在場的千葉商社的交易員們笑了起來,是啊,論狡猾,他們不一定是這個市場上最狡猾的,但是論實力,他們絕對是這個市場上的最強者,單是憑借著資金上的優勢就足以讓單個對手崩潰,況且還有一個對市場走向有著強大影響力的山島橫野呢!

    ……

    “老板,銅市場走向生了變化,我們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就在林昊蒼剛回到寓所,里面的電話就鈴鈴地響個不停,他不禁有些納悶,按理說他已經吩咐了安東尼,最近要是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就不要找他,現在看來肯定是倫敦方面生了重大的變故。

    “什么樣的變化?”林昊蒼隨手摁下免提鍵,然后打開電腦,這才拿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坐到座椅上,正準備舒舒服服地伸個懶腰。

    電話那頭的聲音就是一頓,隨即安東尼的聲音立刻響起:“老板,你終于回來了???”他一直給蘇格蘭方面打了十幾分鐘的電話,可一直是答錄機在工作,只是現在市場的行情瞬息萬變,他自己又拿不定主意,只有一遍遍地撥打號碼。

    “有事說事!”林昊蒼沒好氣地打斷了他的廢話,簡潔明了地問道。

    這邊的安東尼苦笑了一聲,飛地說道:“今天的銅3開盤就是上個交易日的收盤價,開盤之后只是微微地下跌兩個點,然后就急轉直上,一路向上攻,如今已經到了5990美元的位置,看樣子還會繼續上漲,同時成交量急地放大,市場已經形成了濃厚的看多情緒!”

    “是嗎?”林昊蒼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道,一邊看著電腦上的實時數據,他終于現了有些不妙,“這就是動的時機了嗎?”他暗暗地想道。

    “安東尼,我們六月份的合約有多少沒有平掉的?”林昊蒼想了想,然后問安東尼道。

    安東尼顯然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當林昊蒼問到的時候,他不假思索地說道:“目前持有未平倉的多頭合約30萬手,平均的價位在5970美元,目前已經浮盈了……”

    他說的是蒼穹資本的賬戶,這個賬戶一直是他在操作,對于其他的資金,他是嚴格地按照林昊蒼的計劃來進行的,到如今收取了一大部分的現銅,只是這些涉及到了實物交割,就沒有杠桿作用,這部分占用的資金比他的期權資金還要多。

    “你那邊繼續持有多單,同時開多單做多。記住,要穩步地抬高銅價,千萬不要成為市場的主力,否則被別人賣了都不知道!”林昊蒼若有所思地說道。

    他的資金不夠,這次不會選擇跟市場的主力們硬碰硬,萬一搞砸了就糟糕了,畢竟他可操作的資金也就是幾十億美元而已。

    目前雖然漲勢兇猛,但是誰知道這是不是多頭的一次計謀?多頭在短期內急拉升銅價,在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同時引起市場其他勢力的注意,趁機將自己的倉位降低,這可是期貨市場上常用的伎倆。

    林昊蒼不知道的是,在這個市場上的兩個大佬已經同時決定拉升銅價,而且他們在此之前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多頭頭寸,絕對不會任由銅價下跌下去的。

    “好的!”安東尼回答道,然后林昊蒼就在電話里聽到他大聲喊道:“按照各人的權限快交易,每上升三個價位就換手,1萬手的規模預留上一手作為頭寸,其他的立刻拋出去?!?br />
    聽到安東尼命令的林昊蒼微微地搖了搖頭,不得不說安東尼這個策略有些保守,但是任何時候都要對市場保持一份敬畏,這是做期貨的人應該保持的一個心態,在這方面安東尼無疑做得非常好。

    這邊他已經接通了華萊士的電話,“林先生,請問有什么委托?”電話剛一接通,華萊士略顯沙啞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聽得林昊蒼就是一愣,他也沒有細想,隨口問道:“華萊士,你怎么了?”

    “行情出現劇烈波動,我的電話快要被打爆了!”華萊士哀嘆一聲,有些無奈地說道。

    正說話間,林昊蒼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驚嘆聲,里面有人大聲地嚷道:“過6000了,天吶!”

    林昊蒼趕緊將頭湊到電腦前,現銅3的現時的報價已經過了6000美元每噸的大關,更讓人吃驚的是,價格依然還在往上沖。

    “再買進10萬手,市價委托,主力月份,現在!”林昊蒼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安慰華萊士了,飛快地下達了交易指令后,他就緊盯著電腦上的實時數據。

    電話那頭的華萊士也不多說,接到委托后就開始飛地撥打起電話撮合起來。在這種時候時間就是金錢,他可比誰認識得都清楚。

    就在銅價剛破6000沒多久,空頭突然鋪天蓋地地撲了過來,在6000美元價格下他們被突如其來的多頭勢力打得落花流水,根本組織不起來任何的攻勢,到這個時候總算是緩了一口氣,此時正好趁著多頭主力剛沖破整數點,陣地還沒有站穩的時候展開反擊。

    話說回來,在米國和倫敦兩大多頭主力同時在市場力的時候,市場的低價格的空單很快被他們一掃而光,價格瞬間暴升了20美元,這還沒完,價格繼續上漲。

    這一下調動了市場的全部情緒,平時游弋在主力方向外的跟風盤們立刻明白過來,主力有大動作,雖然他們不明白主力到底是個什么想法,具體拉升到什么價位,但是這些阻止不了他們迅開多倉,而這些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見好就收,在每手賺了幾十美元后,等到2ooo美元的位置開始平掉自己先前的倉位。

    這樣一來,對于拉升的多頭就有些壓力,同時加上空頭借機力,市場上一時呈現了拉鋸的狀態,甚至有些自認為聰明的小客戶,竟然在6000美元的位置開了新空倉。在他們看來,最近一段時間銅的價格波動都不太大,今天能波動這么多已經實屬難得,現在是做空的時候了。只是這些積累起來沒多久的空單正好碰上林昊蒼新開的多單,沒要多久就被吃了個精光,只用了五分鐘的時間,這些空單就再也起不了打壓的作用,銅價在2000美元的位置只徘徊了一會,就再度上揚。

    “再開5萬手多單!”林昊蒼看到這邊電腦上傳來的實時數據,心中大定,不由地再次撥通華萊士的電話,再次出交易的指令。

    ……

    
七乐彩胆码